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江都王
    南山书院深处,亭台阁楼之内。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果盘珍馐,美女如云,一点儿也不像被魔道骚扰的岌岌可危的样子。

    阁楼深处,南山书院院长段仁良端坐席间,面色苍白,神态疲惫,整个人看起来虚弱到了极点。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强打着笑意,迎合着坐在主座上那个衣着华丽,满身肥油胖子。

    “好好好,果然还是练过武的女子身段儿好!段院长这个院生也都是人间极品啊!哈哈哈!”

    主座上的胖子肆意地笑道,台上众多舞姬,但他两颗眼珠子却只是死死的盯着阁楼中心,那一身红裳的倩影,上下打量,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极强的占有欲。

    看着主座上的胖子,段仁良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不过他隐藏的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随即又爽朗道:

    “江都王廖赞了,媚柔,还不快上去给王爷斟酒。”

    随后又立马扭头对胖子殷勤道:

    “王爷,这是我门下四弟子徐媚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吹拉弹唱无所不能,要不您先听歌曲儿?”

    这嘴脸哪里还有半点文人傲骨,活脱脱像个龟公!

    被叫到的红裳女显然是之前打过招呼的,一步一摇,尽态极妍,斟酒时不仅百媚横生,还极尽挑逗。

    徐媚柔是段仁良亲传弟子,相貌出众,武功也不错,如前世经常健身的女子一般,体态丰满,凹凸有型。南山书院向来极少收女弟子,但她却是个例外。

    此女一向冷艳高傲,也不知段仁良许下了什么好处,竟能让她就范。

    江都王一向荒淫无道,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撩拨,伸手一拉,直接将那徐媚柔拉入怀中。

    不理会段仁良,江都王搂紧了怀中的柔软直接道:

    “美人儿,本王有柄祖传的宝剑,可软可硬,变化多端,你可愿随我去看看?”

    “可是,奴家还要守卫书院呢!”怀中的美人一边用指尖在江都王胸膛划过,一边娇声道。

    “这种粗活怎么能让你这种美人来呢?段院长,这是江州城的兵符,外面的人你看着安排,有不服的就告诉我!”

    说罢,江都王抛出一枚令牌扔在桌子上。随后大手一捞,将徐媚柔娇躯横抱而起,急不可耐地朝着身后卧室走去。

    段仁良连忙接过兵符,生怕江都王反悔,赶紧道:

    “那老夫就不打扰王爷的雅兴了,媚柔啊,好好照顾好王爷哦!”

    不等里面回话,段仁良捧着令牌就走了。

    少顷,阁楼深处传出一阵阵靡靡之音。

    江州城,同样是在一间阁楼内,几个穿着怪异的人,正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只听一个声音略带讥讽道:

    “黑白无常,你二人不是号称联手之下能敌先天圆满么?怎么灰溜溜的就回来了!难道黄泉道的人都是嘴子?”

    白无常一言不发,端坐在椅子上,好像说的是别人一样。倒是黑无常直接跳起来反驳道:

    “少废话!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你血颅不照样被打了回来?血神道也不见得有多厉害!”

    “阿弥陀佛,三位妄动嗔念,伤了和气可就不好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站出来做起了好事佬。

    就在这时,一道娇媚的声音响起。

    “刘非,你装什么和事佬,你个假和尚,上次见你还是道士!除了去乡间骗农妇开光,拐骗贩人,你们极乐道还会干什么?”

    慈眉老僧马上态度大变,破口大骂道:“骚娘们,阴阳大道岂是你能明白的!”

    “够了!”

    一声暴喝打断了众人的争吵,从门外走进来一位骨瘦如柴,皮肤似铁,宛如干尸的阴森男子。

    “刘非,阴魅,极乐道与合欢道怎么争斗我不管,但你们谁要是拖后腿,我肯定用他练尸奴。黑白无常,血颅,你们也是!”

    “阿弥陀佛,杜远施主说的话,贫僧自当照办。只是不知葬花道那边怎么说?”老和尚脸皮极厚,不愧是当骗子的料。

    “林若彤和她手下的人有别的事,不会过来南山书院这边。”杜远道。

    “她不来也好,这次我们魔门五道联手,三十多位先天高手,远超鼎盛时期的南山书院。有她没她都一样。”阴魅听了这消息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唉,看来老衲与若彤的缘分还是不够啊!”假和尚刘非一脸悲痛欲绝道。

    不理会众人的反应,杜远直接坐上主座,发号施令道:

    “事不宜迟,今晚子时我们就进攻南山书院。到时候我用尸王道的尸奴开路,黑白无常牵制四大长老,剩下两个副院长,血颅和阴魅一人一个,假和尚给我看住大明寺那些人。

    你们的任务就是拖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剩下的人拖住其他先天高手,至于段仁良,我得到密报。他妄图同修佛道儒三家内功,可惜心境与经学修为不够,已经走火入魔。实力大概剩下一两成,到时候我先上去试探一翻,若是真的就直接斩杀。

    不过我想,以这老小子的性格,若是真的,他怕是不会出来。你们只要拖住,到时候我在逐个击破,拿下南山书院只是时间问题。”

    众人点了点头,这样的安排虽说不上最好,但却不用冒风险。南山书院的库藏很吸引人,但也要有命去享受才行。

    “行了,没什么异议就按这个来吧。”杜远看似瘦弱,但做起事来却雷厉风行。见商量好了,就准备行动。

    众人都准备走了,就在这时,假和尚刘非忽然多了一句嘴。

    “那王家怎么办?要是我们斗个两败俱伤,王家趁火打劫怎么办?”

    “林若彤说她会带人看着王家,不过既然你担心,那我们就留点人盯着王家别院吧,有个什么事也好撤退。还有什么事吗?”

    这回倒是无人言语,魔道还是比较现实的,铁尸杜远实力高强。他决定的事,也没几个人敢当面反驳,再说人家说的有理有据。

    而且开打之前,还是不要闹内讧的好。

    意见达成一致,几人很快就离开。

    这一晚,月色正浓,南山书院外的树林里,也变得热闹了起来。

    同一时间,小客栈的屋顶,神秘说书人吴知己望着星空,喃喃自语道:

    “太微恒五,众星暗淡。算起来距离下一次荧惑守心亦是不远,又是一个大争之世啊!就是不知这次谁会是这上天的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