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蛊虫变异
    刀光一闪,血溅四方!

    六颗死不瞑目的头颅飞起,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魔刀先天就此殒命。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王烈横刀立马,虚指远处魔道众人,大喝道:

    “还有谁!”

    一股劲风吹过,无人敢做答。

    魔道众人面面相窥,在认出王烈身份后,哪里还敢上去送死。

    就在这时,王烈背后忽然传来一声长啸!

    王烈扭头一看,不知何时,熊熊烈火中走出一位高大魁梧,浑身染血的怪人。此人青面獠牙,肌肉虬结,似地府恶鬼,幽冥修罗。

    远处王崇也看到了这一幕,但他却并未有何举动,在他看来,真实实力地榜前列的王烈,绝对能应付林若彤所化尸人。

    而王烈因为一些原因,尚不知林若彤之事,还以为魔道来人。眉头微皱,自感来者不善,提刀虚指怪人,喝问道:

    “来者何人?”

    这样的话放在任何一个地方,对方都会回答,尤其是以这种装逼方式出场的人,更是会通报姓名。然后双方交手,胜者扬名,败者消失。

    然而,这次却出了意外,只因王烈面对的不是人......

    金尸蛊之所以叫金尸蛊,正是因为他能将人活生生练成尸。林若彤种蛊多时,早就没了神志,哪能回答王烈的问题。

    只听她咆哮一声,似勐兽般朝王烈奔袭而来,速度极快,如狂风唿啸。

    初闻其声,再看时,她已冲至王烈面前不三米处,凶悍至极!

    幸亏王烈一身武功皆是江湖争斗中,一点点杀出来的,见林若彤突然杀出,身经百战的他瞬间就做出了反应。

    大刀一挥,立刻就斩出一片火海,刀光化为九重,身影不退反进,持刀杀向林若彤。

    刀罡火海扑面而来,若换做常人,就是不避,也会挡上一下。如此一来,速度必然减慢。

    可林若彤早已丧失理智,仅凭本能兽性对敌,哪里会管这些。直接冲入火海,迎上刀罡。

    王烈见此心中虽然震撼,但却不忘紧了紧手中大刀,顺势狠狠地斩了下去,趁你病要你命,刀罡更凝三分,于火海前,直取林若彤面门!

    铛!

    林若彤硬抗刀罡,毫发无损,顺势冲入火海。

    片刻,林若彤身上也添了几处焦黑。可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几处是她大快朵颐时粘在身上的碎肉。

    她自身虽被燎燃了眉发,但皮肤却是丝毫未损,火海中横冲直撞,任凭烈焰灼体,刀气撕身。

    说起来,早在杀入州牧府,林若彤就已成就金刚之躯,非名器不能伤。

    再加之她体内春色满园与燃血丹,金尸蛊互相作用产生变异,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随后,杜远又以蛊灵草催化金尸蛊,助其成长,打破枷锁。

    此刻林若彤的尸身已然更进一步,烈火淬炼之下,非但为伤,反倒成了助力。

    但见青黑之色渐渐退去,一抹古拙厚重的淡金色光泽若隐若现,林若彤面露痴迷,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就这样,在一群自觉聪明之人的放任下,林若彤竟然鬼使神差的成就了名副其实的金刚之躯。

    拥有了令无数外家横练先天都羡慕的名器级身躯,自此水火不侵,名器不破。

    而另一边,正与林总管谈笑风生的王崇,尚不知道自己已经玩脱。

    仍旧天真的认为有王烈这种地榜前列的强者,纵使不敌,再加上他自己,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全然没有发现战场上的敌人已经变了样。

    二人接近,王烈顺势又是一斩!

    铛!

    刀罡斩尽,大刀狠狠地噼在林若彤头顶,可脑瓜崩裂的血腥场面却并未出现。

    反倒那泛着厚重淡金色光泽的秃头,将他持刀的双手震得发麻。

    “好厉害的横练功,绝品宝兵都不能破防!”

    王烈眉头紧皱,深感棘手。

    忽然,林若彤双拳齐出,一招蛟龙出海,向他杀来。

    王烈横刀来挡!

    热浪翻滚,火风自刀锋中斩出!

    拳刀相撞,龙凤绞杀!

    那一拳,开碑裂石,重若泰山!

    嘣!

    下一刻,大刀断裂!

    王烈顿觉自己被一头发狂的蛮象撞上了,一股巨力瞬间他击飞,撞塌了三四堵墙,他才停了下来。

    清醒后,王烈两眼发晕,浑身筋骨酸麻,倒在废墟之中久久不能起身。

    烈焰中,林若彤仰天长啸,声势骇人!

    远处,血颅等魔道高手见此,纷纷四散而逃,尸怪的厉害他们有目共睹,尤其是现在看来,这怪物还变得更强了,哪里还敢停留。

    不过他们也没有走远,在撤出安全距离后,便潜伏了起来,远远地观察战局。心中盘算着等王家和尸怪斗得两败俱伤,自己再坐收渔翁之利。

    锅炉房里,陆奇也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幕。同时,他也从被自己就下的四个白衣院生口中知道了南山书院现在的情况。

    说实话,这会儿他心里喜忧参半。

    喜的是丁岩之事不会再有人过问,也不用担心自己在通道里得到的东西,凭白被人分去一羹。

    忧的是眼前这尸怪这么厉害,万一王家干不过这东西,那可怎么办?

