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同样的招式
    黑暗中,碎天锤放置于地,锤身紫雷闪耀,银弧飞舞。

    小密室内,陆奇与澹台峥盘坐调息,凝神静气。

    目前唯一的出路上,有大阴阳先天金行气阻路,这是李白神念所留信息上不曾提到的变故。

    当然,这种事情也怪不得李白,毕竟他飞升之后,青莲剑宗也经历了数百年的发展,多少会有些变化。

    而且这也不算是绝路,只有学了白虎碎金体,以秘术隔绝金行气,就有机会逃出生天。

    只是想学这门武功求那一线生机,就不得不直面强敌。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陆奇二人练成合击技后,便盘腿坐下养精蓄锐,静待丁岩的到来。

    对于丁岩会不会找来,二人并不怀疑。

    不说刚才那一击声传极远,丁岩是先天境,肯定能听到。

    单论此处机关,本就为墨家所造,丁岩身为鬼墨传人,对这里的了解或许比陆奇这个青莲剑宗隔世传人还要熟悉。

    如此,二人静待即可。

    ......

    黑夜散尽,通道外已经到了清晨。

    山间,一缕晨风吹过,点点星火散尽。

    南山书院内,大火已经熄灭,只余下一片焦土废墟。

    院子里,到处是残垣断壁,淡淡的血腥味,夹杂着不知名动物,熟透了的肉香飘散期间。

    废墟上,又一次站满了人。

    “禀报长老,南山书院的财物都已搜刮干净,全在这里了。”

    “哈哈哈,好啊!杜老大,既然东西已经到手,那我们分一分早点散了吧!老衲庙里还有几位女施主,等着开光呢!”

    假和尚刘非看着空地上装满了灵丹妙药和武功秘籍的大木箱,满心欢喜的说道。

    杜远冷漠地点了点头,“按照之前商量的,丹药兵器平分,武功典籍各自抄录一份。就......”

    呯!

    杜远话还没说完,就听远处传来一声巨响。

    尘土飞扬,烟雾中一个高大人型身影若隐若现。

    尘埃落定,那道身影现出了原形。青黑色皮肤,丈二高的身型,青面獠牙,满脸污血,浑身肌肉虬结,青筋暴起,正是使用了金尸蛊的林若彤。

    只不过,此时已经看不出来,她身上有任何女性的特征。

    嗯,下面除外。

    “什么人!”

    两位先天境直接杀了上去。

    另一边,见到这青黑色怪人,杜远轻咦了一下。

    身为尸王道的长老,杜远对各类控尸蛊虫都非常熟悉,作为一个玩尸体的高手,在看到林若彤这具青色身影的第一刻,他就品出了些味道。

    可他什么也没有说,非是不知,而是不愿。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魔门九道虽同属魔道,但也并非铁板一块,其内互有竞争。

    冲上去的二人并非他尸王道的先天,不管是二人斩杀眼前的青面怪,还是这二人被斩杀,杜远都乐见其成。

    当然,在杜远看来,后面这种情况的可能,或许更大一点。

    能修成先天境都不是傻子,两位先天虽然直接冲了上去,但也不敢托大,一个照面就用上了绝活。

    二人气魄升腾,一为幽冥血海,遮天蔽日,血浪滔天,血海上鬼雾弥漫,冤魂嘶吼,似乎血海内尽是亡灵;

    一现极乐魔女,玉肌黑发,妖娆夺目,回眸间百媚自生,一丝不挂于黑雾中若隐若现,让人血脉涨涌。

    *与杀意交织,单看一眼就能引人入幻。

    在场不少魔道弟子的下身都鼓起了小山,口中不由自主地呢喃起了靡靡之音。

    这还算是运气好的,有些点背的被杀意入幻,迎接他们的幻境,可要痛苦许多了。

    青黑色怪人见到二人气魄,略微愣神,好像中了招,一脸痴样,口水连连。

    见此,二人心中大定,两柄刚缴获的宝兵与气魄相容,血海漫天,倩影勾魂,两道极光分别从上下两个方向,斩向了青黑色怪人。

    看到这里,大部分先天已经扭过了头。

    “好了,我们继续分吧!”自觉大局已定的血颅,直接说道。

    铛铛!

