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八十四章 魑魅魍魉
    剑起龙沙暗,叶落雁门秋。

    陆奇横空一斩,虽为使青莲造化剑引动天地之力,但以此剑道神兵施展思过省身,威力自不寻常。

    金乌破晓,烈焰焚天。如阳春融化冬雪,大行其道,无声无息,不见杀机,不闻死生,难以阻挡。

    剑光一闪,瞬间陆奇以至丁岩身后,这么近的距离,纵使是轻功见长的先天强者,也来不及躲闪。

    人未到,杀机一现。

    陆奇自认经过李白传承,剑道修为以今非昔比。至少要胜过当日在州牧府中,对战王啸等人的时候。

    此刻丁岩刚与澹台峥硬拼一击。

    狂雷四散,二人各退一步。

    转眼间,陆奇剑光已达丁岩后心,剑气吞吐,击中了丁岩。可陆奇却感觉这一击好像落了空,仿佛打在空气上一样,空荡荡的,没有丝毫利器入肉的切割感。

    抬眼一看,丁岩竟如他那诡异气魄一般,化作无形黑气。青莲造化剑裹着陆奇从中穿过,竟无一丝阻碍。

    落于地面后,陆奇与澹台峥站于一处,眼睁睁看那黑气重新凝聚,化作丁岩身型。

    卧槽!这尼玛是人是鬼!这样还不死!

    陆奇有些懵了,自己全力一剑,连人家衣服都没碰着,这怎么和以前碰到的先天不一样啊!

    不行,这波干不过,还是想想怎么跑吧!

    “魑魅魍魉!想不到你竟然鬼墨一脉的人!”

    正当陆奇想着怎么逃跑之时,澹台峥与一旁朗声开口道。

    黑气缓缓凝结,丁岩的声音从中响起。

    “哼,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别想走了!”

    陆奇听后,心中大骂澹台峥不知死活,本来已经打不过了,你还把人家身份给揭穿。这下是真的不死不休了!

    果然,不管是前世今生,队友实在是太重要了!

    长叹一声,陆奇暗踏虚空印,准备越过丁岩,试试能否将*玄功白虎变找到,然后逃离此地。这种打不着的敌人,已经让陆奇萌生退意。

    就在这时,澹台峥忽然举锤上前,雷光四溅,暴起一锤,击在还未凝结完整的黑气上。

    嗤嗤嗤!

    出乎陆奇意料之外,紫色雷光与黑气消融,一道人型黑影,瞬间被击飞了出来。

    黑袍下,丁岩身影显现,观其模样,却并未受伤,身上只有少许雷光,丁岩舔了舔嘴唇,望着喘着粗气的澹台峥道。

    “不愧是西楚澹台氏的传人,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我的弱点!”

    澹台峥喘了口气,略微有些勉强,冷哼一声。

    “哼,过奖了!只是你那明鬼之道还未学到家罢了,本命鬼神都未凝结。鬼神之有无,不可明察也!传说魑魅魍魉乃明鬼之道精髓,能虚化己身,避其要害,非天地之力难伤。

    这招若练至大成,先天之力亦能躲避,像你这般被神兵引动的雷光激出真身,真是丢脸!身为墨家叛逆的鬼墨一脉,看家本领都学得这么烂,看来鬼墨一脉是真的没落了。”

    听了这话,陆奇再次看向澹台峥。他本以为这家伙会是一个精明人,却没想到这家伙一打起来,就是个莽汉,只知道一个劲的硬刚。难道连脑子里都长得是肌肉么?

