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这下尴尬了
    密室内,澹台峥全力催动着碎天锤,道道雷光电弧,如同波浪一般向四周散开。

    霎时间,紫电奔腾,雷光似海。

    一道道神秘力量涌动,澹台峥浑身散发着电弧,青筋暴起,须发竖立,整个人似乎粗壮了一圈,十分骇人。

    另一边,陆奇也化身金乌,虽然他初掌青莲造化剑,还不能借此神兵引动天地之力。

    但凭借此剑之利,以他现如今的剑道境界使出问心九剑,倒也别有一番气势。

    浩浩汤汤,如大日降临,焚天煮海,气势恢宏。

    二人合击一处,金阳渐渐落入雷海,紫光与金光交融,幻化成紫金之色。炎阳与雷光电弧融合,似乎产生了某种玄奥非凡的力量。

    丁岩目光微沉,就算是他也没有料想到,明明是同样的招式却发生了如此古怪的变异。

    不行,不能让他们顺利合招,必须做点什么了!

    丁言目光一凝,先发制人,周身罡气溢散,刀罡暴涨,一股恐怖的实体刀罡破空而来,裂地碎石,狠狠斩向澹台峥!

    铛!

    刀罡破,雷海裂。

    电弧与雷光四散,一道魁梧身影被从雷海中打了出来。

    与此同时,陆奇也已经杀到,剑光凝结,转眼就要斩中。

    丁岩冷哼一声,故技重施,身影化为黑气。

    魑魅魍魉!

    咻!

    陆奇一剑斩在了空处,与先前一样做了无用功。

    但他并未气馁,反倒嘴角上扬。

    就是现在!

    轰!

    惊天雷光自地底浮现,陆奇弃了青莲造化剑,全力运转百毒炼身决,加持内圣外王道,同时也开启了方才偷偷蓄力在身体内的玄武藏元术。

    呼

    雷霆般的呼吸声,自陆奇胸腔传出,这声音宛若春雷,伴随着一股股热浪以陆奇为中心,向四周散发。

    鎏金锁子甲下,陆奇的身型慢慢臌胀,肌肉高高隆起,将锁子甲撑得浑圆。血管暴起,只听他爆喝一声:“开!”

    陆奇身后传出一声象鸣,白象虚影浮现。

    与此同时,雷光深处也传出一声象鸣,与之呼应。

    看到陆奇力劲全开,丁岩轻蔑一笑,继续化作黑气鬼影。

    “力道么?哼!能让你打到,就算我输!”

    昂!

    雷海中,两头巨象合二为一,化为一体,象鸣隐隐有化做龙吟的趋势。

    “天地合鸣,麒麟啸天!”

    雷光漫天,两人身影纵横交错,一只似龙似象的巨兽,于二人身后凝结。巨兽长鼻卷起散发着雷光的碎天锤,冲天而下!

    “这是,龙象之力!不,不对,还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四周雷霆咆哮,丁岩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虽说自己有着秘技魑魅魍魉护身,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身型未凝,丁岩化作一道黑影向后遁去,想要躲开这一击。

    丁岩这一番举动自然被陆奇二人看到。

    可陆奇全力一击,正处在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际,哪还有什么精力阻挡。

    龙象之力裹着碎天锤冲天而下,秘术已尽,眼看着丁岩就要避开这一击。

    说时迟,那时快。

    澹台峥突然暴喝一声,浑身浮现一层赤红色血光,似乎动用了什么激发潜力的秘术。

    留只下陆奇一人持碎天锤,控制着龙象之力。

    澹台峥速度暴涨,提前落于丁岩毕竟之路上,周身劲力运转,背后白象嘶鸣,气魄相合,赤光暴长,一拳轰出!

    丁岩身型初凝,仓促之间只能仗着先天修为,斩出一击不圆润的刀罡!

    不过这也足够了!

    赤红色拳印与恐怖刀罡相撞!

    “给老子死开!”

    嘣!

    少了碎天锤之力,澹台峥那里是丁岩的对手。拳印虽然勉强击碎了刀罡,可随即而来的刀气爆发,却将澹台峥击飞,生死不知。

    不过澹台峥这一拳,却也让丁岩后撤的速度为之一顿,甚至因为仓促还击,丁岩还被击的向后退了一步。

    雷海翻腾,再抬头时,陆奇双手握着碎天锤,飞身而下,背后一只鹿角,鱼鳞,象身,鹰爪,虎掌的龙象幻化而出。

    丁岩一刀而上,身化黑雾,做垂死挣扎。

    嘣!

