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得刀后忘刀
    场面瞬间静了下来,王烈紧张的低下头,等待回复。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深井下,陆奇就差骂娘了,一种装逼不成反被插的耻辱感涌上心头!

    卧槽,不带这么玩的吧!不行不行,我得想想办法,不能这样下去。

    陆奇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

    事到如今,也只能豁出去了,这王烈虽然右手还未痊愈,但到底是当世一流先天,眼下也只有忽悠他上了。

    希望有神兵相助,他能顺利杀敌。

    想了想,陆奇学着那些世外高人的口吻,开始了他的忽悠**。

    “一因一果,方为天道。方才我已救过你一次,种下了因,而未得果。若再出手,当有违天道也!”

    什么狗屁天道,明明是自己打不过!

    澹台峥听了陆奇所言,心中吐槽,不过表面上,他还是装作很支持这套理论的样子,附和道:

    “师祖所言极是!如今这世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你好心救人,人家却觉得是理所应当,非但不知恩图报,反而打蛇上棍。摆出一副你是强者,就应该保护我们弱者的姿态,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自信。

    哼,我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此话一出,陆奇心中连连称赞,就差拍手叫好了!

    他实在是没想到澹台峥竟然如此伶牙俐齿,有这种队友,何愁大事不成。

    陆奇放下心来,闭上双眼,等待王烈的反应。

    澹台峥的话,确实说的王烈有些尴尬,不过他也没办法反驳,刚才确实是他不对在先。

    至于陆奇说的什么天道,他只当是推脱之言。

    不过,尴尬归尴尬,王烈再怎么说也是久江湖之人,还没矫情到因为面子上过不去,而不要命的地步。若他真这么傲娇,早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方才是王某无礼,见断手竟然痊愈,想起了一件被盗的家传之宝。错把前辈当做贼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望前辈海涵!”

    换作旁人,此刻恐怕会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先保住命再说。

    可王烈不同,他虽然也想保命,但人如其刀,性格一向直来直往。虽然算不得什么好人,但也有一番豪情。

    心中那份骄傲,让他不屑骗人。

    深井下,陆奇听了王烈这话,瞬间就想到了从翠云山庄得到的兑鼎。暗道自己大意了,王家之人怎会联想不到那东西。

    幸好自己机智,刚才下来的时候,已经将上面艮鼎连同王烈那件名器,全都移到下面的通道里了。

    不过产生这样的误会也好,至少让陆奇看出了王烈不是那种奸诈狡猾之辈,这样的话就好办了!

    下一刻,陆奇操着那口苍老的语调道:

    “江都王家的东西,老夫要拿,你王家也没人能拦得住!

    你要是觉得老夫我吹牛,大可倾你王家之力,来止虚山道一宗找我,老夫太虚子恭候大驾!”

    扯到这里,陆奇本来是想报上便宜师傅青元子的大名,让他来背这口锅。但话到嘴边,他忽然想起青元子之前带了张琴,说是从什么王家借来的。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王家,但万一人家认识青元子那就惨了。陆奇可不想搞出个乌龙,赶紧给自己编了个道号。

    反正道一宗这种隐世大宗,以十二世家的家底,应该是听说过的才对,这张虎皮应该够了。

    果然,当陆奇说出道一宗三个字,王烈弯着的身子瞬间一震,好像收到了惊吓,语气马上发生了变化。

    “前辈说笑了,晚辈哪里敢质疑。以前辈的身份,看上了什么,尽管去晚辈家里取就可以了,欢迎之至,欢迎之至啊!”

    “不过前辈,眼下外有强敌。不如前辈出手将其斩杀,晚辈再带前辈去我王家,一来尽尽地主之谊,二来再谢谢前辈救命之恩!”

    陆奇听了,冷哼一声。

    “你这小辈,看似老实巴交,实则也狡猾的很!不就是想用外面那厮试探我的武功么!明知以老夫的身份看不上你王家的东西,还说什么尽管去取!”

    “前辈说笑了,晚辈可是真心实意的!”王烈继续道。

    “哼,真心实意?那你去把外面那厮给杀了,就算是还了我的救命之恩,你我自此两清,互不相欠!”

    陆奇开始有意识的把话题扯到正轨上。

    “额,前辈能否换个要求。不满前辈,外面那厮浑身刀枪不入,名器难伤,晚辈这一身武功全在刀上,方才名器在手尚不能敌,如今赤手空拳,就更不是对手了!”

    王烈声音已经有些软了下来,顺带着低头瞅了瞅左右,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对了前辈,我记得自己昏迷之前,镇江刀还握在手里,可醒来之后却找不到了,不知前辈你救我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柄大刀形状的名器。”

    虽然很怀疑名器被人顺手牵羊,但因为有了刚才之事,王烈也不敢再随便开口了。

    井下,陆奇看了一眼旁边通道里躺着的镇江刀。

    没错,就在我这里,到我手里的东西还想要回去,真当我这山贼是假的么?虽然也没好好打几次劫,啊呸,我说这些干什么。

    “没看见,你是不是在怀疑我拿了你那破刀?”陆奇“温怒”道

    “晚辈不敢!”王烈赶紧回道。

    “哼,果真是世风日下!老道也不想和你再有瓜葛,你不是说没有兵刃打不赢么。哼!我借你一件,神兵够不够?报完恩赶紧滚!”

    话音刚落,铿的一声!

    一道黑光从井底冒出,插在王烈面前的地上。

    王烈定睛一看,是一柄四四方方的黑色长剑,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

    正是神兵,青莲造化剑!

    王烈看的痴了,上前一步,握住剑柄,只觉一股淡淡的斥力在掌中回荡。

    果然是神兵,一柄有主的神兵!

    同时,王烈也从心底排除了太虚子贪墨镇江刀的可能,开什么玩笑,人家放着一口神兵在手,会去贪图你的名器?

    这就好像怀疑百万富翁上公交车不刷卡一样可笑!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王烈和陆奇接触不深,等到深入了解之后,他就会为现在的决定而后悔。

    拔出青莲造化剑,王烈眉头微皱,复杂地看了井口一眼。

    “前辈,晚辈学的是刀法,您这剑......”

    “舍刀之外,再无他物,得刀后忘刀。”陆奇直接打断王烈的话,然后悠悠地说出这么一句让人不明所以的话。

    在之后陆奇就不再说话,做足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只余下王烈单手握着青莲造化剑,像着了魔似的重复着陆奇刚才所说的话。

    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得刀后忘刀。

    井底,陆奇一脸得意,这可是天刀宋缺最后的刀法境界,我不信还哄不住你!

    破屋里,王烈的眼神慢慢变得坚定,朝着深井做了个半师礼。

    “今日若非前辈指点,王烈险些误入歧途。”

    陆奇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王烈从这两句话中到底悟出了什么,这时候还是装高深的好,免得露馅。

    王烈拜了又拜,自觉热恼了人,也不敢多言。转身,左手持剑,走向屋外。

    朝阳下,几缕阳光洒过,一身淡金色的林若彤也正好来到了灶火房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