    趁乱逃走,又担心被尸怪发现,就算尸怪没发现,周围一群先天高手虎视眈眈,自己身上这么多宝贝,怎么看都是个捧着金元宝上街的稚童。

    不走,万一王家干不过,这东西迟早会杀过来,到时候可就不好对付了。

    陆奇还没自大到在和澹台峥合击杀了一个弱先天,就自认为自己天下无敌的地步。

    这尸怪明显是先天高手见了都很头疼的东西。

    陆奇瞬间思绪万千,种种念头自脑海中闪过。他想过将尸怪引入噬金化气池,可大阴阳先天金行气只有宝兵级锋利程度,真能干死尸怪?

    横练功,不行!

    这尸怪明显比自己肉身要强横的多。

    轻功逃走,不行!

    这尸怪比一般先天要快得多,自己的轻功也只是堪比先天,当初可是练玄阴老鬼都甩不掉,更别提这个了。

    剑法,有点意思!

    青莲造化剑虽然还没有彻底觉醒,但好歹是件神兵,以它的锋利程度,应该能把这尸怪给剁了。

    可问题是自己跟这尸怪功力悬殊,只怕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可若是将神兵交付其他先天,未免对方不会见财起意,到时除了尸怪,剑也没了,说不得身上这些东西还要被榨走一二。

    不妥不妥!

    “草!难道身上就没有什么保命的东西了么!那死鬼师傅也不知道多存几道真气在我身上,现在徒弟都快死了!”

    陆奇心里有些烦躁,片刻,他将身上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仔细分析了一遍,最终捏着两块小玉牌,若有所思了起来。

    “这东西是天人境高手做出来的,那玄微子也说了,有伤天和。相比威力巨大,或许可以一试。”

    握着小玉牌,陆奇稍微平静了下来,继续看向远处烈火中的身影。

    心中祈祷着王家赶紧祭出什么大杀器,将此事摆平,然后带上财物走人。

    片刻,或许是陆奇的祈祷奏了效,王崇在王烈被人击退后,立刻就带人冲了上来。

    作为第一个见到金尸蛊的人,他自认知道林若彤所化的尸人是个什么情况。

    只是他没有想到,以王烈的武功也斗不过这尸人。

    要知道就是他自己在王烈手上也撑不过十几招。看着火焰中泛着淡金色光泽的那道身影,王崇心里有些发麻!

    这都是什么情况!金尸蛊还怎么真的变成金尸了!

    “家主,此人不好对付啊!”废墟中,王烈缓缓站起身来,刚才幸亏林若彤没有乘胜追击,否则他今天只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横练功本就极为难练,而练成了也非常恶心人。一般这种敌人,都力大无穷,刀枪不入!

    你打他十下,只要没打中罩门,人家一点事都没有,可他打你,只要你稍微有点疏忽没用内力做好防御,那就是个伤筋断骨的下场。

    王烈行走江湖多年,也不是没有遇见过横练高手。往常他都会以精妙的身法周旋,最后找到罩门,一击轰杀。

    林若彤似乎很享受火焰的灼烧,身上的淡金色也越来越多。

    盯了片刻,身经百战的王烈也已经重新调整好了作战计划,准备在王崇的牵制下寻找对手罩门所在,从而一击必杀!

    “王烈,这是魔道先天服食金尸蛊所化的金尸,此刻可能发生了某些变异。一会儿,我用**青龙大阵将她困住,你持我镇江刀试试能不能破防!”

    王崇只将林若彤尸化之事告诉了王家老祖一人,因此,除了少数人外,其他人并不知道这怪人是什么情况。

    “原来如此!”王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并接过了镇江刀。

    这镇江刀外形是一把大砍刀,通体乌黑发亮,刀刃呈白色,雕着虎纹。乃是朝廷赐予世袭侯爵的名器,也是王家家主身份的象征。

    金尸蛊本身就非名器不能破,王崇来了这把刀,本来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让他给用上了。

    布下大阵。

    下一刻,众人便又杀向了烈焰中,闭目享受的林若彤!

    一交手,王崇立刻就发现不对,这林若彤力量与之前相比增长太大了,他带来的人根本扛不住多久,这样一来,大阵迟早被破。

    只能祈祷王烈迅速找到罩门,以镇江刀将其斩杀了。

    另一边,在王崇的牵制下,王烈迅速出击,片刻功夫,他已进攻不下百招,可却始终没有找到对方罩门所在。

    无论是腋下,耳根,百汇等处,他都一一试了个遍,始终一无所获。

    反倒他自己在与林若彤的交手中受了些伤,在无数次铁拳与长刀碰撞,他的虎口早已震裂。

    就连手中的镇江刀,也因多次的磕碰留下了缺口。

    很难想象,血肉之躯竟然能将名器打出缺口!

    随着时间的推进,王烈发现自己每斩一刀,面前尸怪身上的淡金色就越厚重一分。似乎这尸怪在用自己淬炼肉身一般。

    王烈心头震动,不能再拖下去了。

    就在这时,林若彤忽然奋起一拳,直击**青龙大阵一侧的王家先天。

    拳贯宝兵,直接砸在一位先天高手脑门,瞬间将其打爆!

    只见那人软软的倒了下去,顷刻被**青龙大阵破!

    “跑!”

    下一刻,王崇大喝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