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这就尴尬了
    初晨,万籁俱寂。

    随着陆奇以雄厚的内力扩大琴音。

    霎时间,不论是山涧,是森林,是废墟,还是草地,都响起那首东风破。

    琴音幽幽,婉转凄凉,道尽生离死别,唱尽人间凄苦。

    一幕幕人间悲剧被音符送入听者脑海,山麓中,树林中,官道上。

    一位位疾驰的先天高手也听到了这琴音,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

    高手!

    这是他们的第一反应。

    紧接着,他们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同一个决定。

    转身,朝着琴音所在的地方奔去!

    那一个个一脸兴奋的表情,仿佛是一群为了艺术不顾一切,甚至献出生命的高洁之士。

    然而,如果你真的这样想,那你就太天真了!

    这些人之所以朝琴音所在之处而去,只是因为他们发现这琴音乃是从南山书院之中传出,并且琴技已达以音传意之境!

    所谓一道通则百道明。

    武道之路,殊途同归。

    虽然暂时还看不穿抚琴之人具体功力深浅,但绝逼是个高手,而且敢在此时此刻抚琴,此人必是看到金尸怪的凶残。

    可这人却还敢抚琴,这说明什么?

    说明人家压根儿就不怕金尸怪!

    每个人都有依赖心理,继续往前跑随时都可能被金尸怪追上碎尸,生死难料。

    可如果转身跑到琴音处,有那高手庇护,想必性命无忧。

    没有人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那一丝不会被追到的运气。

    下一刻,王崇,林总管,甚至隐藏在暗处的魔道高手在得出了这个结论后,都朝着琴音所在之地进发。

    仿佛沙漠中的旅者,看到了绿洲一样冲了过去,将抚琴人当做了溺水时的一根救命稻草。

    殊不知,这根稻草更不靠谱!

    再说了,不怕金尸怪的,除了高手或许还有疯子。

    山林中,金尸怪随手将一名刚刚追上的先天高手撕成两半,吮吸着鲜血。

    就在这时,琴音响起。

    林若彤早已丧失理智,自然不可能如常人一样欣赏琴技,但她却还有生物的本能,她能感觉到琴音中透出的悲凉,这让她很不喜欢。

    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正在追杀的猎物,竟然调转了方向,朝着琴音所在之地跑去。

    本能的,她也朝着那个方向追去,甚至速度超过了要追的猎物……

    破屋内,琴音绕耳不绝。

    因为陆奇激荡着内气,井底的淡金色气流也随着水涨船高,时不时的冒出井口,惊的众人赶紧将灶台后撤。

    草席上,王烈悠悠转醒,一睁眼便看到五个穿着不同服饰的后天境,在一旁生火做饭。

    这五人中,两人穿着南山书院白衣院生制式服装,两人穿着夜行衣分明是魔道打扮,还有一位黑塔壮汉一身黑袍指挥着另外四人做饭。

    谁能想到这些人会和睦地聚在一起。

    下一刻,悠悠琴音入耳,王烈脑海中瞬间多了一幕幕音符编制的画面。

    “以音传意!”王烈惊呼一声。

    紧接着,澹台峥装作刚发现王烈醒来,供手一礼道:

    “你醒了!”

    若是以往,这种后天境,王烈看都不会看上一眼。但此时不同,自己未死,多半为此人所救,因此他也跟着拱手:

    “多谢......这怎么可能!”

    王烈话说到一半,却发现自己早已断成两截的右臂竟然接在了一起。

    若非伤口处还有一圈血痂,右手用力时还有些痛楚,他都要以为眼前的一切是在做梦了!

    “不必谢我,救你的是师祖,我只是负责将你抬回来而已。”澹台峥毫无违和感的扯着谎,仿佛这种事情他经常做一般。

    “师祖?”

    王烈似乎并没有听进去,看着伤口眼神闪烁,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

    “不知令师祖在哪,王某要当面感谢一番。”

    说话间,王烈已经站了起来,一脸傲气的看着澹台峥,在他想来后天境的师祖,多半也就是个先天。会点医术救了自己,那便十倍还他就是。

    当然,让他这样想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看到这断肢愈合的医术,想到了一件他王家求之而不得的重宝和一段世仇。

    心里对这段救命之恩产生了些许怀疑。

    澹台峥敏锐地察觉到了王烈带刺儿的态度,他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甚至有些莫名其妙,但为了陆奇答应他的东西,他还是想办法将这出戏演了下去。

    “你要见师祖?呵,那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井中抚琴者便是我师祖。你若想见,自己下去便是。”

    说话的同时,澹台峥退后一步,摆出一脸不屑,做了个请的手势。

    王烈自知理亏,也没有说什么。直径向前走去,心中想着,若真是那物,想必就在井中。

    可刚到井边,王烈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危险之感。电光火石之间,王烈想都没想,赶紧退后一步。

    但见一道淡金色气流盘旋而出,将所触瓦砾碎石尽化成气。

    王烈瞪大了眼睛,额头不由渗出一层冷汗。

    “这是?”

    哼!

    澹台峥冷笑一声。

    “忘了告诉你,这井底有噬金化气池,我师祖正用里面的大阴阳先天金行气练功,既然你这么厉害,想必也是来去自如吧!”

    大阴阳先天金行气!

    开什么玩笑!

    那可是连宝兵都能化掉的东西!

    出身顶级世家,王烈自然不会连这点东西都不知道。那师祖能在大阴阳先天金行气之中练功,至少是名器级的身躯。

    当下王烈收起了轻视,不作他想。因为仅凭名器级身躯,井下之人就比他强得多。就算真是那件重宝,他也不敢去夺。

    场面有些尴尬,察觉自己似乎扮演了一个恩将仇报的角色,王烈张了张口,正准备道歉。

    忽然,琴音乍然而止,一道沧桑的声音从井中传来。

    “有人来了!”

    有人来了?什么人?

    听到井下神秘强者说出这话,王烈自然不会认为是无故放矢。他赶紧将注意力移向屋外。

    深井下,陆奇这才捏了把汗,微微松了口气。

    方才,他一心四用,一面抚琴,一面催动秘法保自身无恙,一面激荡内气扩散琴音,同时还将精神力张开最大观察四周。

    可谓是劳心劳力,若是再撑久一点,说不定就要被拖死了。

    幸好现在松了口气。

    当然,陆奇刚说的话也不是无故放矢,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通过精神力视角,看到金尸怪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然而,他一直期待着的其他先天高手,却不知为何慢了一步,迟迟不见踪影。

    自觉计划出了偏差,陆奇赶紧停下演奏,免得将金尸怪引过来。

    事实上,他一直计划着唬住一位强力先天,然后将青莲造化剑借出,让强力先天斩杀金尸怪,在要回宝剑。

    可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先是王烈的伤势恢复没赶上预计,随后他盼望的其他先天高手,竟然也没有在金尸怪之前找到这里。

    这一下子打乱了陆奇所有的计划。

    眼看着金尸怪一步步靠近,澹台峥还好,可成非等四人已经有了些许慌乱。

    没办法,整个计划他们都看在眼里,现在发生这些变故,怎能叫他们不提心吊胆。

    “晚辈王烈,恳请前辈出手相救!”

    见金尸怪步步紧逼,王烈自知不是对手,索性向井中神秘高手求救。

    在王烈看来,这神秘高手有名器级身躯,武功比自家老祖不知高到哪里去了,肯定能降服金尸怪。

    殊不知,这高手是个山寨货。

    听了这话,澹台峥等人头都大了。

    下一刻,众人都扭头看向深井,心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