<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三百三十章 熟人
    第三百三十章熟人

    嘣!

    半空中,血色大枪与降魔杵狠狠撞在了一起!

    血光弥漫,瞬间将二人笼罩其中,天空中似乎荡起了波纹,一股无形之力自二人所立之地向四周蔓延,气劲四溅,卷起地上木枝碎石,一时间飞沙走石,目不能视。

    6奇藏在山坡后,只觉得地动山摇,当下对二人实力也有了一个直观的判断。

    现在看来这二人与自己应是相差无几,不过6奇还有内圣外王道等秘术,全力运转横练功,施展力道虚影恐怕能直接将这小山坡给推平了。比这两人还是要强那么一点,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得人家还留有什么底牌呢。

    尘埃尽落,脚下又恢复了平静,6奇站稳了身子,向山坡下望去。

    偌大的陨坑赫然出现在山坡下,中年人单手持枪,独自立于陨坑边缘。之前分外凶狠的巨汉反倒躺在陨坑中心,身上的衣服也撕开了好几个口子,看起来狼狈不堪。

    “咳,咳咳,真特么爽!没想到你还藏了一手。”

    巨汉拍了拍身上的土,晃了晃脑袋,站了起来。地上被打出这么深的一个陨坑,他躺在陨坑中心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站直了身子。

    拾起镇岳降魔杵,巨汉意犹未尽的看了看中年人,眼神中透露着几分渴望的神色,像极了某种欲求不满的受虐狂。

    中年人见此眉头紧锁,本以为可以让这巨汉知难而退,那知这大块头竟然是武痴一类的人。

    这下麻烦了,只要杀不了这巨汉,就算今日把他击退了,以后肯定也会被他缠上。

    到时候三天一次,五天一回,迟早被他拖垮。麻烦,麻烦!

    杀了这巨汉,中年人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刚才藏拙突袭的全力一击,都未曾将其击杀,现在人家有了防备,想杀了恐怕就更不容易了。

    不等中年人想出个结果,巨汉嚎叫一声,提起降魔杵,照着中年人面门就是一杵!

    劲风拂面,中年人一个激灵,顺势向后倒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只听撕拉一声,一层面皮从中年人脸上飞起。

    看的6奇一阵脸疼,这下应该分出胜负了吧。

    那知,下一刻,脸皮都被刮飞的中年人猛然转身,一招回马枪,飞身而上,枪势刁钻直追巨汉喉咙而去。

    巨汉挥杵一击,重心还在身前,来不及回防。枪芒势不可挡,下一秒巨汉就要被插成烤串。

    可惜......

    铛!

    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枪尖死死抵住巨汉喉咙。然而,也就到此为止了,别说穿个烤串,就连层皮都没划破,枪尖抵在皮肤上便纹丝不动了。

    “宝兵之体!”

    中年人眉头一皱,顺势退了回去。

    6奇抬眼一看,那中年人此时已经换了一副面孔,脸上没有半分血迹,根本不像是被人撕破脸皮的样子。

    “人皮面具?”

    巨汉反问了一句,随后得意地笑道:

    “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好好好,你这张脸我记住了,若是不想被我缠上,就赶紧把鼍龙卷轴交出来!”

    “少废话!”

    中年人二话不说,提枪一跃,又杀了上去。两人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

    见此,6奇也熄了下去截胡的心思。这两人明显还都有底牌,还是等他们再打会儿,至少真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自己再下去。

    不过中年人现在这张脸似乎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6奇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不想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嗯呐。

    原来之前被中年人一脚踹上山坡的青年醒了过来,只见他缓缓从地上爬起,眼神似乎还有些迷糊。

    哗啦!

    一张人皮面具从青年脸上落下,露出一张刚毅英气的脸。6奇看了他一眼,瞬间回忆起了中年人的身份。

    “原来是他。”

    6奇看了看山坡下已经渐渐不支的中年人,叹了口气,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缓步向山坡下走去。

    这两人恐怕还得救上一救,毕竟占了人家弟弟的肉身。虽然这个哥哥曾经把弟弟忽悠上了一条死路,但这又不关6奇的事。而且若没有前身的死,6奇说不定还来不到这个武道世界,说起来还得谢谢人家。

    顶着易容后的大光头,6奇将身后背着的浑天四方锤持在手中,大步从赵龙身边走过,看也不看他,直径朝着手持镇岳降魔杵的巨汉走去。

    “阿弥陀佛,这位大块头施主,老衲看你手中之宝流光溢彩,隐隐有佛光流露,不如交由老衲待会寺里供奉,也是一桩功德,不知你一下如何?”

    6奇一路走来,并未遮掩行经,交战二人都是先天境,早就现了他。见他走近,二人早已分立两边,现在听6奇说出这话都是一愣。

    中年人眼珠子转了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巨汉闻言却是眉头一皱,一脸不爽的看着6奇道:

    “老子不信佛!”

    6奇笑了笑,“不信佛也没关系,老衲看你手中应是一件佛宝。相逢即是有缘,既然碰上了,那我就为施主免费开个光,平添几分才威能。”

    “不感兴趣!”

    巨汉似乎很排斥佛门,见6奇还要张口,已经有些怒了。

    “滚开,秃驴!”

    “好说,好说!”

    6奇乐呵呵的笑了笑,非但没有远离,反而缓缓靠近巨汉,“消气消气,怒火伤肝啊,不如听老衲讲讲经,度你归西!”

    度字还未出口,6奇身影一闪,提锤暴起,横练功运转极致,背后传来一声似龙似象的鸣叫,龙象虚影显现。

    嘣!

    一道无形之力迸,仓促之间巨汉只能将镇岳降魔杵横起硬接6奇的暴起。

    锤杵碰撞,暴力硬生生将巨汉脚下之地真的龟裂,双腿深深陷入地面。

    得理不饶人!

    6奇抓住机会再次扬起了浑天四方锤,一下!两下!三下!

    蹦!蹦!蹦!嘣!

    ......

    一声连这一声,6奇玩了命的抡起大锤,一下又一下地朝着镇岳降魔杵砸下。

    好像钉钉子一样,每一锤落下,巨汉就下陷一分,转眼间,半截身子都埋在下地。

    一直被6奇压着打,巨汉早就怒不可言,青筋暴起,只听他大喝一声。

    “巨灵擎天!”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