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江州城的福星
    冷风刺骨,江州城内天寒地冻。☆番茄小說網w-w-w-.`.-c-om

    这诡异的天气冷的人都不想出门。说来也怪,往年风平浪静的江州城,今年却怪是频频。

    远的不说,就说今日。

    原本繁华的街道因为天气原因而也变得人烟稀少,本来这也正常,毕竟怕冷是人之本性嘛。可怪就怪在本来因为这怪天气,城里的人都往外走。

    可近日却有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涌向江州城,声势更胜往年的商贸时节。城内的各大客栈都给这帮人住满了!

    甚至有人都住到窑子里去了,前几日还冷冷清清的窑子,今日却是灯火通明,夜夜笙箫!

    这样巨大的转变,让江州城内的小店主们深感莫名其妙。原先骤然下降气温让本该进入商贸旺季的江州城,迎来了它的寒冬。

    城里的店家都道今年要过个瘦年了!可不想州牧府出了个刺客,死了位将军,城内的生意就大变了样。番茄小说网▽○``o-m

    背地里,这些店家都疯传这将军是个灾星,克这江州运气,刺客除了这灾星,才使江州城运气还原。

    甚至还传出了,死掉将军乃妖孽所化,说着冰封江州就是妖怪将军搞的鬼,为的是吞噬江州城的气运。而那刺客乃天神下凡,为救苍生才杀了将军,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人言可畏,老百姓通常都喜欢用自己的认知来看待世界。而且这件事也确实巧合的很,所以一来二去,杀了王啸的陆奇就被这些店家封了神,供奉在自家神龛里,客串了一把财神。

    清晨,昨晚在勾栏狂欢了一夜的外地人都还没有醒。

    客栈里,店小二穿着厚厚的大袄,有气无力地拿着抹布擦桌子。夜里为了给晚归的客人开门,他一宿都没睡好。☆□番茄小☆○△说网  w`w`

    柜台里的掌柜见了,也没有说什么,事实上掌柜的自己也累的够呛。

    人嘛就是这样,生意差的时候抱怨没客人,生意好的时候又抱怨人太多,累得慌。永远没有一个合适的情况。

    趴在柜台上,店掌柜打着哈欠,慢慢吞吞地敲打着算珠。桌上的账目算了又算,这些天来的都是些豪客。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高兴了还有点赏钱。

    因而这进账就有些复杂,以老掌柜不到一年级的数学,算起来实在是有些吃力。这不每天早上都得起来加班。

    “唉,老天爷,您这是想要小老儿的命啊!”

    就在这时,客栈楼上传来一阵踢踏踢踏的下楼声。一位文士打扮,鹤发童颜的男子走了下来,男子手持一张长幡上书“铁口直断”四个大字。看这样子应该是个算卦的。

    见男子下楼,柜台里的店掌柜马上来了精神,热切道:

    “吴先生,今儿个这么早就出来了!”

    吴先生笑了笑,“曹掌柜客气了,什么先生不先生的,我就是个说书的!”

    说话间,这位吴先生已经下到了一楼。番茄小说网  .找了角落里一张桌子坐了下来,随手将写有铁口直断的幡靠在一边。

    “曹掌柜,老规矩,一碗阳春面,多醋少辣不要葱!”

    “好嘞!小二,快去后厨给吴先生要碗阳春面!”

    待支走了店小二,一口黄牙的曹掌柜迈着小碎步,热切地跑到吴先生桌前,亲切道:

    “吴先生,昨晚可住的舒服?”

    吴先生脸上挂着笑容,一双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丝被棉枕,怎能不舒服。不过今日这一卦已经有主了,却是不能给掌柜的测了。”

    曹掌柜一听,满眼失望之色,好像死了亲爹一样。☆□番茄小☆○△说网  w`w`不过他还不死心。

    “吴先生,这么早连个鬼影都没有,您这一卦怎么就有主了呢?”

    吴先生依旧面带微笑,耐心的解释道:“昨晚有金喜鹊夜啼,我就知道今早必有贵人远道而来,适才早早起床,想要见上一见。今日这一卦,自然是给果然准备的礼物了!”

    听了这话,曹掌柜脸色一暗,心里暗骂道,“你个死算命的,不测就不测,犯得着用这种小儿把戏骗我么!还喜鹊夜啼,这天寒地冻的,连个老鼠都没有,还喜鹊,我呸!死神棍!”

    当然,曹掌柜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他嘴上却不敢这么说。这几日来来往往的都是江湖人士,这吴先生能在这些人之中算卦说书,还能活这么久,至少是有两把刷子的。

    因而,曹掌柜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讪讪地笑了笑,又走回了柜台内。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道:

    “不碍事,不碍事,改天,改天也一样!”

    吴先生还是那副笑脸,似笑非笑的盯着曹掌柜,一字一句道:“曹掌柜能这样想最好,吴某也就是一个神棍,坑蒙拐骗而已!”

    曹掌柜一听吓出了一身汗,他只当吴先生知道了他的心声。埋头盯着账本,不敢再做其他想法。

    片刻,店小二就从后厨里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放在吴先生面前。

    吴先生也不再他顾,三下五除二解决了这碗阳春面。随后满意的放下了筷子,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喃喃自语道:

    “时间刚刚好。”

    话音刚落,紧闭这的客栈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股猛烈刺骨的寒风扫荡进了屋子里。

    大门口,一位身着紫色劲装,扛着和他身形比例完全不符,比他身高要打得多得多顶他一个半人高的黑色巨锤,走了进来。

    这人神情僵硬,面部肌肤好像死了一样,挂着一副死人脸扛着巨锤坐在了靠门的桌子上。

    “小二!来一坛烧酒,二斤牛肉!”这男子声音古怪,低沉沙哑,却又透出一股阴气,让人听了非常不舒服。他将肩上的巨锤轻轻放在地上,地板上立刻就留下了几条深深的裂纹。

    只瞧这一手,这巨锤的重量至少千斤以上,锤杆有碗口粗,这要是挥舞起来,可比陆奇当初的枣阳狼牙槊厉害得多了。

    小二也是机灵人,见这副模样,立刻跑进了后厨。将酒肉端了上来,死人脸摔了锭银子,随后就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角落里传来了一阵声音。

    “朋友,不介意我陪你喝一杯吧?”

    死人脸冷哼一声,单手一起放在地上的巨锤超角落扔了出去!

    一言不合,就挥锤相向!

    嗡!

    黑色巨锤带着可怖的力道,朝角落飞去!巨锤撕裂空气,下一秒就要砸到吴先生面前。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了出来,轻轻接住巨锤。仿佛手里拿着的是一个纸做的巨锤,毫不费力地放在了地上。

    “传闻西楚之地的澹台家横练秘术霸道无双,可与天下五大横练功媲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能拿出碎天神锤,想必你就是澹台峥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