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三百零二章 有趣的人
    似乎是之前热闹了太久,今日的江州城内十分安静。

    没有鸟语蝉鸣,巷角街边,也不见玩闹的童稚,似乎连风儿也变得静了起来。

    城内,冰雪消融,化作一股股流水潺潺,洗刷着地上的血迹。

    江州城似乎又变得和以前一样了,仿佛前几日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城门外,陆奇照旧一个人缓步前进,他没有骑马,也没有易容。

    在拒绝了成非等人的陪同后,只是单单的一个人,背着用黑布裹着的,半人高的青莲造化剑,大大咧咧地朝城内走去。

    说起成非等人,自从南山书院出来,见识了陆奇强悍的实力和那神秘莫测的师父,这几人便投靠了陆奇。

    刚好山寨中高端武力缺失,陆奇就招了他们几人平时教导众弟兄武艺,也算是为山寨的发展,添砖加瓦。

    城门口,四个守城士兵无精打采的举着枪,见陆奇经过也只是瞥了一眼,除了神情紧张外,再无任何动作。

    这些人全然不复往日,嚣张跋扈的样子,更别提向过路人吃拿卡要,一个个暮气迟迟,如同丧家之犬。

    似乎被前几日的事情被吓破了胆,紧张兮兮的看着路人,完全没有一点守城警戒的样子。

    摇了摇头,陆奇继续向前走去。弱肉强食,没有力量,自己只怕也与这些人一样。

    城内死气沉沉,街道两边的店铺都关了门,就连客栈都关着,街道上一幅萧条景色,不见行人。

    风轻轻的吹。

    就在这时,五个身穿麻布衣的人,推着一辆板车从远处驶来。

    天很冷,吐气成雾。

    可这几个人却穿着单薄的麻衣,似乎与陆奇一样横练有成,寒暑不避,感觉不到冷。

    然,再看这些人,步伐杂乱无章,气息轻重不均,似乎一点儿也不会武功。

    可在这样的天气下,这样的几人,却穿着单衣。

    陆奇叹了口气,人类自从有社会意识以来,就在划分阶级。

    远古圣皇时代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亦是如此。

    江州城刚经历了大乱,城内人心惶惶,想必也只有这些最底层的人,才会在这个时候出来做工吧!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似乎是一条永恒不变的生存准则。

    板车上盖着草席,遮的严严实实,也不知道载着什么东西。只在经过陆奇时,飘散出一股淡淡的尸臭味。

    嗯?

    板车驶过,陆奇张了张嘴,可最终还是没有多管闲事,放任板车驶向远处。

    前几日死了这么多人,偌大的南山书院被毁,城里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破人亡。

    这些尸体放置久了,必会滋生细菌。若是处理不当,恐怕会爆发瘟疫。

    陆奇内功深厚自是不怕,可他寨里的弟兄们恐怕就要遭殃了。杨宁府邸还在江州城内,到时候肯定损失惨重。

    陆奇不是一个悲天悯人的性格,但自己身边的一些人,他还是不希望出事的。

    驻足看了看,陆奇又加快了步子。

    然,没走多远,同样的板车,一辆接一辆的从各处巷子里驶出,载着同样的东西,向城外而去。

    看来已经有人看出问题,开始组织城内百姓处理尸体了。

    会是谁呢?

    杨宁虽然贵为皇子,但在城中的威望应该做不到这些。

    江州王氏?

    倒是有些可能,但王家一向谨慎,害怕朝廷对自己下手。

    若真这样做恐有收拢人心之嫌,怕是会让朝堂上的人抓住把柄,这与王家一贯主张作风不符。

    可若不是,难道是百姓自发组织?