    金属碰撞的声音一前一后。

    众人扭头一看,两件锋利的宝兵,竟未能破开青黑色怪人的皮肤。

    横练功!

    出手二人瞬间想到了这个可能,正欲抽身。

    可青色怪人比他二人还要快,双手做锥状,也未使用复杂招式,只于电光火石之间插出。

    噗噗!

    开膛破肚,瞬间插了两个血糖葫芦。

    两位先天高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命丧黄泉,鲜血顺着青色的臂膀流下,青色怪人露出兴奋之色,一口咬在左手那人脖子上,大口吮吸了起来。

    刚才说话的血颅面色阴沉,身子向后退了几步。

    “宝兵级以上横练功,力量不小,轻功极快,速度在我之上。嗜血,难道是炼尸?莫非杜老大想黑吃黑?”

    杜远同样退后了几步,面色铁青,但眼神中却透露出兴奋之色。

    “跟我没关系,这是有人用了金尸蛊,以眼前这怪物所展现的力量和速度,此人生前至少有地榜实力。我可舍不得用这样的高手做实验,何况金尸蛊又不受人指挥。得不偿失!”

    他又舔了舔嘴唇继续道:“而且这具尸体好像还发生了变异,嗜血,金尸蛊转化的尸魔可没这爱好。不好对付啊!”

    “杜老大,那你说该怎么办?要不我们联手把这东西超度了?”假和尚刘非盯着面前的大木箱子,一副悲天悯人道。

    杜远还未说话,一直沉默寡言的黑无常插了一嘴。

    “打个屁,金尸蛊刀枪不入,现在这只已经宝兵难伤,我们这次也没能找到南山书院四大名器。硬拼我们至少得死一半,不如等它药效过去自然死亡?”

    话音一落,不少人已经动了心思。

    可尸变的林若彤,却并不想就这么放过眼前的美味。

    吃干抹净,怒吼一声,直接冲了上去。

    ......

    密室内陆奇二人还未调息多久,不远处就出现了一抹土黄色的光芒。

    见过艮鼎的二人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二人立刻警觉了起来,严阵以待。

    不一会儿,丁岩的身影慢慢出现,“你们竟然能跑到这里,看来你们中还有青莲剑宗的余孽。不过跑到这里也没有用,这条密道早就被噬金化气池给堵住了。”

    说着,丁岩将目光移向陆奇,着重看了看陆奇手中的四方长剑。

    “青莲造化剑,果然,我就说留影剑壁质地坚硬,怎会被人一拳轰塌。看来那晶壁中当真有些东西吧,如此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放下艮鼎,丁岩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刀,冷冷的看向陆奇。

    “已经灭亡的东西,就让他继续去死好了!”

    澹台峥紧了紧碎天锤,“噬金化气池堵路,你拿了东西也从这里出不去!”

    “哼,我自有后路,不必多言,手底下见真招吧!”

    刀光一闪,三人战作一团。

    丁岩刀法到不是很精妙,只是先天境真气加持,一招一式之中,气劲如虹,刀气如长河,所过之处,裂地碎石。

    举手投足间,威力巨大,浩浩荡荡,以力压人,颇有一种大道至简的感觉。

    陆奇与澹台峥联手对敌,竟也有种束手束尾的感觉。面对霸道无匹的刀气,二人所说不上苦苦支撑,但也已经落入下风。

    先天不愧是先天,二人虽能在后天境称雄,但其他地方上还是弱了不止一筹。如此一直被压制,迟早要落败。没有交流,但二人已经知道如何去做。

    下一刻,雷光浮现,剑意化形。

    丁岩微微一笑,同样的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