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祸水东引
    夜色若墨,黑暗是邪恶最好的掩饰。

    此刻南山书院,早已战做一团。无数黑衣魔道,与南山书院的院生,江州城的军队,短兵相见,交手在一瞬间发生!

    然而,那场面,并非想象中武林人士的混战,南山书院的院生与江州城的守军互相配合,院生主攻,守军为守。

    奇门遁甲阵法大开,整座南山书院化作一栋活的迷宫。所有闯入的魔道妖人,都陷入其中。

    但凡有一两个敢架轻功飞跃的魔崽子,都会在第一时间,接受军中的神射手们的洗礼,成为一个马蜂窝。

    整个南山书院,好似一只吃人的凶兽,张开了血盆大口,贪婪的吞噬着魔道贼人的生命。

    这场正魔对碰,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看起来更像是一群有组织的军队,在瓮城之中,抵御外敌。

    书院中,还活着的魔道弟子已经不敢再冒进了,他们围成一团,警惕着四周。

    谁也不知道,身后这堵墙,会不会在下一刻,变成夺人性命的利剑。

    原本势如破竹的魔道,此刻已经减缓了攻势。

    山麓的大门处,几个身影有聚在了一起。

    “时候差不多了,我们也该上去玩玩了!”瘦干模样的杜远第一个说道。

    话音一落,近三十位先天高手展开了气魄,踏空而行,气势如虹,横贯长天,直奔奇门遁甲大阵而去。

    阵法这东西说起来确实玄妙,魔门所来的这些高手之中,没有一个懂行的。

    可这不要紧,这些人懂拆就行了。

    再好的阵法都是依据外物而建造的,通常最简单的破阵方法,就是让懂行的人,找到阵眼,将其破坏,阵法自破。多不懂行,想要硬闯,大都死于阵中。

    当然,这说的是一般情况。

    可惜世间之事也没有那么绝对的,除了一般情况之外,还有特殊情况。

    例如现在,在场的魔道高手都不懂阵法,但他们还想破阵,那怎么办?

    也简单,以力破巧,遇墙拆墙,遇树挖树,只要是眼前能看见的都给毁了,再强悍的奇门遁甲阵法,也无计可施。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某些算计确实显得苍白而又可笑。

    当然南山书院里的人不是傻子,更不会坐以待毙,在近三十位先天高手飞出之时。

    南山书院的高手也伺机而动。

    近三十个先天高手,南山书院鼎盛时期也没这么多先天高手!

    更别说现在还走了不少人,不过幸好,数百年的老势力,江湖上还是有人愿意帮忙的。

    在己方四大长老,两位副院长,以及八个无职长老和寻院出击之后,十二个身穿蓝色僧袍的光头大和尚,也杀向了魔道之人。

    一口气能派出十二位佛门先天高手,自不用想,此乃佛门三寺中,大明寺的高僧。

    因为和南山书院是邻居,本着唇亡齿寒的想法,大明寺直接抽出十二位先天,也算是出了大力气了。

    当然,仅这些高手,其实也只是刚好和魔道持平,算不上什么占上风。

    甚至魔道高手中最强的铁尸杜远,早已打算先杀弱逐个击破。

    不过巧就巧在,这之前段仁良段院长刚好用手下女弟子,从江都王杨建手中换来了四位先天高手。

    这不,一上来这四人就缠住了杜远这块硬骨头。

    场面再次陷入胶着,谁胜谁负,变得扑朔迷离。

    同样是在南山书院,和天上紧张的打斗不同。书院内的迷宫中,成非等四位白衣院生,趁人不注意,偷偷离开了自己的岗位。慌慌张张的,朝着那无人问津的灶火房走去。

    当危险来临时,人们更多的只会顾及自己的利益。这是人性使然,与道德无关。

    江州城内的大火还不曾熄灭,夜幕笼罩下,往日威严的衙门里传出几声凄凉的惨叫。

    月色深处,一道青黑色的身影,在衙门里横冲直撞,啃食着所有能见到的一切生灵。

    一会儿不见,这道身影的气息又强大了几分,身型也更加矫健,皮肤上流露着青黑色的金属光泽。

    身上属于人类的气息越来越少,满脸肉末污血,手持半截属于人类的洁白**,慢慢啃食,面色狰狞无比。

    青黑色怪物在衙门里游荡,地上的碎尸也越来越多,不仅有身穿衙役服饰的男子,亦有锦衣夜行的女子。

    不过,比起粗糙的男子,后者往往被啃食的更厉害些。看来这怪物也喜欢吃些嫩肉。

    江州城,风水最好,年代最久远的古宅内,衣着华丽的王崇,慌慌张张的推开了一扇阁楼的大门!

    “不好了!老祖!出大事了!”

    阁楼内,一位老者卧于席间,悠哉悠哉的小杯独酌。

    见王崇慌张的闯进来,老者眉头微皱,朗声道:

    “慌什么慌!不是叫你去衙门做说客么?怎么,一个过气的州牧你都拿不下?”

    “不是啊老祖!是,是”

    王崇喘了口气,结结巴巴的将衙门内所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呯!

    酒杯被拍碎,老者满脸怒气,“好个葬花道!竟敢坏我大事!”

    “老祖,现在可如何是好啊?那怪物还在衙门里呢!”王崇可怜巴巴的说道。

    老者看了一眼,心里那个窝火,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情后。老者这才缓缓开了口:

    “不必管那怪物,金尸蛊一旦寄生,三日之内必产卵,等脑子吃空了,那怪物也就死了。

    不用管她,倒是秦州牧,你光顾着逃命,都不知道把他也带回来。现在明面上没了人,岂不又要和安逸王那个黄须小儿合作?”

    王崇跪在一边,大气不敢出,“都是孙儿的错,还请老祖降罪!”

    老者看了看跪倒在脚下的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颇有一种很铁不成钢的味道。

    “罢了罢了,派人去盯着南山书院,有什么动静即刻通知我。还有,多找点人,盯好那个怪物,适当的给她喂点食,别让她冲出来捣乱。”

    “是!定不让老祖失望!”

    老者摇了摇头,这句话他听了不止一次了,可最后的结果,却总是差强人意。

    “好好盯着那怪物,等南山书院那边有了结果,把那怪物引过去,添添堵!现在你带人,把城内各大赌坊妓院都给挑了,还有平日里蹦跶的世家门派,都给我灭了。”

    “秦州牧这根线搭不上了,那就只能跟安逸王继续合作了。城外的事你不要管,但城内的地盘都要给我牢牢抓在手里。”

    王崇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丝毫不见对战林若彤时的豪气样,仿佛换了个人似的。也不知那个才是真正的他。

    老者见此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挥手道:

    “唉,我累了,你退下吧。”

    王崇慢慢退后,不敢打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