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三百零四章 心思
    烛光摇曳,书房外,陆奇自黑暗中走了进来。

    “大哥还没睡啊?”

    杨宁瞬间调整了心情开口道。

    与陆奇待久了,他也已经习惯了陆奇口中经常爆出来的新词。虽然不知备胎是何意,但是前面半句话他却听懂了。

    “刚练完功,有些无聊就出来转转。”

    陆奇并未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话锋一转,接着刚才的问题道:

    “你知道什么是备胎么?”

    杨宁摇了摇头,他自问学富五车,但这个词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在我的家乡,有一种机关车,只要有路,日行两千里轻轻松松。这种车有四轮,久行易磨损,需常备一轮于车上,以防在驿站外损坏而不能行,此之谓备胎。

    备胎者,先天略小于常用四轮,只可应急,不可久驱。如此,你可明白?”

    点了点头,杨宁明白大哥是想让自己放下,不要执着。犹豫道:“大哥,我明白了,可我跟她......”

    陆奇摆手,打断了杨宁的讲话。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先别急着否认。我也不想和你争论什么。感情这种事,冷暖自知,别人再怎么说也没有用。

    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你连人都见不到,还想这些做什么?

    到不如看看眼前,做点实事。若是有缘自会再见,若是无缘想也无用。

    思考固然是好事情,可想得太多,只会让人畏首畏尾,停歇不前。

    你现在要做的不是追忆过去,感叹时光蹉跎。而是正视过去,重视现在,审视未来。这些,你可明白?”

    说这话时,陆奇微微用上了点问心九剑的力量。

    因此,在杨宁眼中,陆奇的身影高大了几分,周身泛出些许至诚至正的味道,仿佛先贤至圣临世,让人忍不住心生向往。

    同时,其声如磬钟,字字击在杨宁心头,令其心室生辉,杂念不生,脑海里那些郁闷的念头统统烟消云散,整个人又重新焕发生机。

    片刻,杨宁长出一口气道:

    “多谢大哥教诲!”

    陆奇点了下头,转身朝着屋外走去,“早点睡吧,明日估计会有些客人。”

    声音落下,陆奇已消失在了黑暗中。

    林总管见此,眼珠子转了转,也拱了拱手道:“那老奴告退了,王爷您早些休息!”

    不多时,烛光熄灭,书房里一片漆黑。

    小院里,陆奇朝着自己的居所走去,进了屋,他并未急着关门,反而倒了两杯水,坐于桌前,单手握着杯子道。

    “跟了这么久,有什么事么?”

    “老奴能有什么事,只是过来多谢陆公子刚才开导我家王爷。”

    林总管从门外走来,朝陆奇一礼。

    “他是我兄弟,不必道谢。再说,你之前故意引我过去,不就是想看看我在杨宁情绪波动的时候会怎么做么?”

    林总管笑了笑,也不否认。

    “陆公子来历神秘,先前又刻意隐瞒道一宗高徒的身份。这件事,王爷不管,可我这做奴才的却不能不为主子操心。

    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不知您身后的势力接触我家王爷,究竟想做什么?”

    陆奇无奈地笑了笑,他这道一宗的牌子是最近才加上来的。

    可这种事情解释出来,林总管恐怕也不会相信。毕竟一个身怀数门天级绝学的人,怎么可能没有显赫出身。

    “我就是个小山贼,有什么神秘的?”

    “身怀数门天级绝学,天人境师父,武功进步神速,这样的人会只是一个小山贼?”

    陆奇有些无奈,话到这里还真解释不清楚了,总不能告诉林总管我有属性栏吧!想了想,他只能硬撑道:

    “有何不可,难道天资横溢也有罪了?我是个山贼,云龙寨的人都能为我作证。”

    “恕老奴无礼,云龙寨已灭,死无对证,您想怎么说都行。”

    陆奇没有说话,林总管顿了顿继续道:

    “老奴不管您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我家王爷。也不管您是哪方势力的人,只是有句忠告奉劝阁下,大隋不是前朝,宗门把持朝堂之景不会重现!”

    说罢,林总管便拂袖而去,只留下一脸懵逼的陆奇。

    我靠,虽然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种大反派才有的复杂关系出现在我身上就有点不对了吧!

    撇了撇嘴,陆奇最终还是没有去找林总管理论。

    这种事情越描越黑,索性就由他去吧,反正自己也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再者,他也最讨厌向别人解释什么,简单粗暴才是他解决问题的一贯准则。

    更何况那老太监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有成见,而自己也确实有一些秘密解释不清,纠缠也不是办法。

    “真是麻烦!”

    收拾了一下,陆奇重重躺在了床上,不做他想。

    时间流转,月落日初。

    第二天,陆奇早早起了床,于庭院中吐纳修炼。

    晌午时分,果然有人进府,不多时杨宁就派人请陆奇前去赴宴。

    行至门前,陆奇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大笑。

    “哈哈哈,那此事就这么定了!”

    “皇叔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

    陆奇转过身,走进了屋子。

    一抬眼就看见屋内坐着三个人,杨宁坐于主座。左手边是一个肉山样的大胖子,盘坐席间,身边还有两个美姬服侍。

    右手边是个魁梧汉子,正是陆奇之前救过的王烈,不过现在他却要装作不认识。

    一进屋,三人的目光就都看向了陆奇。

    王烈不认识陆奇,却在看到陆奇背后那柄青莲造化剑时,瞳孔微缩。

    “安王爷,这位就是?”

    “嗯,不错!王前辈若是不信,那剑你总该认识吧?”

    王烈点了点头,看着陆奇道:

    “这位小兄弟,你的剑......”

    “青莲造化剑,出自青莲剑宗祖师李太白之手,长五尺七,重三百八十斤,无刃而锋,故人托与我手。不给看!”

    陆奇看出了王烈想要试探他的心思,所以直接打断王烈讲话,顺便也将王烈接下来要问的问题给回答了。

    等到说完,陆奇已经走进了屋子,自觉的坐到了江都王身旁的席间,还倒了杯酒,自酌了起来。

    王烈张了张嘴,表情有些尴尬。

    “哈哈哈,小兄弟有个性啊!这妞送你啦!”

    说着,江都王将身边的一位美姬推向了陆奇。

    陆奇单手握着酒杯,巧劲一展,又以内气将美女送了回去,悠悠道。

    “尤物虽好,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美姬被送了回来,于江都王身旁稳稳站直,头发丝毫不乱。江都王看着笑道:

    “不喜欢啊?没事,改日我再送上一个,包你喜欢!哈哈哈!”

    一旁,王烈继续问道:

    “这位小兄弟,不知那前辈是你......”

    “是我师叔,我叫陆奇,之前一直在南山书院就读,原因不便告知。”

    王烈张了张嘴,又没了下文。心中不禁暗道,我的心思真的就这么好猜?

    见王烈的囧样,陆奇心底暗笑了笑,读了这么多年,这种场面早就见多了,你那点心思还能猜不出来。

    就在这时,门外跑进来一个家丁,跪拜在地道:

    “启禀王爷,南山书院黄副院长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