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乱局初现
    江州城,一如既往冷清的安仁巷。

    一匹黑马被拴在安逸王府的门口,王府大门紧闭,威仪森严。

    阁楼里,杨宁坐在新筑的火炕上搓了搓手,炕上摆着一张桌子,旁边几个侍女服侍着温酒煮菜。

    “鬼天气真冷啊!呼!大哥这次来的正是时候,刚得到了几条消息正要传给你!”

    陆奇脱下靴子上了炕,一碗烧酒下肚,身体内瞬间有一股暖流向四肢散去。

    可惜他肉身强悍,已达寒暑不避之境,不然还真能体验一把北方冬夜里炕头温酒的爽快。世间之事有利必有弊,肉身强横寒暑不避,也让他丧失了普通人冬夜里炕头吃喝的惬意。

    在一统了城外绿林后,他就纵马来到了杨宁处。青元子还要三四天才能回来,与之相比,城内的局势才更需要关注一些。

    “二弟但说无妨,可是城内又出了什么怪事?”

    杨宁灌了口烧酒,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他可没有陆奇这样的寒暑不避。

    “有城内,也有城外。不过最重要的是,大哥上次让我打听的人,有了消息!”

    上次打听的人?陆奇一愣,但很快就想了起来,先前他曾让杨宁帮他打探杨兴与燕歌的消息。没想到现在终于有了消息,也不知这两人是生是死。

    “这两人怎么样了?”陆奇平静地说道,心里已经准备好接受自己两个手下的一切噩耗。

    杨宁停顿了一下,挥手让身边的侍女退下。随后才缓缓道来。

    “情况有些复杂,消息是从青云江上游传来的,听说近日在青云江上游发生了一场先天高手之间的混战。传闻有一伙人发现了两百年前天狼国宗师萧衍的墓地。

    魔门葬花道与正道大明寺因此事大打出手,不过最终却以葬花道探索完墓葬而告终。大哥让我打听两个人,其中那个女子正是向葬花道献出墓葬地图的人,如今已加入了葬花道。至于大哥说的杨兴,我一直没有消息。”

    话音一落,陆奇的表情就凝住了,一双瞳孔略微收缩,面色有些严肃。萧衍墓室的地图是陆奇亲手交给杨兴和燕歌的。现在杨兴下落不明,知道地图的只有燕歌一人。

    对上号了,这人错不了!

    陆奇当时把地图交给手下,是为了让此二人为自己偷梁换柱,悄悄把宝贝尤其是里面的宝鼎偷出来。

    不曾想,燕歌却将地图献给了葬花道的妖人。陆奇面色有些难看,不管怎么说,这人都是真的背叛了自己。即便燕歌有天大的苦衷,这样客观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背叛就是背叛,陆奇不想在心里为燕歌辩解,再多的借口,结果都是一样的。

    只是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消息。陆奇闭上眼睛深深吐出一口气。

    “这么说萧衍墓里的东西都落入了葬花道的手里?”

    “本来是应该这样的,不过半路天机阁忽然杀出。其少主谢无锋,带着天机阁四位先天高手强袭葬花道。虎口夺食,硬生生从葬花道手中抢走了墓里的一切。”

    说到这里,杨宁顿了顿,看着陆奇铁青的脸色,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我们上次在山神庙遇到的那两位,应该正是从青云江上游退下来的葬花道圣女玉采薇和长老林若彤。”

    嘭!

    陆奇手中的瓷杯被他硬生生捏爆,里面的酒液全都洒了出来,碎瓷片被他攥成一撮粉末。他正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以免影响自己的判断。

    “二弟可知他们从墓室里得到的宝物里,有没有一尊如兑鼎一样的宝鼎?”

