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吃货神功!
    漆黑如墨的地下通道之内,陆奇矫健的身影,合着荧光,在四个傀儡人偶之间,来回穿梭。

    原先罩在身上的伪金钟罩罡气,早已在傀儡人偶的攻势下溃散。

    剑光凛冽,气劲横扫通道,但陆奇却好似闲庭漫步,游走于众人偶之间。观其每踏出一步,都好像经过了精密的计算,以毫厘之差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傀儡人偶的攻势。

    但见他手中木剑一挥,黑光连连。其中一个人偶被击中后,很快停了下来,退回一边。

    “中府,云门,侠白,尺泽,孔最,列缺,太渊,鱼际,少商。又是九个穴位,和刚才得到的那些加在一起刚好构成一个小循环。难道这是什么功法?”

    来不及细想,陆奇脚下虚空印频频踏出,手中木剑丝毫不做停歇。

    噗噗噗!

    另外三个人偶很快也停了下来,见着三个人偶撤回,陆奇长舒了一口气。

    从第一个人偶开始,之后的人偶不论是攻击力和速度都比之前的有所提升。而且打着打着,一次性出场的数目也从刚开始的一个,变成了现在的四个。

    刚才这四个人偶不仅攻击力都到达了半步先天的水平,而且招式更加连贯,四人一起竟然还隐隐有些剑阵的味道。再加上九处穴道被击中之后,人偶的实力还有所提升,虽然还不到先天境,但也相去不远了。

    若非陆奇轻功远超同阶,与先天媲美,刚才那局势就只能用横练功硬抗到底了。这是陆奇最不愿意看到的,毕竟横练功也算是自己的底牌,这么轻易地暴露出去,实在是太亏了。

    松了口气,这一路上的傀儡已经被他全部打了回去,现在是时候继续前进了。

    丁岩等三人已经走了过来。

    “没想到陆兄不仅懂得五行八卦之术,就连轻功,剑法也如此出类拔萃,佩服,佩服啊!”澹台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陆奇见他的表情有些古怪,也不知该怎么接。这人虽然算不上沉默寡言,但也不是那种能说这么多话的人。刚才澹台峥给封昊多说了一句话,封昊就被骗去探路。

    不知这次,他葫芦里又卖的是什么药。

    “通道两边的傀儡人偶都已经被解决了,我们继续走吧!”众人也没寒暄几句,丁岩就带头向前走去。此人好像对探索机关有一种痴迷的感觉,这一路上马不停蹄的探索机关,从未停歇。

    众人继续前行,穿过两边满是人偶的走廊,来到一处石门前。

    丁岩上前探查机关,陆奇等三人在一旁静静等待。趁着这段时间,陆奇盘坐于地,装作调息模样,实则暗自分出一道真气,准备按照刚才傀儡人偶身上的穴位线路运行一番。

    也是他内力深厚,挥使如臂,换作旁人这来历不明的几条经络线路,谁敢擅自尝试修炼。

    气藏于体,各行其道。

    真气在体内运行的线路都是有一定道理的,若能在经脉中随意运行,那还要功法何用?

    那些敢让真气在体内无序乱走的,不是爆体而亡,就是变成走火入魔的疯子。敢于创功之人,都是有了深厚的理论基础,再加上对自身真气挥使如臂的控制力才敢大胆尝试的。

    胡乱尝试与找死无异,也就陆奇艺高人大胆,敢这么乱来。

    控制着真气按照那些穴位运行,陆奇并未感到什么不适。反而有一种通透之感,游走一周之后,陆奇只觉胃部传来一阵阵饥饿之感。

    再无其他异样。

    内力没涨,真气没有变精纯,也没变出现杂质。精神力内视全身,也没发现什么地方被强化了。

    除了腹中一阵阵饥饿感,

    别无二异。

    什么鬼?

    难道这是一套健胃消食功?

    费这么大功夫给人偶身上刻一套健胃消食功?青莲剑宗的人脑子有毒吧!

    真气归位,陆奇不死心的看了一眼属性栏。

    “白虎噬元术,道家白虎碎金体残篇,十日一餐,餐食一象。可刺激脏器,激发内脏潜力,加速炼化吞入之物。蓄精元与体内,有备无患。”

    看到这里,陆奇翻了翻白眼。

    尼玛!

    这算什么?

    吃货神功么!

    青莲剑宗的人当真脑子有毒啊!

    正想着,陆奇腹中忽然传出一阵雷鸣,顿时引来了澹台峥和封昊诧异的眼神。

    咕咕咕!

    “陆兄肚子饿了?”澹台峥轻笑了一声。

    陆奇老脸一红,颇为尴尬,只能厚着脸皮,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陆某偶有所悟,打通了谷神穴,惊扰到二位了,见谅见谅!”

    闻言,澹台峥古怪的看着陆奇,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眼神中,分明透出了不信二字。

    就在这时,丁岩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紧闭着的石门缓缓打开。

    “机关已开,青莲剑宗传承的留影剑壁就在里面,我们进去吧!”

    丁岩的声音从石门处传来,陆奇如获大赦,赶紧跟了上去。

    青莲剑宗剑术传承之地,就这样向众人敞开。

    与通道内的探宝之路不同,通道外的南山书院早已经杀的热火朝天。

    黑油渠道已经被打开,一只只尸奴跌入其中,燃火的矢支落入其中。

    噗!

    瞬间将黑油点燃,烈焰焚天,一只只尸奴被烧得灰飞烟灭。尸蛊虫操纵的尸体在智力上,还是不能与正常人相比。遇到大火除了躲闪,再无什么办法。

    小小的黑油渠道,便将其拒之门外。

    密林深处,一道道矫健的身影开始杀向南山书院。这是魔门其他几道的人马来了,这些人一身标配的夜行衣,脚下轻功一震,轻而易举的越过了难倒尸奴的黑油渠道。

    翻身站稳,然而,他们想象中的短兵相接并没有发生,南山书院的院生早已退入书院深处。

    虽然知道对方可能有什么陷阱,但作为黑衣人,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能认怂呢!

    脚下轻功激荡,不用诱饵,这些黑衣人便冲向书院深处。

    沟渠里的黑油,烧红了半边天,深夜里,那火光格外明显,隔着老远都能看见。

    江州城内,大大小小的江湖门派见了这火光,好像收到了什么信号一样,一个个锦衣夜行,倾巢而出,像是赶集一样。

    不到片刻,江州城内亦是火光冲天,刀光剑影,烧杀抢掠,无尽的罪恶在这座平静了上千年的城市内上演。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城内但凡是富贵人家都遭了殃。运气好,识相的只被抢了些财物,运气背,舍不得金银的,那就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除了个别私兵强悍,或没有油水的院落,城内几乎遍地开花,一副乱世之景。

    “这就是江湖上的名门正派,哼!鼠辈尔!”

    安逸王府内,杨宁站在高塔之上,望着城内点点星火,不忿道。

    “林叔,让城外山寨的人带上金刚剑傀把外面的路都给我堵了,将这些三流门派都给抢了,一流,二流不要惊动,记下名字就好,待本王执掌江州在秋后算账。”

    “是!王爷,那您看南山书院那边,是否要早点派人过去,您看那边已经打起来了。”林总管提醒道。

    杨宁看了一眼火光冲天的南山书院,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大哥还没发信号给我,再等等,再等等吧!”

    林总管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想了想最终还是将要说的话咽回了肚里,默默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