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都闪开,老子要装逼了!
    交代完毕,众人分头行动。

    成非等四人分别朝着原先灶火房的储物间,酒窖和膳厨间走去。

    锅炉房内,澹台峥则抡起黑色巨锤,朝着他与陆奇一同飞出的灶台,一通狂砸。

    另一边,陆奇抱着艮鼎直径冲向废墟中躺着的王烈。

    他先是以自身待转职医生的医学常识,借着精神力,给王烈做了个全身ct加b超。

    在得知王烈伤势情况比预计要好很多后,陆奇欣喜地点了点头。

    “不愧是先天高手,撞塌了好几堵墙,竟然出了手臂,其他地方只是轻伤!不错不错,这下就更好办了!”

    说罢,陆奇点住王烈周身几处大穴,并为其止了血。

    将伤势控制住后,陆奇这才看向王烈折断的右臂。

    这条右臂自手腕下五寸处,向后折断,血管肌肉整个撕裂,露出白花花的半截骨头。整只手臂,就靠着一小块皮肉还连在一起,十分骇人。

    思量片刻,陆奇又仔细检查了下,发现这右臂虽然看起来很渗人,但大部分零件却还都在。

    这种伤势搁到医学发达的前世,也不是没有办法接上,不过在这个世界就有点悬了。

    看了看艮鼎,陆奇又瞅了瞅王烈那刚毅的面庞,咬了咬牙。

    “算了,看你运气如何了!”

    言罢,陆奇也不耽搁时间,盘腿坐下,打开艮鼎,张开精神力,辅以真气,以极为精密的精神力控制着真气,将王烈那恐怖的伤口清理干净。

    同时,将两块断开的骨头剔出残渣,无缝衔接,并控制着灵乳慢慢洒在了上面。

    嗤嗤嗤!

    灵乳深入骨髓,像是水滴落入了干枯的大地,骨头上的裂纹变的越来越细。

    陆奇见此松了口气,随后又控制着横截面处的血管与皮肤开始衔接。

    动作行云流水,发力浑然如一。

    如同精研此道的老司机,哦不,老医生!

    不到半刻钟时间,他就将这一切做完。

    随着土黄色灵乳的渗入,横截面处的伤口开始了蠕动。

    陆奇像幼年时,组装变形金刚一样,将两截断臂完美的拼在了一起。

    灵乳像不要钱似的,一层又一层的洒下,精神力渗入伤口,陆奇能看到每一处断裂的愈合,每一条血管的衔接,每一根神经重合。

    同时,真气为辅,陆奇也能第一时间,将搭错的地方斩断,重新接到对的地方。

    嗤!

    每一滴灵乳都朝着最需要的伤患处流去,从外侧看,断肢已经合上,一层血痂像镯子一样扣在王烈的右臂上。

    内层里,神经和血管已经全部连上,骨头也愈合了大半,随着灵乳的进入,伤势逐渐好转。

    这是一个跨时代的医学奇迹,此方世界中,第一个医学手段,断肢愈合的人,即将在陆奇手中上出现。

    然而,就在跨时代的一刻,灵乳却用完了

    “贼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啊!”

    陆奇看着王烈已经愈合大半的右臂,心中略有不甘。

    “卧槽,怎么办?也不知这艮鼎是吸收什么能量转化灵乳的,不过现在好像也来不及了。草,难道要打石膏?”

    想到这里,陆奇心中有些犯难,虽然他知道石膏主要是用硫酸钙制成的。

    但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你让他配置一个医用石膏,别说是理化学渣,就是学霸都难以完成!

    “恩公,你要的东西拿过来了!”

    就在陆奇一筹莫展之际,成非带人从废墟中走了回来。

    “好,东西放到屋子里,两个人去准备,剩下两个人将这人给我抬进去。注意小心他的右手,我刚接好!”

    随后,陆奇又在王烈身上点了几下,这才拿着艮鼎朝屋内走去。

    “先天高手就是麻烦,刚点上的穴道,才过了多久就又松动了!

    这真气护体果然变态,要是他醒着,以我的功力恐怕根本不能封住他的穴道吧?”

    走进屋子,澹台峥已经凭借碎天锤,将那口藏着噬金化气池的井口,从灶台下砸了出来。

    碎石瓦砾落入井中,瞬间就被井底的噬金化气池消化的一干二净。

    陆奇看了看井底盘旋着的大阴阳先天金行气,点了点头。

    另一边,成非,白絮二人也已经与两名魔道弟子换了衣服,见此,陆奇朝澹台峥道。

    “嗯,好!干得不错!趁着怪物还没回来,大风筝,你现在带着他们四个赶紧刷锅洗碗,生火做饭!”

    “大风筝?”澹台峥重复了一下。

    然而,陆奇却已不再看他,转身朝着被点住穴道的十几个魔道弟子走去。

    脚下虚踏,动若脱兔,指如疾风,迅速将这些人哑穴解开。

    “别说废话,你们是魔门那几道的人?”陆奇冷冷地说道。

    这些人从陆奇到现在一直被定在这里,方才陆奇一直对他们不理不睬,本以为死定了。

    现在见陆奇询问,几个聪明的人察觉有门,当下便自报家门,其中就有那个小头目。

    “尸王道,合欢道,黄泉道。”一共五个人开口。

    剩下的人见此,有的蠢蠢欲动,有的默不作声,似乎在等待着陆奇下一次的询问。

    “很好!”

