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江州城的变化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越来越深,往日里堪称不夜地的江州城粉巷,近日也变得有些冷清。

    明面上,大家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怪雨,将气候变得天寒地冻,冷得不愿出门。

    实际上,却是因为近日城内发生了一件大事,使得有钱来此的主,都变得人人自危。

    粉巷内一片沉寂,只余下两三盏灯笼还亮着。平日里站在门口揽客的姑娘们,也都不见了踪影。

    大街上,两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影子,走进了一间,装饰华美,亮着粉红色花灯的阁楼。

    然而,此二人刚准备进门,两个身穿厚实裘衣,龟公打扮的男子就拦住了二人。

    “两位爷,春宵阁今日概不接客,请回吧!”

    语气生硬,有一股不容拒绝的命令味道。

    “媳妇,要不,俺们回去吧!”

    听了那位古怪龟公的话,其中一个背影宽广的斗笠人有些犹豫道。听他的话,同行的另一人竟然是位女子。女子逛窑子,也不知这二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你闭嘴!谁是你媳妇!再废话我宰了你!”

    冰冷地声音从另一个斗笠下传出,声音甜美,气若幽兰,分明是个女子的声音!

    斗笠男有些委屈,可怜兮兮地说道:“可是那晚,俺和你都......”

    “闭嘴!”

    斗笠女分明已经震怒,一只玉手飞快地在斗笠男身上点了两下。斗笠男被点了哑穴,瞬间变得口不能言,阿巴阿巴的哼哼了起来。

    “小妞,看来你男人不行啊!要不要大爷我做你男人!”其中一个猥琐龟公看着斗笠装扮的二人斗嘴,戏谑的说道。

    话音刚落。

    咻的一声!

    一道电光闪过!

    猥琐龟公人首分离,一颗偌大的头颅滚落在地。面容还是那副戏虐的样子,只在眼底流露出一丝惊恐,还未来得及表现在脸上,就已死去。

    人头落地,斗笠男看着地上的头颅,瘫倒在地,头上的斗笠也掉了下来。露出一张带着惊恐之色,淳朴的,庄稼人的脸。

    “你是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剩下的那个龟公质问着斗笠女,但却始终不敢上前。

    “少废话,让管事的出来!”斗笠女蛮横道。闻言,龟公如是大赦,赶紧跑进了阁楼内。

    斗笠女回过头,又看了一眼瘫倒在地的庄稼汉。

    “真是废物!”

    随后也不再管他。

    片刻,一位穿这白狐裘衣,还露出雪白大腿的妖娆女子走了出来。还未等她询问,斗笠女便闪到她面前,抬了抬斗笠都出一张精致的脸。

    “是我,尸体收拾了,进去说。”斗笠女快速的说完,不待妖娆女子回话,提着吓瘫了的庄稼汉走进来阁楼。

    阁楼外,妖娆女子脸色一白,身体微微颤抖。吩咐了门外龟公几句,马上跟了进去。

    春宵阁乃是江州城数一数二的烟花场所,往日里人来人往,不论是达官显贵,还是世家公子,都喜欢往这跑。可今日却像着了魔一样,整个春宵阁除了干活的龟公和几个打手,再无别的男人。

    春宵阁深处,一间挂满粉红色帷帐的闺房之中,一位身材妖娆,穿着暴露的女子,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任凭白花花的大腿暴露于空气中,也毫不在意。

    粉红色帷帐的中心有一张圆形红粉大床,一个身着破烂麻布的庄稼汉躺在床上,头下棉枕,身盖上等丝绸棉被,双目紧闭,神情愉悦,仿佛在做着什么美梦。

    屋子里放着两套斗笠蓑衣,一位身着杏黄色裘衣的女子端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面容丑陋的庄稼汉,神色复杂。

    时间一点点流逝,屋子里静悄悄地无人说话。

    终于,跪在地上的妖娆女子忍不住问道:

    “林长老,您不是已经和圣女离开了么?怎么又,难道掌道还有什么事吩咐属下?”

