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抵价
    第三百二十八章抵价

    “一百万两!”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圆床上扬起,圆润的躯体极具挑逗地看了看6奇。?

    “成交!”

    6奇一锤定音,没有一丝犹豫。现在的他可不是前世那个穷小子,钱财对他来说只是一堆数字而已。

    话音一落,床上的娇躯忽然一愣,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在地幽看来买卖就是一个漫天要价,坐地还价的事情。因而,她随口叫报了一个自认为很高的价,却不想一下子就成了。

    “四十万两订金长老先收着,等我拿回重宝,再奉上余下六的十万两。”6奇继续道。

    床上女子微微一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没有人会嫌钱多,既然遇到一个大金主,不好好赚一笔怎么都对不起自己。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好,既然大师这么有诚意,那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了。”地幽笑嘻嘻应了下来,也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一枚玉符,随手丢给6奇。

    “大师持此玉符去找秀儿,那丫头知道怎么做。”

    玉符似乎被贴身收藏,上还残留着些许体温,6奇握在手心,一股处子的幽香萦绕鼻尖。再看玉符上刻着的十六字样,他哪里还想不到,这快活林恐怕一早就有倒卖消息的想法,或许还想着黑吃黑呢。

    “多谢长老,贫僧改日再来登门拜谢!”

    一拱手,6奇便托着肥胖的身子转了出去。二人都默契的没有提尾款怎么收回的事,似乎经常交易的老熟人一样。

    其实却是各怀心思,地幽是因为觉得6奇肯定抢不到镇岳降魔杵,认为四十万两卖个消息已经是血赚了。至于6奇,自然是想做一把欠钱的大爷。从而方便日后接触,进而搭上这条线,进入快活林。

    出了门,6奇将那玉符递给秀儿。果然,小姑娘看了之后,二话不说就带着6奇向外走去。

    待二人走远,阁楼内,一个纤细的黑袍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阴阳怪气道。

    “地幽长老还真是生冷不忌啊!连和尚都不放过,而且还是这种体型的。啧啧啧,妹妹我还是差远了。”

    “哼,少给老娘装蒜,以你第六重的玄女心经,难道还看不出来那人使得缩骨功么?”

    地幽长老摇晃着腰肢,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语气强硬,就连胸前的山峰都被扯得颤动。这尤物,果然是要人命啊。

    “缩骨功又如何,难保不是个丑八怪。好了,闲话少说。轻若,我家殿下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想清楚了,只要你应下来,金银财宝要多少有多少。”

    倩影向前走了几步,露出一张引人犯罪的妖娆面孔。

    一伸手,轻纱披身,被叫做轻若的地幽长老向阁楼深处走去,看也不看妖娆女子,冷哼道:

    “想空手套白狼,没那么便宜。老娘可不是傻子,一个空口白话的承诺就想让老娘打生打死,你家主子也想得太美了吧!上次绿林大会,也没见你们帮老娘捞到什么好处。信你?老娘早饿死了!”

    妖娆女子听了似乎有些气急,跺了跺脚,争辩道:

    “那你想怎么样?赵轻若,我劝你不要自误,殿下的能量可不是你能抗衡的,就算是快活林也保不住你。”

    地幽长老走上阁楼二层,没有理会一楼的妖娆女子。悄悄从怀中取出6奇刚刚扔过来的四十万两银票,亲了一口,将其放入一个小木箱内。

    看着箱底那厚厚地一打银票,赵轻若露出了陶醉地笑容,不过马上又皱起了眉头,不满道: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也不要气,上次的事,是你们自己出了问题,没有笼络到地杰那一派系的支持,怪不得旁人。你也不用虚什么甜头,老娘可不是十七八岁的几句甜言蜜语就跟着你们要死要活。还是那句话,等你家主子真正打入快活林,我自然会出力。但想让我挑大梁,抱歉,你们出的价还不值这个。”

    闻言,妖娆女子气得不轻。

    嘭!

    楼下传来一声巨响,赵轻若刚才躺着的那张大圆床被妖娆女子一掌轰塌。做完这一切,妖娆女子似乎出了口气,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笑意。

    见此,赵轻若眉头微皱,但是很快就又舒展开来,嘴角一扬笑盈盈道:

    “金丝楠木大圆床,抵做一万两,就从你们上次给我的报酬里扣好了。妹妹若是看什么不顺眼,尽管砸就是了,到时候我一并扣除,全当还了你们酬金。待抵完酬金,也算了结了这烦人的事。”

    “你敢!”

    妖娆女子顿时又怒火中烧,似乎马上就要爆。可片刻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快又平复了下来,看的赵轻若暗道可惜。

    “金丝楠木床造价几百两的东西,你竟然敢抵价万两!很好,这件事我会如实汇报殿下,你好自为之吧。”

    言罢,妖娆女子扬长而去,只留下赵轻若一人抚头叹息。

    ‘真是麻烦,早知道就不该贪那点小便宜,现在还真是上了贼船了。这帮废物,地杰那一脉十几个长老,竟然一个都没有拿下。还弄出那种事,搞得现在人心惶惶。唉,麻烦啊!’

    ......

    6奇跟着秀儿沿着漆黑的走廊一路向前,这时他才现,之前那魁梧汉子好像也是走的这个方向,心里不由猜测了起来。

    或许那魁梧汉子也是跟自己一个打算,搞不好还真要撞在一起。6奇精神力修为不弱先天强者,刚才在阁楼内,他隐约觉得有人在暗处观察自己。不过在别人地盘,他也不好用精神力探查,或许是人家守卫什么的,6奇没有多想。

    但是现在想来,怕是别的一些跟他有同样打算之人。

    以快活林的规制,整个江州府,恐怕就地幽长老武功最高,以她的武功还需要再暗处留个守卫么?

    想了想,6奇加快了步伐。

    果然,这快活林是有黑吃黑的打算,6奇刚跟着秀儿出了走廊。马上就有人拿着一袋追踪药粉,牵着匹快马走了过来。

    这药粉6奇在六扇门内听说过,单独无用,但只要事先在屋子里点燃一种无色无味的香料,犯人身上沾了香料,但因为无色无味必不能查,这香料一般会在人身上保持旬月才能消散。

    追踪者只要通过服食药粉刺激鼻窍,就能准确的辨别这种香料的气味。加上香料本身遇水不散的特性,更是追踪奇物。

    很多惯犯流寇被故意放走之后,都是被这东西让人追到老家的。

    这东西配法也多种多样,香料的搭配药方不同,药粉的配方也不同,因此,让人防不上防。

    6奇接过药粉,服了一剂,鼻尖微热。不多时,他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恶臭,久久不能消散。不用想,就是这个味了。

    强忍着恶臭,6奇在心里将那个配置药方的人臭骂了一顿。就不能选个好闻点的香料么!

    “大师,这是马。”小厮牵着马走了过来。

    6奇摇了摇头,“牵走吧。”

    他知道自己这身板上马可不容易。再加上背后的几件家伙,寻常马匹可驮不了他。

    话音未落,6奇脚下一震,虚空印一跃,整个人扬身而起。秀儿和那牵马的小厮只觉得一阵狂风刮过,面前一黑,再回过神时,6奇已然没了踪影。

    秀儿愣了愣,虽然她武功平平,但常常跟在地幽长老身边。见识并不比人差,但看了这轻功,却还是呆了呆:“好快的轻功!”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