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初战交锋
    剑贯长空,寒光四射。

    只匆匆瞅了一眼,陆奇就断定这剑不是凡品。少说也是百炼精钢打造的兵刃,而且这人偶招式连贯,如行云流水,巧劲连连,收发自如。

    完全不像是个傀儡,感觉比真人的剑技还要精妙几分。长剑在人偶手中好像活了一样,招式圆润,劲力挥洒自如,称得上是技艺娴熟了!

    这水准,放在南山书院最少是个青衣院生级别。

    陆奇以无极道衍录加持木剑,护体罡气自生,硬扛了两下。

    铛铛!

    好像撞钟一样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攻击力道差不多后天境后期水准,别说是破防,就连陆奇体外的罡气都砍不破。

    见此,陆奇放下心来,将略带土黄色的罡气撑起,凝成古钟模样,罩在身上,客串了一把金钟罩。

    不过实际防御力却离这本神功差的老远,可惜识货的人少,陆奇将伪金钟罩施展出来之后,就听身后有人惊呼!

    “金钟罩第七关,金钟护体!”

    陆奇听后也懒得解释,任由身后几人猜测。自己则托着罡气顶着人偶的攻击,在人偶周围游走,观察人偶的弱点。

    铛铛铛铛!

    伴随着一连串清脆的响声,傀儡人偶的攻势越来越猛,但土黄色的罡气却纹丝不动。

    这让陆奇感觉现实并没有石碑上说的那么危险,绕了一圈,他发现人偶身上有九个穴位被涂上了红点,并且还用虚线与箭头将之连在了一起。看起来有些像内功运行的线路。

    除此之外,这人偶不论是外形,衣着都与常人无二。

    “问题应该就在这些穴位上了,难道是让我攻击这里?”

    黑木长剑再次落入手中,陆奇暗自记下这些线路,脚下虚空印踏出,速度展开,按照人偶背后的九个穴道依次点了过去。

    噗!

    木剑入肉,感觉好像戳在真人身上一样,软软的。

    每戳中一个穴位,陆奇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人偶的动作明显有了一丝停顿。在戳中六个穴位之后,陆奇感觉面前的罡气略微抖动了一下。

    “力道增加了?是因为戳中了穴位,还是时间推进自然而然的增加了?”

    陆奇心中一动,木剑向前一推,又戳中一个穴位。

    这次的力量增幅很明显,陆奇感觉体外的护体罡气晃了又晃。还剩三个穴位,如果按照这个比例增幅下去,到第八个穴位护体罡气就该被破防了。

    那时候着人偶的攻击力也快要接近后天圆满了,如果最后九个穴位点完,人偶还不推下,那陆奇就真的要退下来了。

    想了想,陆奇手腕一抖,舞了个剑花,黑光一闪。

    噗噗噗!

    三个穴道同时戳中,陆奇已经准备退下。

    就在这时,人偶突然停住了,收了长剑,退回刚开始站着的位置,没了声息。

    “原来如此,那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眼眸一亮,看着这两排傀儡人偶,陆奇嘴角露出了微笑。

    夜色正浓,繁星如水,深邃的夜空背着星辰点缀地如诗如画,正是美不胜收。

    然而,此时的南山书院内,却没有人有心情欣赏头顶的美景。

    各个门口要道,一位位院生强打精神,来回走动着巡逻。这些人出身贫苦,大都无钱无势,武功在同届之中也不算很突出。

    但这次南山书院大劫,他们却坚持留了下来,与书院共存亡。

    倒不是说穷人品德高尚,就知恩图报。所有的原因都只是四个字,别无选择。

    是的,别无选择。

    南山书院没了,有钱有势的院生还可以去别的地方,还可以去别的书院。而像他们这样没钱没势的。没了书院的庇护,他们还能干嘛?

    没有南山书院给他们背书,以他们的武功,朝廷不收,世家不要。到头来只能沦为江湖浪人。

    所以,这些人别无选择,只能选择与书院共存亡。

    这是一场豪赌,赢了,南山书院内的武功秘籍,灵丹妙药,神兵利器都少不了他们的。输了,就只能随着南山书院一起成为历史的尘埃,被人遗忘在角落里。

    风轻轻地吹,夜很静,也很凉。

    忽然,远处的深林里传出一阵乌啼!

    凄凉,婉转,好似棺材深处死亡的嚎叫!

    在守卫院生看不见的角落里,一个个高度腐烂的尸身,迈着大步,朝书院所在的方向赶来。

    这些尸体衣着朴素,神态各异,有些身上的泥土还未干。看起来应该是刚从地里刨出来,浑身散发着一种泥土的清香,高调的向四周宣示着自己还是一具新鲜的尸体。

    这些尸体慢慢的向南山书院大门口走去。

    噗噗噗!

    南山书院大门口的几根火把被人打灭,几位院生闻声向周围望去,不巧这会儿乌云遮住了星光。隐约间,几位院生见不远处有一群衣着朴素的百姓,摇摇晃晃地朝着书院走来。

    “什么人!这里是南山书院,闲人免进!”

    没有人回话,这群衣着朴素的百姓,依旧摇摇晃晃地前行。

    看守的院生立刻警觉起来,手中利刃出鞘,似乎已经做好了拼杀的准备。

    两帮人越来越近,大概有十步之遥的时候,这群‘百姓’忽然加速,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冲向了守门的院生。

    然而,守门的院生早有准备,手中长剑一抖,一个剑花,剑刃精准的刺进了敌人心口,左右一绞,长剑拔出。被刺中者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这样的伤口,只要是个人都得死。但是这院生刺中的并不是个人,确切的说并不是个活人。

    院生转身正欲杀向其他来犯者,可是,刚才被他刺死的人却忽然暴起,一口咬在他脖子上。

    乌云散开,星光下,一张腐烂了半面的人脸出现在了院生眼前,脸上的小缝里隐约还能看见几条蛆虫。仿佛久别重逢的恋人一般,深情的向那院生吻来。

    啊!

    几声惨叫过后,书院门口就只剩下大快朵颐的声音。

    南山书院毕竟做了许多准备,惨叫过后没一会儿,立刻就有白衣院生带领的巡逻队感到现场。

    眼见同门被啃食,那白衣院生震惊道:

    “尸蛊虫,是尸王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