    杨宁拍了怕陆奇的臂膀,示意他放松下来,并为他换了一个杯子。

    “确实有一枚刻着怪字,散发蓝光的宝鼎。”

    听了这话,陆奇神色复杂,散发蓝光,刻着怪字,按目前得到的消息推测应该是九鼎中的坎鼎。不过这鼎入了天机阁手中,怕是不那么好拿了。

    想到这里,陆奇看了看放在他身旁的包袱,里面包的正是兑鼎。南山书院内还有一枚鼎,看来得抓紧了。

    “二弟,还有什么消息么?没有的话我想先回书院看看。”陆奇又饮了一杯,眼神中有了一丝急切。

    杨宁也看出了那一丝急切,他知道陆奇一直在书院寻找什么东西,现在看来应该是某种神异的鼎器。想了想杨宁站起身来,轻描淡写道:

    “剩下都是些江湖奇闻,跟我们关系不大。值得注意的就两条,一是‘说书人’吴知己重出江湖,出现在江州城一个小客栈里。再有就是楚地横练传家的澹台家,有传人持神兵碎天锤出现在了江州城。二人交手一场,最后不了了之。”

    陆奇点了点头,说实话他对这些消息都不怎么在意。不管是神兵还是说书人他都不想管,他只是想早点将南山书院那枚鼎找到,免得又出什么幺蛾子。

    唠叨了几句,陆奇拿起包袱,转身就要走。杨宁知他心急,也没有留他,一直将陆奇送到了大门口,才返回。

    一骑绝尘,陆奇很快来到了南山书院前门,守卫果然比以往多了一倍,甚至还有两个白衣院生也被派出来看门。

    陆奇一下马,很快就被人拦住,幸亏他有灶火房的杂役令牌,才没将他扣住。不过即便这样也盘问了他许久。

    “好了,新回来的记得去崇文院八荒殿报道,领取守卫任务。”

    “好的好的,谢谢大哥!”陆奇练练点头。

    应付完守卫,陆奇将马牵到了马厩里。但并没有回灶火房,而是背着兑鼎在南山书院内转悠了起来。

    王胖子因为上次在山神庙被扎了个糖葫芦,现在还在杨宁府上养伤,血气亏损的很大,也就刚刚能下地。因此,灶火房也没什么去的。

    而且,陆奇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那九鼎,至于南山书院的死活,他才不管呢。

    这阵子书院内人心惶惶,陆奇穿着大裘衣,将兑鼎揣在怀里,装作怕冷缩作一团,也没人注意到他的异常。

    一路陆奇跟着兑鼎感应的位置向前走去,路上的院生已经少了很多。听说很多人都想办法申请离开了书院,想等待一切都安定下来了再回来。

    毕竟即将展开的先天混战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牵扯进来的。

    一路上,陆奇耳边不时响起院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都是一些诸如,撤离,失败,之类的字眼。

    藏功阁,宝兵阁,灵丹阁,只要是个能消费贡献点的地方都处挤满了院生。

    这些人将往日好不容易攒下来的贡献点,一股脑的往出散,好像一个个心理崩溃地暴发户一样。

    陆奇只看了这些人一眼,便将头扭向了他处。专心寻找另一枚鼎的下落,七拐八拐,过了好几道守卫。陆奇终于来到了一处山壁前,感受着兑鼎的指引,他知道另一枚鼎就在前面。

    “终于找到了!”

    陆奇缓缓抬起头,向着感应到的位置走去。

    就在这时,陆奇面前忽然飞出六七个白衣院生,人影重重,瞬间布成剑阵,当在陆奇身前!一位身穿白紫纹服饰的青年人傲慢道:

    “书院禁地!闲人退避!你是什么人,敢擅闯禁地!”

    陆奇心中一沉,眉头微皱,暗道糟了。

    没办法,先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呵呵道:

    “哎呀,几位大哥,小弟是灶火房弟子,走错了,走错啦,我这就回去,我这就回去!”

    说着陆奇暗运内劲,心里已经做好了硬闯的打算。

    就在这时,山壁处传来一声长啸,两个巨型人影自上而下杀向山壁处。山壁处也有四只巨兽虚影浮现,迎战两个巨大的身影。

    先天高手!

    青年人见此,冷哼一声,看着陆奇道:

    “算你小子走运!走,我们先去支援!”

    等这些人走远,陆奇握紧的拳头也松了下来。并暗自庆幸没有贸然出手,不然后面四个先天高手绝对够他喝一壶的了。

    没想到这禁地防御这么森严,看来只能智取了!

    深深看了一眼激战的双方,陆奇悄悄退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