    眼前这局势,丁岩似乎掌握着某种高明的避闪武技。寻常招式只要不能引动天地之力,就不能伤其分毫。可惜陆奇初掌神兵,还不知道如何引动天地之力。

    丁岩的其他武功倒也一般,他那刀法虽然精妙,但还称不上什么绝学。实力上,陆奇与澹台峥联手,绝对能碾压他。

    只是丁岩这门诡异身法是个问题,一旦施展,只有澹台峥手持碎天锤,引动风雷之力,才能打到他。陆奇完全搭不上手,这么打下去,等澹台峥精力耗尽,二人还是个死。

    左右想了一想,陆奇心中退意更甚。

    百鸟在望,不如一鸟在手。

    已经在这里得了这么多好处了,没必要太贪心了,白虎变就先寄存在这里,日后在图。

    想了想,陆奇怜悯的看来一眼澹台峥。

    兄弟,对不住了,这人是你惹得,明年的今天我一定给你烧纸钱。

    随后,陆奇剑光一凝,大喝一声!

    “少废话!来决一死战吧!”

    说罢,陆奇背后金乌东升,剑意化形,金阳之威,浩浩汤汤。虽不能勾动天地之力,引出真火,但自身内劲所演化的极阳真气也是有些灼热的。

    一招杀出,另一边的澹台峥也跟着震动紫雷,风雷之力滋生,杀将而出。

    丁岩见此也不害怕,故技重施,身影与气魄相合,化作诡异黑影,准备迎接二人的攻击。

    金阳浩瀚,紫雷漫天。

    丁岩紧了紧手中的怪刀,严阵以待,这样的合击已经堪比先天强者了!

    轰!

    金阳和紫雷同时击在黑影上,声震四方,但威力却一般般。不说金阳,那紫雷连丁岩的身影都为逼出。

    雷声大,雨点小,丁岩一愣。

    待异像消散,他发现,陆奇和澹台峥不约而同,都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退去,一眨眼,变不见了人影。

    行走江湖多年的他怎还不明白被人耍了,这二人从一开始,便没打算跟他死战!

    自打身份暴露那一刻开始,丁岩就没打算让着二人活着。转身取了艮鼎,他便快步追了上去。自己的身份现在还不能暴露,鬼脉重出江湖的消息,也不能让人知道,而保密这种事情,只有死人能令人放心!

    ......

    通道另一边,自冯长老被杀,机关关闭之后,魔道强者就展开了反攻。

    另一边所有通向地面的出口也被打开了,外面的魔道弟子,一窝蜂的杀了进来。

    先天高手的数量,一涨一跌,正道的先天强者很快就节节败退,争斗中,黄诚见大势已去,扭头第一个逃跑!

    不一会儿,周扒皮,四大长老,等南山书院的先天强者,一个接一个的逃出战圈。

    甚至来不及给身边前来支援的大明寺和尚们说一下,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又不是自家门派,主人都走了,没必要死磕。

    十几个大和尚对视一眼,结成阵法,且战且退,一溜烟从出口跑了出去。

    兵败如山倒,先天强者都跑了,剩下的院生和城防营纵使人多也没有用,直接乱成了一锅粥,一窝蜂的往出口跑!

    场面极其混乱,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里,一身乔装化作蓝衣院生的段仁良火急火燎的向出口赶去。

    虽然他极力隐藏实力,但还是引起了魔道弟子的围追堵截。杀了一圈,由于他过于强悍的生存能力,成功在斩杀了二十多位魔道弟子后,引起了先天强者的注意。

    片刻,一道极为壮硕的黑影,挡在了这位段院长的面前。

    “啧啧啧,这不是我们的地榜强者,大名鼎鼎的玉箫君子么!您这是唱哪出啊,怎么还穿上这身衣服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段仁良深吸一口气,露出招牌式的笑容,仿佛遇见的不是强敌,二十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兄台,我身上并无宝物,若兄台肯放我一马,段某日后必有重谢!”

    “哼!放你一马是不可能的,段兄不死,我心难安啊!”说完黑影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油腻腻的肥脸,正是江都王杨建!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段仁良惊恐的说道。

    可杨建却并不打算告诉他,黑龙一声怒吼,一只肥腻的拳头砸中了段仁良的脑门。

    嘣!

    瓜熟蒂落,自然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