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接触
    第三百二十七章接触

    来不及等高个主事人将最后一件拍品抬上来,6奇就跟着秀儿和那个小厮离开了厢房。??

    走廊内一片阴暗,没有灯,秀儿掌着一盏灯笼,一路上6奇一个仆从都没有看到。静悄悄地,颇有一种鬼屋走廊的即视感。

    之前报信的小厮走在最前面,灯光微弱,这会儿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人的背影走在前方。

    不多时,一道霓粉色的灯光在远处亮起。一间挂满了粉红色丝绸帐幔的阁楼赫然出现在眼前。

    远远地,6奇就看到那屋子里有两个晃动的黑点,走近一看却是两个人影,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秀儿姐姐,烦劳稍候片刻,长老屋里似乎又来了客人,我先过去问问。”小厮道了一声,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闻言,秀儿并未立刻停下,只是脚下的步子慢了下来。6奇跟在后面也不做声,但是却放慢行进的度。

    阁楼内,两人的谈话似乎已经结束,但见一个人影越来越大,同时又迅变淡。

    随即,一个魁梧雄壮的身影出现在了极远处,霓虹微弱,看不清面目。6奇只觉得此人身型极壮,似乎比他本尊都要高大,身高约莫在两米开外,膀大腰粗。远远望过去,如同巨人一般,小厮在那人面前只剩下孩童般大小。

    那人似乎也现了6奇,朝着6奇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光线昏暗,距离又远,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锥形的肉山。似乎是不想节外生枝,6奇眼看着那道魁梧身影顿了一下,很快就从另一侧离开了。

    不去管他,6奇慢慢接近阁楼,心里开始思考着,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接触这个地幽长老。

    按照之前的打算,6奇本来想伪装成地幽长老的爱慕者,然后在一点点的接近她,套取情报。默默接近快活林,最好能隐藏其中,暗中调查黑衣人势力。

    然而,现在他突然对拍品有了需求,爱慕者的身份显然容易误事,想了想,6奇最终决定投其所好,做个金主。

    想来以地幽长老这贪财的性格,应该不会拒绝才对。不过到时候套取信息可能会麻烦一点。比起金主这种身份,爱慕者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色更能掩盖住一些深层次的东西。

    有句话说得好,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做什么都有可能。

    不过,现在也不好把话说死了。毕竟糖衣炮弹向来是女性杀手,或许只要别像个土爆一样胡乱砸,高点深层次的浪漫,搞不好还真能拿下这尤物。

    毕竟,好女怕缠郎。

    而且,指不定,她眼瞎呢!

    走进阁楼正门,小厮已经静立在大门一旁候着,脸皮微红,眼神躲躲闪闪地,时不时的往里面瞟,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不过,看他那模样,应该是不会跟着进去了。

    秀儿朝门内瞟了一眼,脸上也微微泛红,驻足立在大门另一边,低着头对6奇道:“大师,到了,您自己进去吧,走的时候秀儿再带您出去。”

    6奇疑惑地看了小姑娘一眼,心想不带路就不带路,脸红个屁啊。

    一只脚踏进阁楼,6奇看到阁楼正中心摆着一张大圆床,红色的丝绸帐幔从上垂下,挂满了圆床四周。

    阁楼内满是晕红之色,与前世某些出售大宝剑的名器铺竟有几分相似之景。

    那红色的帐幔薄如纱,几乎没有什么遮挡的效果。

    透过那层淡红色的薄纱,6奇隐隐约约看到一具玲珑剔透的雪白**,一丝不挂的躺在大圆床上,除了胸口和下体部位有一道淡红色的纱带盖着,其余地方一览无余。一双大白腿修长细腻,玉足晶莹,浑身上下凹凸紧致,饱满圆润。

    6奇暗骂了一声骚狐狸,随后也明白了那小厮为什么使劲往屋里瞟,秀儿为什么会脸红。

    毕竟是封建社会,就算还没有展出吃人的理教,也不像物欲横流的前世。这会儿大家还是比较保守,就算是青楼女子也没有这么豪迈,不敢这么大胆的展露本钱。

    一般人看到这场面,除了极色之人,都会将眼神偏离。就算心里想瞟几眼,也会尽量克制以免出丑。这地幽可能也想用这样的方法唬住一些道貌盎然的人。

    可惜,6奇是穿越来的。

    前世互联网横行,网上什么资源没有,在大环境的锤炼下,这种视觉上的诱惑,6奇早就习以为常了。除了没有去莞都挑战过各派绝技,理论方面6奇早已是宗师巅峰了。

    所以,很自然的,6奇怀着一份好奇的心思,目光清澈的看了过去,丝毫不减躲闪,也没有急色之人那渴望的眼神。同时他还在自己脑海里,将眼前之景与前世各派做起了对比。

    圆床上,地幽长老还以为又来了一个色痞子,暗啐了一声淫僧。

    可仔细一看,来人目光清澈,虽然上下打量,但眼神中浑然没有阴翳之色。

    这倒让她一愣,不由高看了一分,心里也隐隐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酝酿。

    6奇虽然要装金主,但一开口还是用了些奉承的话。将自己装成个贪图美色之人,由表及里,顺带还用言语调戏了地幽长老几句。

    然而,他却不知,他在调戏地幽长老之时,地幽也在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在看着他。甚至不论6奇说什么骚话,地幽都没羞没臊的附和着。

    不仅如此,圆床上那具娇躯还时不时地挪动一下,露出大片雪白,一股处子的幽香萦绕鼻尖。

    6奇闻之一愣,他的伪装术有改变气味的功能,因此,他能肯定自己现在闻到的并不是什么香料,而是货真价实的体香。

    这个世界可不比前世,没有那么多的化学合成剂,处子幽香这东西可是真实存在的。

    6奇就在环儿等三个侍女身上亲身闻到过,听说这是一种香料。此地习俗在幼女出生之时,涂上这种香料,能预防某种怪症,跟前世的疫苗差不多。此香能深入肌肤,只会在交合之后慢慢消散。

    因而,6奇闻到这味,对着地幽长老不由又提升了一层戒心。

    一个懂得利用自己身体的女人固然可怕,但一个利用了自己身体,却还保持着处子之身的女子,绝对不简单。

    光是这份心机,就足以让人忌惮。

    想到此处,6奇觉得自己此次前来有些仓促了,不过幸好,现在已经搭上线,目的已经达到了,也是时候功成身退了。

    话锋一转,他转而问起十六号厢房,那位买下镇岳降魔杵的买家。

    “哦~,恐怕要让大师失望了。我们做买卖的,自然是不能把客人的信息透露出去,这要是传出去,我快活林的生意可就没法做了。”

    地幽一只手托住胸前的浑圆,当着6奇的面,伸手挠了挠,然后一脸玩味地看着6奇。

    “四十万两,这根降魔杵我买了。”

    6奇从怀中取出银票,用了点内力,让其不偏不倚地落在地幽床头。

    地幽不动声色地将银票收起,顺手塞入了自己胸前的深渊,故意挤了挤。

    “镇岳降魔杵?那玩意儿有什么好玩的,雕个角先生不比那个好使?嘻嘻,话说奴家的角先生昨日断了,不如大师来我榻上,我们玩一些有意思的游戏......”

    “地幽长老说笑了,若是不够,还请长老明示。降魔杵乃我佛重宝,和尚志在必得”

    6奇一脸正色,换上了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似乎刚才紧紧盯着人家胸口看的是旁人。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