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同族情深
    “糟了!让那尸怪抢先一步,走到咱们前头去了!”

    树林中,林总管与几位王家先天碰到了一起。

    几人都是听见琴音,想跑回来抱大腿,可没想到却完了一步。

    “慌什么,是我故意将尸怪引导前面去的!”

    一道沉稳的声音从众人身后响起,王崇大步朝前走来。

    “你故意的?镇江侯何故如此啊?”林总管放下秦将军,转头问道。在场恐怕也就只有他能问这种问题了。

    “林总管你想想,我们都不知道抚琴那人到底功力如何,如果功力不济,我们上去还不是个死!

    倒不如我将金尸怪引过去,等那抚琴人杀了尸怪,我等在上前见礼岂不更好?

    再者,万一那人也拿不下尸怪,我等也能早早离开,岂不更好?”

    王崇幽幽一笑,摸着几缕胡须得意道。

    “还是镇江侯考虑的周到啊!”林总管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虽然心里不耻,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林总管过奖了,王某也只是比旁人多想那么一点点而已,不足挂齿。”

    王崇似乎没有听出林总管语气中阴阳怪气的味道。

    “咦,有人从屋子里出来了!”

    众人伸头望去,但见一道人影手持黑色长剑,缓缓走出屋子,与金尸怪相视而立。

    “王烈!他怎么还没死!”王崇看清了来人,惊呼道。

    “嗯?镇江侯着什么话,难道还盼着他死不成?”

    林总管看了远处王烈一眼。

    听说当年王烈也是镇江侯爵位的竞争者之一,甚至有很大机会胜出,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被人换下了。看来这其中,还真有猫腻啊!

    “哈哈哈,林总管说笑了,本侯怎么会盼他死,本侯只是不明白王烈一直留在原地,按理说应该和金尸怪大战才是。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王崇好歹也做了多年镇江侯,三言两语就将话题引到了正轨上。

    “家主这么一说,我到想起来了。刚才我逃走的时候,分明看见王烈被金尸怪一击打飞,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呢?”

    “是啊是啊,我也看到王烈的右手被金尸怪打断,怎么现在看来一点事都没有?”

    王崇一开口,底下的众人立刻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别吵了,你们快看,王烈和那金尸怪打起来了!”

    下一刻,沉寂良久的王烈踏步上前,左手以剑使刀,与林若彤所化的金尸怪斗了起来。

    原本他伤了一只手实力大打折扣,但经过陆奇‘一番指点’后,似乎有所领悟,刀法上凌冽了三分,多了些许灵动。

    再加上神兵之利,竟然更胜从前,与林若彤斗得旗鼓相当。

    王烈也不硬拼,一击一顿,不停的游走。

    青莲造化剑看似钝拙,但却是锋锐无匹,落在王烈手上更是如虎添翼,时不时的在林若彤淡金色的身躯上留下伤口。

    虽然不深,但王烈技艺高超,每一招都斩在同一处上。不到片刻,伤口已有食指长短,一寸来深。

    “王烈这刀法似有精进啊!恭喜镇江侯族中又添一员高手!”见王烈占了上风,林总管笑着对王崇道。

    “嗯,有点进步,不过我看主要是他手上这件兵刃的原因吧!”王崇似乎很不愿意承认王烈的进步。

    “家主所言极是,我观这柄黑剑四四方方,刚而不阿,诚如剑中君子,至少是见名器!”

    “恐怕不止吧!朝廷赐下的镇江刀可是上品名器,照样奈何不了这怪物,至少是件绝品名器,或许更高也说不定。”林总管双眼微眯,不知道到底想说些什么。

    “您是说”有一人插嘴道。

    “不错,或许是件神兵也说不定。”林总管说出了他的推测。

    “神兵?那正好,王烈弄丢了家族信物镇江刀,这柄剑刚好让他上缴家族,功过相抵!”说到这里,王崇贪婪的看着王烈,三言两语间就决定了青莲造化剑的去留。

    小院中,王烈将刀法运用到了极致,一刀快过一刀,与林若彤毫无章法的攻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轰轰轰!

    林若彤撑起架势,双臂似滚轮,抡地浑圆。一拳一脚之间,朴实无华,但却蕴含着恐怖的力道。

    踏地便是一片蛛网纹,砸墙就能开砖裂石。

    王烈自知硬拼不是对手,专心游斗,他的轻功并不算出众,但凭借多年对敌经验,以及比起林若彤不知高妙多少倍的腾挪转移。

    隐隐杀出了一条生机。

    咔咔咔!

    王烈重心如汞,刀法刁钻,一次又一次的劈入同一个伤口,伤口向外卷了起来,皮开肉裂,粗壮的白骨若隐若现。

    黑血四溅,在那淡金色的身躯上染上了点点墨迹。

    身如金刚,这是林若彤的强项,也是所有横练高手的强项。同时,这也是他们最大的弱点。

    仗着身如金刚,顶级横练高手可以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而须发无伤。

    可一旦出现能够划破防其肉身的兵刃,这些横练高手的优势瞬间就会瓦解。而他们横冲直撞的野蛮打法,也会成了加速他们死亡的有一张催命符。

    这一次,王烈没有追求刀意与气魄相合的烈焰,也没有斩出火凤虚影。反而像个寻常武者一般,以纯粹的招式,精妙的技法克敌。

    挥剑成刀,招式浑然一体,衔接流畅,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在一点点凝聚。

    吼!

    似乎是被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激怒了,林若彤怒吼一声,狂暴了起来。

    王烈眼眉一扬。

    好机会!

    顾不得感受那一丝韵味,王烈挥刀一斩,重重劈在林若彤伤口处的白骨上!

    喀!

    白骨发出清脆的响声。

    王烈见好就收,迅速向身后屋檐上退去。

    吼!

    又是一声吼,林若彤的身影臌胀了一圈,身上淡金色更甚,发疯了似得向王烈追去。她双腿蜷起,身体微微后倾,猛地一伸。

    嘣!

    地面上裂起了层层蛛网纹,尘土飞扬,林若彤如炮弹般砸向屋顶的王烈。

    空气中传出一阵撕裂的声音,这一击要是打实了,不死也要赔上半条命。

    王烈立于屋顶身子还有些摇晃,旁边是陆奇以琴音击碎的大洞,他似乎没有站稳,眼睁睁地看着林若彤向自己飞来,毫无举措。

    林若彤越来越近,耳边劲风呼啸,人未至,劲已到,这一击似乎躲不过去了。

    “王烈的情形似乎不妙啊,镇江侯,我们要不要上去帮一帮?”林总管说着帮忙,自己却拉着秦将军向后退了三步。

    “人不够,**青龙大阵组不起来,我也挡不住那怪物一招,王烈,是我王家的英雄!”说着,王崇也退后了几步。

    “可惜了王烈这条汉子了!”

    “我倒觉得那把剑可惜了。”

    王家的几位先天高手附和道,同时一边也向后退去准备撤退,一边紧紧盯着王烈手中的长剑,似乎这东西比同族人的性命更重要一些。

    就在他们说话间,林若彤已飞身屋顶,淡金色的拳印挥出,碾压一切。

    拳风拂面,王烈嘴角微微上扬,身体顺势后仰,整个人从陆奇轰开的屋顶落下。

    轰!

    林若彤一拳挥空!

    下一刻,带着巨大的惯性,林若彤从屋顶的大洞飞过。

    就在这时,屋檐下响起了王烈的声音!

    炽凤·归燕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