    黄裘女子缓缓转身,那模样正是在山神庙,杀了赵飞云的葬花道长老林若彤。也是地磅第二百一十七位的先天高手林若彤。

    林若彤看着跪在地上的妖娆女子,眼神有些飘忽,不知在想些什么。

    妖娆女子还以为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到胸口。双手攥紧,紧张得不得了。

    过了半晌,黄裘女子回过神,这才开口道:

    “我为什么在这里不用你管。这几日江州城的事我也有所了解,你只需告诉我,现在城里都来了什么人物即可。”

    妖娆女子听后,连忙伏在地上,惊慌失措道:

    “长老恕罪,长老恕罪!属下并非干涉长老,属下,属下只是关心则乱,关心则乱。”

    林若彤眼神缥缈,心事重重,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依旧等了好久才道:

    “恕你无罪,说说城里的事。”

    妖娆女子如获大赦,顾不得擦去汗珠,连忙道:

    “回林长老的话,自五日前,神秘高手燕赤霞夜袭州牧府,斩杀镇守将军王啸,供奉刘子路,击伤六扇门青印捕头冷青。重创官府势力,使江州城内再无官家先天,秩序大乱。”

    妖娆女子只顾着阐述,并发现,林若彤听到燕赤霞这个名字后,眉头微拧,呼吸明显急促了一阵。

    只听她继续说道:“此事过后,第二天,江湖上又疯传起另一条消息,说是大隋六大书院之一的南山书院遭神秘人进攻,疑似有天人境交锋。江州城百里冰封就是证据。据传南山书院损失惨重,先天高手损失大半,院长身受重伤。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消息一出,各方势力纷纷而动。先是从冰雪中发现了道之力的痕迹,后血神道的血颅亲自出手,夜闯南山书院。虽然被击退,但连斩数十院生,那段仁良也没有出现,足以证明这消息至少有六成真实。

    这下各方势力蜂拥而至,黄泉道的黑白无常,尸王道的‘铁尸’杜远都出现在了江州府地界。估计最晚后天就能到江州城,倒是恐怕会有有一场厮杀。另外朝廷方面,为了稳定民心,也派出了江都王杨建来此总领大局。”

    妖娆女子说了一大堆,但林若彤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听了这么多,她只是敷衍地说道。

    “江都王杨建,此人素来残暴,私生活混乱,传闻他曾玷污过自己妹妹。朝廷派这么个疯子过来,看来是还没拿定注意啊!”

    话音刚落,妖娆女子赶紧附和道:

    “林长老说的正是,江都王乃隋太祖当年分封世袭而下。虽然也姓杨,但和京里的嫡系早已牵连甚少。这个废物一般的局外人过来,可不正是上面没拿定注意!或许有人还打算着趁此机会弄死这江都王,收了封地呢!”

    林若彤并未在意妖娆女子奉承的话,她似乎心事重重,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后只听她又问道。

    “除了这些,我魔门可有何动向,武林正道都在做些什么,南山书院没做出什么反应么?”

    妖娆女子不知林若彤所想,只当林若彤也想插一手,因而正色道:

    “说来也怪,除了黄泉道,尸王道,血神道还有我葬花道。我魔门剩余五道好似闻所未闻,一点动静也没有,也不知适合打算。”

    妖娆女子一边说,一边观察林若彤,见她毫无表情,也没有半点询问的样子,便继续说了下去。

    “至于武林正道,除了顶尖大宗外,那些小门小派谁敢趟这趟浑水。现在赶来的,都是抱着趁火打劫的打算,那会出手相助。

    大周武林且不提,大隋地界三大门派,纯阳宗在通州府,藏剑阁在蜀州府,远水解不了近渴啊!也就大明寺离得近,但也派了几个和尚过来,就是不知道具体是谁。

    南山书院的对策那就更可怜了,除了广发诏回令,也没什么办法。最后能回来几人,那就不得而知了。甚至我听说这阵子离开的院生更多一些。”

    “树倒猢狲散,武林正道也不过如此。”林若彤喃喃地说道。

    沉默了片刻,林若彤终于道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柔琴,你派人给我盯着州牧府,我要知道秦州牧一家身在何处。还有那个燕赤霞,如果发现他入城,第一时间通知我。”

    妖娆女子低头称是,缓缓退出了房间。虽然她有些疑惑,但却不敢多问。一直待在烟花之地,她早已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林若彤从少女变成少妇这点变化她还是看得出来。

    但她不敢问,也不想知道这其中的秘密。葬花道弟子一向守身如玉,没有一个好的投资,怎能轻易交出。

    可床上那个丑汉分明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之前林若彤带着圣女回总坛,此刻不仅破了身,还带了个男人回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诡异。

    但,那又如何?

    妖娆女子将一切疑问都抛在脑后,又恢复了花枝招展,扭着暴露在空气中的小蛮腰,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片刻,春宵阁的花坛下,多了两具龟公的尸体。

    粉帐弥漫的房间内,林若彤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盛开的不知名花朵,眼神飘忽不定。

    “杯子脏了可以洗,可若宣纸染上了墨迹,又该怎么办?”(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