    陆奇揣着疑惑拐进了安仁巷,可一进巷子,更是让他大跌眼镜。

    往日里空荡荡的安仁巷,如今却站满了人。

    这场景,与城内冷冷清清街道截然相反,似乎一踏入巷子,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见此场景,陆奇似乎想起了第一次来安仁巷的时候。

    当时,也如现在一般,各家各户都大门紧闭,但那时巷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地上挤满了厚厚的落叶,夕阳的余晖下,枯叶在风中摇摆,场面煞是凄凉。

    而如今,此地竟成了江州城内少有的热闹地段,陆奇看了也是唏嘘不已。

    越往前走,陆奇就发现越是靠近安逸王府,人就越多。

    待靠近王府门前,更是看到两条黑压压的长龙,蜿蜒盘旋,将路堵的严严实实。

    王府侧门处支起了两张桌子,排队者依次从侧门进入王府,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哎!兄弟,你也过来王府应聘家将?”

    粗犷的声音从陆奇身后传来。

    陆奇转过身,只见一位与他身型相差无几的毛脸大汉立于身后,一脸市侩道:

    “兄弟,来晚了没排上号吧?嘿嘿,哥哥我这里正巧有张靠前的甲字三十一号,我与兄弟一见如故,五十两便宜让给你怎么样?”

    陆奇一愣,这什么鬼,江湖上的黄牛?异界的票贩子?不过你买票也找错人了吧!

    笑了笑,陆奇正欲拒绝,耳边又传来一声暴喝。

    “呔!前面那个毛脸的汉子,可算找到你了!”

    话音一落,但见一个身穿僧袍,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魁梧和尚,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魁梧和尚似乎武功不弱,一路挤来,凡是身体碰到他的人,都会不自觉的把路让开。

    看似人影重重,但片刻魁梧和尚就杀到三米之外。

    毛脸汉子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见和尚杀到,立刻就慌了。

    “兄弟,你拿着钱!我们分头跑!”

    毛脸汉子眼珠一转,朝着陆奇吼了几嗓子,转身就要溜走,他身影轻快,武功亦是不弱,转眼就扎入了人堆之中。

    陆奇又不是傻子,那里看不出毛脸汉子想祸水东引,若是放着一般武者,在人群之中追人确实不易,但陆奇不同。

    但见他嘴角上扬,脚下未动,腰椎发力,双臂一震,如大鹏展翅,向前一倾,蛮力抖散而出。

    一声象鸣!

    面前人群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了下去。

    哎呦!

    喊声不绝,毛脸汉子还未走出人群,便被压倒在地。

    “哈哈哈!好汉子,好力气,多谢兄台!”

    魁梧和尚大步上前,将毛脸汉子从人堆中揪了出来,到了这会儿,他怎么会不知道毛脸汉子刚才阴险的打算。

    这和尚到不迂腐,揪出毛脸汉子后,二话不说先抡了两拳上去,然后又一脚踩在脸上。

    “你这厮,忒不是人,用这杂役牌号骗贫僧说是家将牌号,害贫僧丢尽颜面,今日若不把赃款全都吐出来,贫僧活撕了你!”

    陆奇站在一旁看得分明,这和尚大概后天圆满的功力,手掌粗大,似练就某种高明拳掌。而毛脸汉子只有后天中期功力,虽然轻功不错,但却不是对手。

    没什么意思,陆奇也懒得继续看下去,转身朝着正门口走去。

    另一边,可能是外面的情况惊动了王府内的人,门口处来了好几位黑甲士兵,连林总管也出来了,几个家丁将他围在中间,指着陆奇所在的位置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见到陆奇,林总管微微一顿,随后目光又移向了陆奇身后,黑布包裹着的东西。

    “这位兄台,多谢你刚才出手相助,这枚牌号便赠与你了!”

    魁梧和尚从后方追来,递给陆奇一张纸片。

    “大师,你留着吧,我用不着。”

    说着,陆奇朝正门走去,不等和尚追来,便跟着林总管进了王府。

    这时魁梧和尚才醒悟过来,陆奇这样子肯定不是来做家将的,随即高声吼道:

    “那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必还!还有,贫僧已经改行,不当和尚啦!”

    大门合上,陆奇嘴角微微一笑。

    “不当和尚了,还自称贫僧,真是个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