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脱离困境
    旭日东升,霞光万千。

    锅炉房,南山书院如今唯一一栋,较为完好的建筑。

    此时,这栋建筑之内,亦是热闹非凡。

    锅炉房内的灶台周围,站满了还未褪去身上夜行衣的魔道弟子。堂下,赵岚、白絮、成非等四人,都被绑了起来。

    四人互相看了看,眼中尽是无奈之色。

    或许是物极必反吧!

    本来见那怪物不在,四人收拾好东西正欲离开,可偏偏在这时刻,锅炉房来了一队魔道弟子。

    这些魔道弟子与南山书院弟子杀了一夜,自然认得南山书院白衣院生的制式服装。

    一个照面,这些魔道弟子二话不说就杀了上来。

    成非四人奋起抵抗,可怎奈双拳难敌四手,能在昨晚绞肉机般争斗中活下来的魔道弟子,又怎会是庸手。

    四人虽有宝兵级的烧火棍,可还是被擒了下来。

    之后,便是审问,一直到灶火房外,王烈与魔道交手,这里的一切都还未被人发现。

    “快说!你们书院是不是还有其他藏宝贝的地方?”

    灶台上,一位看似魔道小头目级的汉子逼问到四人。

    人心不足蛇吞象。

    也许是见到了那一捆捆利器级的兵刃,可能还有六柄宝兵的助力,得了这些财务之后。

    锅炉房内的魔道弟子一个个都迷了眼,人为财死,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了。

    这些人一致认为,成非等人从南山书院某个秘密藏宝地弄到了这些利器,因此都想从中捞一笔。

    可秘藏什么的成非四人怎么可能知道,若是知道恐怕也不会惦记着灶火房这批烧火棍了。

    但不论他们怎么解释,财迷心窍的魔道弟子都不相信。

    不一会儿,在成非等人的“宁死不屈之下”,这些魔道弟子动上了刀子。

    黑衣小头目坐于灶炉之上,开始了威逼利诱,涂毒施刑。

    四人的命运似乎就要在此完结。

    ......

    地下通道内,陆奇赤着膀子,单手提着封昊,与澹台峥二人朝着噬金化气池的方向走去。

    大招开的太勐,装备爆了好几件。幸得裤衣坚韧,履云靴质地优良,不至于让他春光外泄,赤足而行。

    不过没了外衣,很多东西都不方便装。陆奇只好解下封昊的衣服,将艮鼎,玉牌和没吃完的丹药装在了一起。

    同时,又点了封昊的昏睡穴,提着他朝出口走去。

    这地下通道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在陆奇看来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此时,陆奇尚不知地面上南山书院已灭,心中还思索着,出去之后该怎么向那帮长老解释丁岩的事。在他看来幸好澹台峥跟他是一个船上的蚂蚱,这事还有的圆。

    说到澹台峥,他一路上似乎变了个人,背着碎天锤,拿着孤月戟,张嘴说个没完,不是旁敲侧击地询问猴哥是何许人也,就是变着法的向陆奇炫耀自己的家族。

    满脸笑容下,也不知他到底藏着什么打算。

    一路上,陆奇面色阴沉,一言不发,也没讲这些听进去。

    片刻,二人来到了噬金化气池旁,陆奇将封昊丢给澹台峥,从怀中取出两块大玉牌,转身对澹台峥道:

    “那白虎碎金体你可记下?”

    澹台峥接住封昊,也不知陆奇为何发问,直言道:“记下了,只是没有你修炼的这般迅速。”

    陆奇点了点头,“我也不与你废话,这里的一切,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可明白!”

    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澹台峥一点就透,知道陆奇是怕身怀重宝的事情被南山书院的人知道。当下便立誓,对此事守口如瓶。

    见此,陆奇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这东西也没什么用了!”

    说罢,他顺手将两块大玉牌丢入噬金化气池中,噗嗤一声,这两块记载着绝世功法和符秘术的玉牌就烟消云散了。

    澹台峥看着多出了一块玉牌,瞳孔一缩,自知和白虎碎金体放在一处的,定是同等价值的东西。

    可眼下玉牌已毁,他眼馋也没了办法。而且之前已经说好,除白虎碎金体外,他什么东西都不要,也不好意思再开口。

    心中有些遗憾,不过很快澹台峥就释然了,在他看来等把陆奇拐回家族,这些东西都会有的。

    另一边,陆奇做完这一切后,便开始催动秘法。

    不一会儿,插翅白虎的虚影就将二人笼罩,陆奇一手持青莲造化剑,一手握住孤月方天戟上端,将戟柄递给了澹台峥,带他握紧。

    二人一跃而出,飞向了盘旋这金色气流的噬金化气池。

    碎金化玉的金色气流遇到白虎虚影,立刻消散殆尽,不复凶险模样。

    见此,陆奇总算放下心来,脚下虚空印连连,似冲天白杨般拔地而起,于墨色井壁内直冲而上。

    井内只有金色气流的点点光华,井口方向瞧不见一丝光亮。陆奇心中一沉,“只怕井口早已被封住了!”

    当下,陆奇连连震足,以青莲造化剑为峰,自墨色井壁借力,沉气蓄势,剑扬九天,欲破封而出!

    身后,澹台峥见陆奇如此举动,也猜到了他的打算。亦是脚下连踏,欲助陆奇一臂之力。

    剑凝劲风,夹带着陆奇二人,冲天而上!

    ......

    锅炉房,成非四人早已被折腾的精疲力尽。

    墨色的灶炉上,小头目似乎也失去了拷问的耐性。挥了挥手,示意将四人灭口。

    长刀扬起,似乎下一刻,成非等人就要命丧黄泉。

    就在这时,突然间!

    一招通天彻地千年杀,自墨色灶炉下扬起!

    气劲从小头目坐下尾椎骨强行破入,火辣辣的胀痛激发了小头目的武学潜能,电光火石之间,他腾空而起。

    轰!

    灶炉崩塌,两道黑影自下而上,落入锅炉房内。

    “什么人!竟用如此卑劣的偷袭手段!”强忍尾椎处火辣辣的痛处与那一丝羞耻的快感,小头目放声咆哮道。

    尘埃落尽,露出陆奇壮硕的身形和背后的澹台峥。

    见周围有人,陆奇眉头微拧。虚空印踏出,势若奔雷,指如疾风。身影晃动间,将一众魔道弟子点了穴。

    顷刻间被人定在了原地,魔道弟子纵使再傻也知道遇到了高手,大气儿不敢出。

    做完这一切,陆奇才有时间勘察四周,这一看,他便立刻认出了这地方。这不正是灶火房挑兵器的地方么!

    再看看墙角那一捆捆墨玉烧火棍,更是佐证了陆奇的想法。只是这灶火房重地,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恳请两位壮士救救我师弟!”

    一声唿救打断了陆奇的思路,陆奇低头一看,却见白衣院生成非跪拜在地苦苦哀求。

    陆奇与澹台峥没有穿书院院服,因此成非不知二人身份,但他看到了澹台峥脚下的封昊。

    这个蓝衣院生虽然昏迷,但却唿吸平稳。

    不是魔道中人!

    成非迅速得出了这个结论,并发出了求救。

    闻言,陆奇正欲询问,就在这时,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废墟中,一道青黑色的身影,仰天长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