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狗头军师陆奇
    “糟了!”

    远处,悠哉品茶的林总管见王崇后撤,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随后,扔下茶杯,抓起还愣在一旁的秦将军,拔腿就走。同时默默在心中将王崇十八辈祖宗都骂了个遍!

    之前,因为林总管不是王家之人,所以刚才那**青龙大阵并没有要他参与。

    当然,主要是因为他实力太低,仅仅是个先天初期而已,上去也是送死。

    因此他只能在一旁远远的看着。

    不过,这也并非坏事,有道是旁观者清嘛。

    大阵布下后,林总管很快就发现了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金尸怪肉身强横远不是大阵可以拿下。

    不过凡事没有绝对,纵使是天人境也强的有个限度,更何况区区尸怪。而且,在林总管看来,**青龙大阵距离金尸怪的限度已经很近了。

    只要沉下心来,坚守大阵,未必不能将其拖死。

    随后发生的一切,也证实了他的看法。

    **青龙大阵确实挡住了金尸怪。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看到王烈以镇江刀狂斩上百招而毫无进展后。

    王崇慌了,他素来以谨慎着称,实际上很是胆小。向来追求利益,并不是一个敢打敢拼的人。

    否则,当日在州牧府,以他一鼎镇江的功夫,早就将金尸怪给斩了,哪里还有今日之事。

    王崇见久攻不下,心里渐渐有了些急躁。

    心不宁,则气不顺。

    因而,王崇赶快就乱了阵脚。这让本身就堪堪撑住的大阵,瞬间就变得岌岌可危。

    随后,金尸怪暴起的一拳,就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淡金色的拳头落下,血爆四方!

    同时,也击碎了王崇的心境,他下意识的扭头,下意识的逃跑。

    心态决定命运。

    若是他没有逃跑,反而抓住机会,带着众人合力一击,虽说并不一定能将金尸怪斩杀,但绝对会造成不小的伤势。

    到时候,不管是逃跑还是再战,都会是另一番景象。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王崇这一走,剩下人瞬间慌了神,想都没想,也跟着后撤,只剩下王烈留在原地。

    原本众人靠着大阵,才能与金尸怪一战,现在各自逃走,瞬间就都成了待宰的羔羊。

    “都tm给老子回来!”

    王烈挥舞着镇江刀,拼了老命喊众人回来,可惜却没有人理他。

    可以想象,在那些逃跑的人心中,或许还嘲笑他是个傻子,盼着他多挡几下,让自己能有更多的时间逃走。

    风在吹,冰冷刺骨!

    片刻功夫,金尸怪身边就只剩下王烈一人。

    血在烧,澎湃似火!

    王烈紧了紧手中的镇江刀,独面金尸怪,他没有逃,并不是因为他傻。

    只是一来,他没有将背后留给敌人的习惯;

    二来,他已经落后一步,不管怎么逃肯定会成为金尸怪第一个追击的对象,还不如拼死一搏,兴许还能有所转机。

    下一刻,金尸怪挥拳杀来!

    呀!

    王烈爆喝一声,扬刀跃起,火凤气魄升腾。双目赤红,似是催动了某种激发潜能的功法,赤焰激荡,身法腾挪,快如鬼魅!

    险之又险的躲过金尸怪暴起的一拳,顷刻间,王烈顺势一个滚地翻,来到金尸怪身后。

    金尸怪一拳落空,还未收回,进入短暂僵直,王烈双眼一眯。

    就是现在!

    赤焰九式,凤凰涅!

    铮!

    刀罡自地底升起,似海底捞月,赤焰澎湃于金尸怪胯下杀出!

    一声凤鸣,正中靶心!

    轰!

    赤焰沸腾,燃尽四方!

    王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刀斩中了什么东西。

    下一刻,烈焰散尽,镇江刀镶入金尸怪淡金色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伤口,黑色血浆自刀锋处溢出。

    虽然感觉不到痛处,但金尸怪本能的感觉这样不好。怒吼一声,淡金色的拳头平直杀出。

    王烈心头一喜,罩门果然在那里。转身抽刀,却发现镇江刀竟然被卡住了。

    刀没了那就输定了!

    王烈双手紧握奋力一提,可金尸怪这一拳已经杀来!

    电光火石间,他只好催动内力,右掌顶着刀背,迎上金尸怪这一拳!

    嘣!

    巨力难当,王烈右手自小臂中间处折断,如折尺一般,与剩下半截平行,半截还挂在臂上,漏出血淋淋的横截面。

    紧接着,他整个人也被巨力击飞,重重的落于灶火房的废墟上,昏了过去。

    看到这情景的陆奇瞬间就震惊了!

    这人怎么好死不死的落到这里,要是把怪物引来可怎么办!

    陆奇心中警铃大作,盯着远处火焰中的金尸怪,两块玉牌瞬间落入手中,准备随时祭出。

    片刻,也许是心中的祈祷奏了效,金尸怪又一次没有乘胜追击。

    反而转身,朝着离她最近的先天高手追去,一骑绝尘。

    陆奇见此,长舒一口气,捏了把不存在的冷汗。

    然而现在又有一个大难题摆在他的面前。

    是趁乱逃走,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趁乱逃走,路上极有可能遇上其他先天高手,也很有可能将金尸怪吸引过去。

    到时候,根本不用先天高手杀他夺宝,只有跑地比陆奇快,金尸怪自然会杀了陆奇。

    当然,也有可能,陆奇一路上什么都没有遇到,平平安安地逃离这里。

    但是这种可能太低了,毕竟这么多先天顺着各个方向逃走,除非运气极好,否则肯定会遇到一两个。

    选择了逃跑,就等于将生命交给虚无缥缈的运气决定。陆奇虽然相信自己命好,但也不敢玩这么大!

    那么就只有留下来了,不过留下来肯定是要面对金尸怪的。

    王烈躺在大门口,看样子还没死,鬼知道金尸怪什么时候心血来潮,冲过来杀他。

    到时候,铁定一锅端!

    得想个办法,单靠这玉牌还是不保险,这东西又不像游戏技能,祭出去还带自动寻敌。

    万一祭出这杀招,被金尸怪给躲过去了,那不就死定了。

    得想个保险点的法子,陆奇摸着下巴,在屋子里转悠,脑海中思绪万千。

    “陆兄,我们怎么办?”澹台峥似乎也看出了现在的窘境。

    “外面那怪物太过厉害,整个江州府恐怕只有王家老祖能收拾它,可我们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

    陆奇没有回答,澹台峥还以为他已经认命,叹了口气道。

    “唉,早知道我应该带族中长辈一起过来!”

    “族中长辈?”

    陆奇突然灵光一闪。

    “澹台兄,我想我有办法了!”

    当下,陆奇将澹台峥与成非四人都叫了过来,并将他的办法说与几人。

    “陆兄,你确定要这样做?”澹台峥有些犹豫的说道。

    “不这样你还有别的办法么?”陆奇看着他问道。

    澹台峥摇了摇头,随后,成非也摸了摸下巴道:

    “这办法也不失为一记奇招,我们四人没问题!”

    陆奇点了点头,又看向澹台峥。

    “好吧好吧,都听你的还不行么!”澹台峥举起双手,似乎是认命了。

    “好,既然没人反对,那我们就开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