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通道之谈
    “高冷男神?”

    澹台峥神色茫然地重复了一遍。虽然不知道这两个词汇的意思,但他能从陆奇的神色中看出这并不是什么贬义词。

    “陆兄的家乡话还真是有趣。既然如此,在下就免为其难的做你的那个什么高冷男神了!”澹台峥第一次挑起话头,没想到说的竟然是这种事情。

    陆奇嘴角抽了抽,他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能如此自恋的称呼自己为高冷男神。虽然知道澹台峥可能不太清楚这两个词的意思,但当面听到有人这么自恋的言语,还是让陆奇震惊了。

    “澹台兄果然与众不同,我们继续向前走吧。”陆奇是在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总不能说‘好啊好啊,男神真好之类小女生古怪的言论,索性岔开话题。

    “什么不同!哪里不同?”澹台峥莫名其妙的紧张了起来,一只手揪住陆奇不放。大有说不出不同来,就大干一场的样子。

    陆奇心中顿时跑过一万匹羊驼兽,‘怎么了?难道还要我当面夸你一遍不成!这年头的人都这么自恋么?’

    陆奇的表情好像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十分牵强道:

    “澹台兄冷酷面瘫,声音性感,王霸之气逼人!让人看了就,就知道是个铁血真男人,真是,真是我等楷模啊!”

    话音落地,澹台峥做女儿状,扶面腼腆道:“我,我真的有这么好么?”

    陆奇看了一阵恶寒,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里严重怀疑澹台峥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据说早在春秋时期就有**之说,甚至当时的上流社会十分流行。当时的士大夫,诸侯王阶层出游之时,都会带上自己的**助兴。

    据说汉武帝就是一位双性恋者,其行宫之中除了女宠,男宠也不在少数。就拿做出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的作者李延年来说吧。这兄弟原来就是给武帝跳舞的,至于武帝为什么喜欢看男人跳舞,嘿嘿嘿。

    看了澹台峥一眼,陆奇已经在心底给他打上了某些奇怪的标签。看他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整个人暗自与澹台峥拉开了距离,偷偷夹紧了自己的尾椎骨,生怕出现一些不和谐的画面。

    不过陆奇想象中的画面并未出现,澹台峥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神色的问题。并迅速调整了过来,提着巨锤跟在陆奇身后,一言不发,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当然,陆奇也不会提醒他,事实上陆奇已经装作什么也看不懂的样子了。

    两人沿着通道一直向前走,可走了没几步,陆奇忽然发现墙上的壁画变了。

    原本一直循环播放这仙人破界等七张壁画,然而此刻却多了些新的壁画。陆奇看着这墙上的壁画,忍不住对澹台峥问道:

    “澹台兄,你从那一侧通道过来,有没有注意到墙上的壁画?”

    沉寂片刻,陆奇身后依旧什么声音都没有。

    嗯?什么情况?

    陆奇转身正要询问,只见一个强壮的黑影直直的撞了过来。

    卧槽!这变态想干嘛!

    二话不说,陆奇当即一个后跳闪,退到了一边。

    那黑影正是澹台峥,此刻他正眉头紧锁,好像在冥思苦想什么事情。陆奇那么大的动静,澹台峥一下就反应了过来。

    同时,也知道了自己刚才的状态有些不对,拱手对陆奇道:

    “一时失神,差点撞到陆兄,抱歉了。”

    陆奇冷哼一声,心道小样还想跟我装,谁看不出来你是故意的。你丫早就暴露了!

    “怎么了陆兄?哦,对了,陆兄之前是在问我有没有看到壁画吧。这我当然有看到,不就是讲述‘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的壁画嘛?”

    “嗯?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澹台兄何出此言啊?”陆奇疑惑道。

    这两句诗虽然很好地诠释了七幅壁画的含义,但是能准确地用诗词将壁画内容阐述出来,怎么看也不像是澹台峥这么个粗糙变态汉能做出来的。

    听了陆奇的话,澹台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沉吟了片刻,随后开口道:

    “看来陆兄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这么说上面那些机关开启的位置都是陆兄通过五行八卦之说自己推演的喽?”

    “嗯,没错,有什么不对嘛?这不很正常嘛!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陆奇很自然的说道,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想法。

    只是从一开始澹台峥都变现的很冷静,陆奇觉得这人一定是知道点什么,所以想看看澹台峥会怎么回答。

    “看不出来,陆兄还是一位玄学大家,不知师承哪一脉啊?”澹台峥并没有立刻回答陆奇,而是先打探起了陆奇的信息。

    陆奇想了想,将他得到葬龙诀的事情略带删减的讲了出来。

    “事情就是这样了,如果硬要说的话,我应该算是葬家鬼字脉的人。好了,我的事澹台兄都已经知道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知道澹台兄为什么对这里这么了解。”

    澹台峥没有说话,而是走到壁画前,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对陆奇道:

    “陆兄不觉得奇怪么?书院地下有这么大的机关,但书院中的长老却对它好像不是很清楚。”

    这一点陆奇也有所猜测,不过看澹台峥一副你快反驳我呀的样子,陆奇还是将快到嘴边的话给改了。

    “这有什么,这机关修建起来一直没用过,难免会跟记录的有些出入,长老们又不是从书院建立一直活到现在的。有些事情不太清楚很正常啊!”

    果然,听了这话,澹台峥心里的某些情绪得到了满足。继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

    “难道陆兄就没有想过这些机关有可能不是书院造得么?”

    陆奇瞪大了眼睛,‘震惊’道:“不是书院造的!这怎么可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澹台峥背对路奇,仰头道:“如果那个他人已经死光了呢?”

    “你是说这里是南山书院强夺其他门派的驻地?”事实上,陆奇差不多也推测出了这样的结论,只想听听真正的事实罢了。(未完待续。)。

    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