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意料之外
    草料房里,陆奇四下转悠。番△茄小说网  w`w`w`.-f`.`com

    庚金,壬水,戊土三处暗槽皆已找到,还剩下甲木,丙火两处暗槽。

    葬龙诀有云,甲木者十天干之首,主宰四时,生育万物。在天是雷或龙,在地是梁或栋,又有阳木之称。同时也是干枯的木,是容易生火的木。

    按照这个推理,甲木暗槽可能出现的位置一共有三处,房梁,支柱,和枯木所在之地。

    这里的机关都在地底,而房梁悬空,所以直接排除。

    想到此处,陆奇环视四周,目光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似是成竹在胸。

    宋玉见了,直接问道:

    “看陆兄这幅样子,难道已经找到了下一处暗槽?”

    陆奇的目光一直在草料房内打转,听了宋玉的话,微微点了点头,平静道:

    “有了些许眉目。”

    宋玉听后并没有追问陆奇是什么眉目,他可不想被当做李杰干扰陆奇的帮手。番茄△小说□网○w-w-w`.`

    倒是李杰听陆奇这么说后,神情有些不屑,冷哼一声道。

    “哼!装神弄鬼!”

    草料房内的柱子到有好几根,陆奇挨个看了一遍,并且伸手上下拍了拍。以他的功夫,很快就发现了这些柱子都是货真价实的柱子。没有暗槽,也没有机关。

    那么只剩下枯木一处了,陆奇转身开始寻找草料房内的枯木。

    “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原来是虚张声势啊!你这是拆房子还是找暗槽?哼,运气好找到一个,还真以为自己有能耐了!”

    在看到陆奇没有找到暗槽后,李杰毫不客气的讽刺道。在他看来陆奇试探的举动,与他刚才的找法并无二异。

    陆奇听了,什么话也没说,他当然不会将自己的天干五行阴阳法解释给李杰听。☆◇▽☆☆番茄小說網w-w`.com毕竟陆奇还没有内心强大到宽容自己敌人的地步,并且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拥有这么高的觉悟。

    可陆奇的沉默,落在李杰眼中,却成了懦弱,心里没底的表现。

    见此,李杰自认为胜券在握,变得更加嚣张。

    “有些人啊,就是不自知。不撞南墙不回头,以为天地日月都围着他转,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这种迷之自信!”

    陆奇没有说话,他巴不的蚂蚱蹦的高点,这样打起脸来才爽。

    倒是宋玉有些看不惯李杰的嚣张样子,开口道:

    “李兄,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这炷香还没有烧完,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李杰冷哼一声,没有再做纠缠。他本以为自己与宋玉相识多年,宋玉应该站在自己这边。番茄小說◇△網w-w-w-.`f`q`x-s`w`.com却不想宋玉竟然会提陆奇说话。因而心中恶狠狠的想道:

    ‘哼!宋玉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墙头草!准是看上了姓陆的是个大金主,想抱大腿!看老子一会儿怎么打你的脸!’

    草料房是存放牲畜草料的地方,若说杂草倒是很多,但要找块算得上枯木的东西,却并不容易。

    陆奇前前后后在草料房转了三圈,直到那炷香烧的只剩下四分之一时,陆奇才在一处堆放着杂草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树桩样的木墩。

    这期间李杰可没少冷嘲热讽,尤其是看到陆奇地毯式的搜索,更是认为陆奇已经黔驴技穷。

    木墩上面布满了刀痕,看样子应该是用来剁草的。

    看着还剩下四分之一香,宋玉暗自为陆奇捏了把汗,在宋玉看来,陆奇现在还有两个暗槽没有找到。☆◇▽☆☆番茄小說網w-w`.com可时间却已经不多了,看到陆奇再一次锁定了目标,宋玉忍不住问道:

    “陆兄,时间不多了,你确定这木墩里有暗槽?”

    陆奇没有透视眼,当然不知道暗槽到底在不在里面。可宋玉一直向着他,不回答显得有些不礼貌。

    所以陆奇耸了耸肩,实事求是的认真道:

    “不确定。不过我知道甲木位必有一处暗槽。甲木有枯木之意,枯木即死掉的树木,简称死木。这木墩被砍成这个吊样,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所以,没毛病,就是它了!”

    宋玉听后一脸黑线,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另一旁李杰听了陆奇的推断,立刻跳了出来。

    “哈哈哈!陆兄还真是蠢得可爱!死木即甲木,那这屋里的房梁房柱不都是甲木了!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这木墩里要是有暗槽,我......”

    话还没说完,陆奇一掌劈开了木墩,露出了藏在里面的五角星暗槽。

    李杰瞪大了眼睛,硬生生将后半句话憋了回去。那表情像卡带了一样,异常滑稽。

    陆奇缓缓收回手掌,悠悠道:“怎么,李兄你说你要吃什么?”

    李杰一言不发,那表情想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陆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又从房里拉了一个蓝衣院生,准备让这个蓝衣院生去开启机关。

    可惜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贱人,给他三分颜色,他就能开染坊。你给他面子,他就当你软弱好欺。

    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陆奇,李杰索性破罐子破摔,见陆奇又拉出个蓝衣院生,他很快就猜出了陆奇要做什么。

    于是李杰直接捣乱道:“呦,陆兄又在找替死鬼喽!”

    陆奇眉头一皱,他发现了一些问题。原本身在南山书院,他尽力将自己装作一个好人。凡事按照正道的游戏规则办事,为的就是想处处占个理字,学习正道高人绑架道德,用道德至高点来保护自己。

    但他却疏忽了一点,正道高人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名声和实力。所以不会有一些上不了台面的跳梁小丑给他们搞事。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讲道理的人,从来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陆奇不想和李杰辩解,有些道理和流氓是说不清的。

    陆奇并不是在找替死鬼,启动机关后会落入一个拥有壁画的通道,如果设计机关的人想要启动者死,直接设计一些暗弩,突刺就行了,又何必弄一个通道还画上壁画这么麻烦呢?

    之所以假装失手,将第一位蓝衣院生丢下去,正是因为陆奇知道那院生掉下去不会死才这样做的。毕竟他说过要保人性命,又岂能言而无信。这种不牵扯自身利益的事情,陆奇还是很讲信用的。

    至于为什么丢下去,陆奇自然有他的原因。

    深深看了李杰一眼,蓝衣院生不愿意开启机关,陆奇知道自己来了。

    就在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僵尸脸澹台峥却开了口。

    “这机关我来开!”

    真是出乎陆奇意料之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