    陆奇满意地点了点头,但却并没有要继续问下去的样子。

    下一刻,他掌出如龙。

    啪啪啪!

    剩下十几个没有开口的魔道弟子,瞬间就被陆奇拍的飞起,然后下饺子似的一个个落入井中。

    哧溜一声,被噬金化气池吞噬的连块渣都不剩!

    陆奇缓缓转过身。

    “我这人一向都不喜欢用强,你情我愿才是双赢,希望你们五个记好了!”

    说罢,陆奇也不管这五人作何想法,运起秘术,插翅白虎虚影罩住魂不附体的两位魔道弟子,跃入井下,将二人藏于通道之内,同时封印了穴道。

    如此往复三次,陆奇便将这五个魔道弟子与封昊藏在了地下通道之中。

    当此时,澹台峥等五人也完成了生火起灶等事项。

    不得不说,对于做饭这件事,澹台峥还真是有些天赋。

    但见他像个大厨一般,立于案前,神情专注,刀工娴熟。

    不一会儿,就将牛骨上的肉削剃干净,颇有一种庖丁解牛的风范。

    看到这里,陆奇也放下心来。原本还担心这些人镇不住场子,准备搞些跨时代的吃食,但现在看来却是不用了。

    随后,陆奇也转身,准备起了他的东西。将两件白衣院生的衣服拿在手里,捧着白面等一些东西。

    下一刻,陆奇施展起了他久违的伪装术。

    没过多久,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苍劲老者,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老者捏着山羊须,穿着白衣院服改造后的长袍,扯着苍老的声音,悠哉道:

    “孩儿们,好好做饭,不必惊慌,一切有师祖在!”

    砰!

    澹台峥顺手将菜刀插在案板上,双手怀抱,斜着脑袋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奇。

    “师祖,下次扮神仙的时候,记得先练好缩骨功!”

    噗!

    笑声自成非等人口中传出。

    老者眉头皱起,换回陆奇自己的声音道:

    “澹台峥!少废话!不想死就别演砸了!我给你的东西是真是假,想必你已经知道,若能顺利过关,剩下的东西我绝不会食言!”

    言罢,澹台峥盯了陆奇良久,冷哼一声,转身开始切菜,“别忘了你说的话!”

    陆奇没有理他,转身走到墙边,提起成非等人,从储物房找到的那张古琴,插翅白虎虚影再现,缓步朝井口走去。

    “都闪开,老子要装逼了!”

    说罢,陆奇借虚空印御气而行,白衣飘飘,哗然若神人,缓缓落入噬金化气池中。

    盘坐于池中,周围淡金色的大阴阳先天金行气绕身游走,插翅虎虚影内敛。

    陆奇化身白衣老者,若圣似仙,双手抚琴,神情庄重。

    这是陆奇第二次抚琴,还是这张琴,还是那首曲子。

    虽然老套,不过,这已经够了。

    一招鲜吃遍天!

    何况,这一招还得到过一位货真价实天人境宗师的肯定。

    虽然这个宗师很邋遢,虽然这个宗师坑蒙拐骗,虽然这个宗师吊儿郎当。

    但这一切,都不能否定他天人境宗师眼界。

    因此,陆奇还是决定相信这位宗师的品味,毕竟这老头是自己的便宜师父。

    某处挂着冰晶的林中,青元子忽然打了个喷嚏。

    “阿嚏!嗯,谁在想我?”

    拇指虚压琴弦,陆奇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态度,仿佛换了个人。

    嗡!

    琴音荡起!

    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从陆奇身上散发而出。随着琴音慢慢展开,这股气势越来越盛。

    屋子里,按照计划,澹台峥解开了王烈的穴道,依临时工医生陆奇所言,此人除了右臂,伤势已无大碍,解了穴道,即刻就能醒。

    而且,这场面就是做给像他这样的人看的,自然不能忘了这茬,让他睡着。做完这一切,几人继续做饭。

    琴音初扬,几人还未有所觉。

    可随着琴音跌宕,本该埋头做饭的澹台峥等人,却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如痴如醉,似乎完全陷入了琴曲之中。

    深井下,随着琴音渐渐高昂,陆奇荡起了内力,凝音成浪,冲破天际。

    轰!

    音浪冲破锅炉房顶,将房顶轰出个大洞,沙石漫天,尘土飞扬!

    同时,也将陷入琴曲中的五人惊醒。

    “点聋哑穴!”

    澹台峥最快反应过来,大手一揽,内气激荡,不让尘土落入饭菜之中。

    尘埃落定,回过头时,成非等四人也已封住耳窍,恢复了清明。

    松了口气,就在这时,澹台峥却听到了一声嗯呐。

    一转身,只见躺在地上的王烈,眉头微动,似乎是被刚才那破屋之音惊到,下一刻,就要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