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截天之秘 1
    第三百一十七章截天之秘(一)

    马踏飞燕,疾如流星。

    快快快!

    山野间,尘土飞扬,叶黑一骑绝尘,胯下黑马快如疾风,“嗖嗖嗖”地向前奔去。

    那速度,简直是千里马中的跑车,如果这个世界有绝影,赤兔之流,想必也就这个速度了。依着能力,至少千里马的名号是没问题了。

    然,黑马如风,却还有比它更快的东西。

    就在叶黑前方,一个黑影正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迅速远离,越来越小,看那模样,赫然是一个正在疾行的人影!

    “大当家!等等我啊!”

    叶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下一刻,冷风灌入口中,吃了一凉,整个人噎了一下差点掉下马去。吓得他抱紧马脖子,慢慢缓了过来。

    “你太慢了,我先回去了,你慢慢来。”

    叶黑耳边响起陆奇不紧不慢的声音,听那语调似乎连一点儿**都没有。等他再抬起头时,面前那里还有陆奇的影子。

    摇了摇头,自知追赶不上,叶黑长出了一口气,缓缓降下了马速,平复下了那股晕眩的感觉。

    “大当家越来越像个怪物了,哪有人比马跑得快的,那还要马干什么?”

    腹语了一句,叶黑揉着被巅麻了的两股,心中却洋溢着几分欢喜,不一会儿便纵马远方。

    在这个谁拳头大,谁做主的时代,有这样的老大在,确实让人心头安定了不少。

    却说陆奇健步如飞,不,准确的说,他确实在飞。

    虽然是低空,但陆奇此时的情况,确实是在用虚空印御气而行。不假外物,那身影,说是飞也不为过。

    一边飞,陆奇的思绪也跟着飘散了起来。

    截天七印,陆奇得了四印,可真正上手的,也就虚空印和斗天印两式。

    剩下两印,欲魔印修采补之法,血魔印嗜血练功,都对外物有很大的依赖,极易成瘾,陆奇不喜。

    作为一个穿越者,两世的阅历,让陆奇对武功有一些不同的观点。

    在他看来,这世的武功也好,前世的科技也罢,都是用来为人类服务的东西。以人御武,而非以武御人。

    既然是为人类服务的东西,那自然要以人为本,如果练武练得的被武功驱使,那还练个屁!就像前世再怎么丧心病狂的科技也有那么几个禁区,比如克隆人之流。

    不管是武功还是科技,这些东西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都是为了让人能够生活的更好,活得更舒服。

    这是陆奇练武半年以来,所产生的一点微不足道的想法。也是他迷茫了大半年之后,最终找寻到的灯塔。

    从初来这个世界时的欣喜,到初学武时对力量的渴望,再到被骗时的恼怒,最后莫名其妙的任务。一切的不确定性,让陆奇很是厌倦,尤其是最后那个,更让他有种被人操纵的感觉。

    每当回忆起这些事情,陆奇都暗自发狠。如果这一切都是命运,那么我不信命!

    心中积着怨念,陆奇脚下虚空印频频闪动,如炮弹连射,一印接着一印,一印强过一印,气流暴动,如山洪爆发,汹涌澎湃。

    陆奇原本悠然若仙,风飘飘而吹衣优雅形象瞬间大变,气势如洪荒巨兽,一步一印之间,虚空震动。

    碰碰碰!

    似万马奔腾,山间响起了一阵激烈的踏步声。声音越来越急促,陆奇脚下虚空印频发,积出了一层云气,力量很快就堆积到了顶点。

    呀!

    只听陆奇爆喝一声,左脚一跺,震碎了云气。

    整个人影一闪而过,似闪现瞬移,以超过之前十倍的速度跃起。

    但见他右脚高高踏出,带着超越先前十倍的力道,夹杂着巨大的惯性,从高空而下,如陨石坠落般轰然落地!

    嘣!

    哗啦啦!

    山石崩裂,两层楼高的小山堆瞬间向四周垮塌,原来小山堆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十几米的陨坑。

    陆奇站在陨坑中心,右裤腿早已炸裂,一条毛腿外露,左裤腿也成了乞丐装,至于靴子,更是炸得尸骨无存。

    回过神来,陆奇看着自己穿长短裤的毛腿,不由失笑。

    蓦地,他又福由心至,想起了刚才连连踏出的那几下。看着这直径十几米的陨坑,陆奇若有所思。

    刚才的感觉还记忆犹新,如果能将最后那一踏演化成招式,再配上内功加持,以及横练秘术,那威力应当不小。那一下爆发,要速度有速度,要威力有威力。不正是自己现在所缺少的爆发招式么!

    想干就干,陆奇也不忙着赶路了,一边想山寨方向走,一边回忆刚才的感觉,猛踩虚空印。

    不多时,山涧就响起了“碰碰碰”的践踏声。

    感悟着脚下虚空印的变化,陆奇不由思考了起来。刚才那一下是虚空印运转到极致后,劲力累积所爆发的一式,复制起来倒也容易。

    可用来对敌就有些麻烦了,毕竟敌人不可能站在原地,等着你转一圈之后的爆发。如果能将前面的蓄力过程省略或者简化,那后面的爆踏可能就容易多了。

    陆奇一面尝试着简化蓄力过程,一面踏步。

    不得不说,他的思路确实是对的,可惜每当到了关键的那一步,总是差那么点点。

    因此,之后所踏出来的攻击,要么蓄力时间过长,要么威力平平。没办法,陆奇只好拖着半完成的招式,继续试验。

    一时间,山野里仿佛发生了兽潮一般,地动山摇,鸟兽奔走,热闹非凡。

    对此,陆奇并不知晓,他正穿着撕裂版锦缎短裤,揣着两条毛腿,在山间撒欢。颇有西游记第一集石猴出世时,在海边遛鸟撒欢的感觉。

    就在陆奇愉快的遛鸟,哦不,练武之时,一道笑声在他耳边响起。

    “我就说谁在外面踏山门,原来是我的好徒儿在遛鸟啊!哈哈哈,你继续,你继续!”

    陆奇仰头望去,正看到一个邋遢老道站在树尖,毫无形象的肆虐嘲笑,也不怕把腰笑断了。

    见此,陆奇倒也不恼,仰头问道:“师父,那符箓之术你研究的怎么样了,我那张庚金符,你也该还我了吧?”

    闻言,青元子面色有些尴尬,斜眼看了一眼陆奇,随口道:

    “啊,那什么好啊!不过为师看你这轻功不错啊,之前一直想问你练得什么功法,都给耽误了。方才看你演练武技,应当是有所困惑,你且说来听听。”

    此话一出,陆奇心头一动,以青元子的境界,高屋建瓴,就算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也能给出不少建议。有师父不问才是傻子!

    当下,陆奇就将自己使用斗天印演化招式,以及刚才灵机一动使出虚空印的事告诉了青元子。

    “虚空印?斗天印?截天魔功?”青元子狐疑地看了陆奇一眼,“还真是大造化啊!你小子都得了那几印,算了,你将所学的武功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一遍,为师要研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