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灶火房之密
    咻!

    伴随着一只响箭升入空中,赶来支援的白衣院生已经与这些被尸蛊虫控制的尸奴交上了手。

    白衣院生赵岚越打越心惊,这些尸奴虽然招式杂乱无章,但却力大无穷,隐隐有后天境中期水准。再加上尸奴不畏死,除非杀死寄生在他们身上的尸蛊虫,否则就是把头砍下来,身子还是能动。

    赵岚仗着手中利器,砍下尸奴头颅,也算挡住了一波攻势。可左右一看,跟过来的蓝衣院生却已渐渐不支。

    “不行,在这么下去,肯定要陷在这里!”

    与此同时,更多的尸奴,顺着大门周围的红砖瓦墙,翻进了书院内部。一时间,靠近山麓的各处都掀起了争斗。

    厮杀在这个往日宁静的地方开始上演。

    一支支响箭升入空中,可众人想象中的支援却迟迟不见。

    书院深处,一栋灯火通明的阁楼内,三名白衣院生跪拜在地。

    “黄副院长!为什么不让我们去支援!难道就让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同窗去死不成?”

    “就算不让我们去支援,也让他们撤回来啊!难道就这样让他们耗死在那里?”

    这位黄副院长自然是黄涛的靠山黄诚了,本来因为丢了正心剑,他被降成了巡院。按照正常轨迹,他想升回来,基本是没有可能了。

    可谁想南山书院突然出了这档子事,书院内大量先天高手见势不妙,果断溜走。

    树倒猢狲散,黄诚本来也想溜的,可谁让黄家就在江州城,他想跑也没地方跑。正值南山书院用人之际,这位老院长,果断走马上任。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负责这次方位的人员调配工作。

    重新回到权力中心,黄诚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狠狠收拾了几波人,随后又和健在的几位长老交换利益。将一些没靠山的人都送去了第一道防线。

    “莫急莫急,我知道你们同窗之情深厚,可我们这次的目的是保住南山书院。尸王道的尸蛊虫你们也看到了,以肉身之躯上去拼杀那是不智之举,只能活活被那尸奴耗死,不支援是为了避免再增伤亡。”

    “而且,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冯长老开启黑油渠道,你们准备好防火之物,在对面接应就好。我明白你们的心情,可我是副院长,外面和魔道厮杀的都是我的学生,他们受伤我也心痛啊!

    但现在情不得已,机关的开启需要一段时间,现在让他们先顶一会儿了。等机关打开,我就让他们撤回来!”

    黄诚一脸悲天悯人的说道,老泪横飞,似乎真的很痛心疾首。

    “黄......”

    跪在中间的白衣院生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身后的人拉了一下。

    “黄副院长深明大义,学生佩服不已,学生这就去准备防火之物,以备万全!”

    “嗯,好!没什么事,你们就退下吧!”黄诚摆了摆手,示意三人退下。

    远离了阁楼,三人中立刻就有人道:

    “成非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

    被叫做成非的白衣院生摇了摇头,“白絮,不是我不让你说,那黄诚显然是打定主意要让赵师弟他们硬抗,他这是在报复,说再多话也没有用。”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看着赵师弟他们身死?”另一位白衣院生道。

    成非思索了一阵,皱眉道:“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与其硬拼只会落下口实,让黄诚光明正大的收拾我们。为今之计,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我们先去灶火房找些防火之物,然后就去接应赵师弟,必要之时还可前去支援。”

    “唉,只能如此了,等这次解了书院之危,我就申请游历,反正我会炼器到哪也饿不死,有黄诚在这书院我也待不下去!”白絮垂头丧气的说道。

    “好好好,同去同去!”

    言罢,三人长叹一口气,各自带了几个蓝衣院生,朝那无人问津的灶火房走去。

    到了灶火房,院子里还亮着灯,敲了敲大门,成非震荡了内力道:

    “灶火房王执事可在,在下成非,奉黄副院长之命,来取些防火之物!”

    话音一落,半晌不见动静,只听得里面一阵响动。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个涨红了脸的胖子打开了门,慌慌张张道:

    “王师兄不在,你们要什么东西,跟我来就是了。”

    成非虽然有些奇怪,但已经准备走了,也不想节外生枝。吩咐手下蓝衣院生进去搬东西,自己则和白絮,柳山乱转了起来。

    过了半晌,十几个蓝衣院生背着大包小包的防火之物走了出来。成非检查了下,全是披盖之物,没有搞火的物件。

    “这位师弟,你们灶火房特制的烧火棍能否借给我们几根,不然也没法控火啊!”

    “这......”

    小胖子有些难为情,灶火房的烧火棍一向是他们的隐形特权,就连书院长老都不知道这烧火棍堪比利器。要是被他们借走,这秘密可就保不住了。可人家有副院长的命令在,不借也不行。

    唉,叹了口气,感受到周围这几人的目光,小胖子最终也没敢硬气的说不借。转身带着三位白衣院生朝着灶火房深处走去。

    到了一处废弃的锅炉房,小胖子指着巨型灶台上长短不一的黑色金属棍道:

    “就是这些了,几位师兄请了。”

    说完他便退了出去,满脸愁苦,心里琢磨着王大胖回来之后,该怎么解释这件事。

    巨型灶台旁边,白絮看着这些黑不溜秋的烧火棍,瞳孔一缩,眉头紧皱,满脸疑惑。

    “怎么了白师弟?”成非发现他的异状问道。

    白絮没有说话,走上灶台,拿出自己的紫钢玄铁剑,一剑斩下!

    柳山看了笑道:“白师弟,你拿利器级兵刃斩这凡铁烧火棍,这不是切豆腐......啊?”

    柳山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看了过去:“烧火棍,竟然没断!”

    这......这怎么可能!

    这烧火棍虽是寒钰造的,但那只是凡铁啊!

    “白师弟!这怎么回事?”

    白絮没有说话,又连斩三下,然而周围的三根烧火棍,却和之前那根一样,完好无损。

    “如果我没看错,这屋子里的烧过棍至少都是利器级的兵刃!”

    什么!

    这下连成非都不淡定了,利器级的武器啊!

    随便一根放在外面,最便宜也要一千两银子!

    这么多利器级的兵刃,难道书院改铁匠铺了?

    三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出了疑惑!

    有猫腻!

    这地方绝对有猫腻!

    成非上前看了看,片刻他沉声对二人道:

    “书院正经历大劫,有这么多利器级的兵刃,不发给院生们使用,反而放在这里。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连带院长,长老在内,书院中没有一个人知道这烧火棍是利器级的兵刃。”

    话音一落,三人眼中齐齐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