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有妖怪?
    月上枝头,深夜的山林中少有人烟。番茄△小说□网○w-w-w`.`

    这场覆盖全江州城的坚冰,因为青元子道之力的加持,融化的很慢。

    往常的六月,艳阳高照,煌煌大日似要焚尽世间一切,燥热无比。可今年因为一场天人境的争锋,一切都有了变化。

    六月的艳阳里,冷风凛冽,寒冰封山。

    牛犊寨内,唯一一间青砖瓷瓦的屋子里,传来一阵阵嬉笑打骂之声。

    屋子里架着几个大火盆,将严寒驱散。牛犊寨寨主燕途枕着一双洁白细腻的**,侧躺在一张席子上。

    玉手捧着酒杯,送到燕途嘴边。燕途接过酒杯,背后的美妇双手将他环抱,浑圆饱满的身子贴了过去。

    一口烧酒下肚,感受着身后的柔软,燕途伸手拍了拍美妇圆润的丰臀,弹性十足。惬意道:

    “哈哈哈!好,美酒配美人,人生一大快事啊!”

    美妇娇喘一声,扭捏了一下,故意蹭着燕途撒娇道:“当家的又哄我,奴家上山的日子也不短,难道之前当家的都不觉得好?”

    连喝了几大碗烧酒,燕途已经有了三分醉意,感受着身后的异动,早已邪火上脑。☆△◇☆番□茄小说网  w`w`一翻身,将美妇压在身下,感受着身下的柔软大笑道:

    “之前好,现在更好!来来来,这天寒地冻的,我们先快活快活!哈哈哈!”

    说着燕途伸手扯过被子,微微挺身,正欲有所作为。

    忽然,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燕途眉头一皱,关键时刻让人打断,任谁心里都不会好受,扯着嗓子吼道:

    “谁啊?什么事?”

    门外之人并不知里面的情景,只因燕途平日积威不敢擅闯。□▽○番茄☆小○说网  `

    “寨主,不好啦!有人杀上山来了!”

    闻言,燕途一怔,立刻软了下来,没了兴趣,翻身站起来,披了件大衣怒气冲冲地朝外走去。临走前还不忘用被子将美妇裹起来,以免春光外泄。

    推开门,燕途先是一顿怒吼道:“什么人杀上来了!打到哪里了!”

    门外的喽啰瑟瑟发抖,胆怯道:“不,不知道啊!刚才过来时,那怪物还在山麓,现在应该快到寨门口了吧!”

    “什么!”燕途的声音高了八度。

    “不知道你就来打搅老子!你怎么不去死啊!”燕途一阵恼火,恨不得活撕了面前的喽啰。

    可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从山门处传来。燕途寻声望去,只见月光下,寨门处,覆盖着厚厚坚冰,足有两尺来厚的木墙被打出一个大洞。番茄小□说▽网☆  w.com

    大洞外,一个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大怪物,挥舞着四柄巨剑,对着寨门就是一阵猛砸!

    摧枯拉朽,碎木块混着冰屑横飞,足足两尺厚的实木墙,在四柄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剑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不只是燕途,守夜的山贼都看到了这个庞大的怪物,一个个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东西?好像蜘蛛啊!”

    “蜘蛛个屁!你家蜘蛛能长这么大?你家蜘蛛还会用剑?这分明是个妖怪!”

    “妖怪?妈呀!这可怎么办?这东西不会吃人吧?”

    当然其中也不乏艺高人胆大之辈,抱着除魔卫道之心,扛着大刀杀向正在拆墙的金刚剑傀。

    叮叮叮!

    大刀砍在金刚剑傀身上一个缺口都没有打出来,提着大刀的山贼一阵发愣。

    啪!

    剑傀挥试着巨剑横扫,像拍苍蝇一样,将山贼拍飞,重重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番茄□○小说网△□w`w`w-.-f-q``om

    随后,又是三两下,牛犊寨的大门连带着木墙都被推平,光秃秃的,只留下满地的木屑和冰渣。木墙上警戒的山贼来不及逃跑,都被巨剑拍的血肉模糊。

    “这是什么鬼东西!”

    燕途呆呆的望着一路平推而来的金刚剑傀有些发愣。饶是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见多识广,可还从未见过这等事物。

    月光如洗,将冰晶下的世界照的透亮。银光阵阵,四周一览无余。

    金刚剑傀一路平推,见人拍人,见楼拆楼。

    一阵哭爹喊娘的声音,牛犊寨的山贼根本不敢抵抗,开什么玩笑,一个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的怪物谁敢硬抗。

    “快跑啊!妖怪杀上山啦!”

    场面乱作一团,山贼们四散着逃命。

    金刚剑傀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发现了青砖瓷瓦下的燕途等人。

    挥舞着巨剑,张牙舞爪的杀了过去。

    燕途见此顾不得屋里的美娇娘,披着大衣掉头就跑。屋檐下的山贼嘴里含着妖怪之语,也抱头鼠窜。

    就在这时,金刚剑傀之上传来几声人语。

    “大当家,披大衣那个就是牛犊寨寨主!”

    “这人就是燕途,好家伙,打了我的人还想跑!给我追!”

    话音一落,巨大的金刚剑傀直奔燕途而去,一路上拆房,碾人。

    但见有人,抡起巨剑就是一拍,血肉模糊。不一会儿,地上就多了一滩滩碎肉血浆。

    燕途撒开了腿狂奔,奈何准备仓促,只穿了见大衣。

    寒风刺骨,冻得他直打哆嗦。酒劲上来,走路还有些蹒跚,没跑几步就变得气喘吁吁。身上也没带兵器,燕途自认没有大刀锋利,徒手硬拼与送死无异。

    金刚剑傀速度并不慢,燕途看着慢慢缩短距离的怪物,他怂了。以他的功力自然听到金刚剑傀身上有人声传来。

    虽然听的不真切,但有人在上面是可以肯定的。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

    燕途想了想,朝身后吼道:

    “后面的朋友,我是燕途,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朋友?我在这里给朋友赔罪了!还望朋友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一马!”

    陆奇坐在金刚剑傀的控制室里,操纵着剑傀的一只手臂开路。听了这话,他笑了笑,运气朝燕途吼道:“好啊!放你一马也不是不可以,你先束手就擒!”

    燕途在前面跑,自然听见了陆奇的话,但是他不敢停下来。

    像燕途这等强人说话从来不算数,尤其是占了上风之后。所以以己度人,燕途也不敢相信陆奇。

    “朋友何必苦苦相逼,风水轮流转,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陆奇撇了撇嘴,不以为意,也不搭话,直接杀了上去!

    半个时辰后,筋疲力尽的燕途被陆奇堵在一条大路上。金刚剑傀一剑扫下,燕途被拍入地底,只留下一滩肉泥。

    “走吧,是时候会会那帮魔道崽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