    锤落,刀碎!

    砰!

    锤落,骨裂!

    雷光散尽,陆奇喘着粗气,单手持锤,从一滩黏糊糊的肉浆中,取出一尊散发着土黄色荧光的小鼎。

    缓步走出那摊肉浆,陆奇抱着艮鼎一屁股坐了下来,说实话这一仗打得他筋疲力尽,差点虚脱,至于神兵碎天锤早已被他丢于一旁。

    摸着沾满了黏糊糊红白之物的艮鼎,陆奇也不嫌脏,粗暴的揭开与小鼎纹路不大对称的鼎盖。

    虚室生黄,土黄色灵气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依便宜师父之言,这九鼎中的灵乳,皆是天地灵气所化,有疗伤奇效,方才硬拼几招。

    如今正是浑身酸痛,内气空虚之时,正好补补。

    随即陆奇端起小鼎,如牛饮水,咕嘟咕嘟,大口饮了好几口。

    灵乳下肚,没有平时喝水那种腹胀感。说不上入口即化,但却是下肚即溶。陆奇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气,正在帮助自己抚平疲惫的身体。

    身上的酸痛感慢慢退去,疯狂输出真气的经脉也没了刚才的撕裂感,交战时,被刀罡划破的小伤口也已经愈合。

    舒坦,陆奇伸了个懒腰。

    “嗯,恢复的差不多了,该去看看澹台峥了。”

    合上艮鼎,陆奇朝澹台峥被击飞的方向走去,很快就找到了深深陷进墙面里的澹台峥。

    走近之后,陆奇这才发现,澹台峥已经昏了过去。为了杀敌硬抗一招,澹台峥身上已有多处被刀气撕裂,伤口虽然不大,但却极深。

    鲜血染红了衣衫,澹台峥气息混乱。陆奇看了一眼扔在远处的碎天锤,又看了看墙壁内陷入昏迷的澹台峥,心中念头涌动。

    要不要来个黑吃黑?

    在这里做了他也不会有人知道,那锤子好歹是个神兵,应该能卖不少钱吧!杀了他这里所以东西就都是我的了吧?

    时间仿佛陷入了静止。

    片刻,陆奇长叹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栏,打消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算你今天走运,大爷我心情好!”

    说罢,陆奇再次打开艮鼎,用手沾了沾灵乳,好像洗完手,没有毛巾只好甩水珠一样,往澹台峥的伤口处抹灵乳。

    丝毫没有自己喝时,那副财大气粗的模样,吝啬的像个奸商。

    看这澹台峥身上几处大伤口都得到了控制,陆奇又粗暴的将他从墙面里抠了出来,甩在地上。

    “嗯,啊!”似乎摔得有点重,昏迷中的澹台峥呐呢了几声。不过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

    “这还不醒,靠!看来老子今天真要大出血了,还想多留点灵乳呢!唉!”

    叹了口气,为了节省灵乳,不被浪费在衣服上。陆奇上前边沾灵乳,边将澹台峥身上的裤腿上挽。

    裤腿上挽后,看着地上的澹台峥,陆奇沾灵乳的手,忍不住一顿。

    他停下倒不是被裤子下,皮开肉绽的伤口镇住了。而是看到了澹台峥五大三粗的面庞下,却是一张光润滑油的肌肤,白洁柔软,甚至连根腿毛都没有。

    难道这货是女扮男装?

    要不看看?

    反正我要为他疗伤也要扒衣服的。

    说干就干,陆奇迅速退下澹台峥身上的血衣,可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

    血衣下的皮肤虽然也光滑细腻,洁白如玉,可却是一张男人的胸膛。

    陆奇边治伤,边仔细检查了一遍,也没有在腋下,耳根后,或者菊花等隐秘位置发现有人皮面具的迹象。

    事实证明,男人该有的东西,澹台峥都有。只是这身光滑细腻的皮肤,和那张五大三粗的丑脸,实在有些不搭。

    联想到之前澹台峥在通道里的古怪举动,陆奇心中一阵恶寒,这家伙,难道真的有龙阳之好!

    陆奇忽然感觉有些发毛,强忍恶心,迅速将灵乳洒遍澹台峥伤口处,开始为他穿衣。

    就在这时,澹台峥悠悠转醒。

    这下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