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疗伤与传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杨宁就愣住了。

    单手托这兑鼎,不知道该当如何。杨宁没想到陆奇房里还有别人,进来之前他分明感受到一人的呼吸,没想到却还有一人。

    “道长怎么也在这里?”

    杨宁托鼎的手慢慢下沉,脸上挂着笑容,一颗心却跌入了谷底。

    人心隔肚皮!

    这老道虽然是大哥师傅,但却是刚认的,并无多少感情。兑鼎乃是一件异宝,万一老道见财起意,那该如何是好!杨宁心里一阵纠结。

    就在这时,陆奇的声音响起,语气有些急切。

    “二弟,快把兑鼎给老湿!老湿鼎来了,你还是快给我疗伤吧!”

    言罢,杨宁也知老道已经知晓兑鼎之事,瞒是瞒不住了。上前将鼎递给青元子,只盼着老道不会见财起意。

    青元子拿了鼎,也没再问陆奇刚才紧张之事。

    伸手打开紫金纹龙盖,瞬间,一片绿色的光芒从兑鼎之中散发出来。将屋内照成一片绿色,却未有些陆奇前世KTV包厢的既视感。

    小鼎内只余不到一半绿色灵乳,晶莹透亮,一抹灵气从中散了出来,沁人心脾。

    “好个天材地宝!”

    青元子看着鼎中晶莹灵乳,忍不住攒了一句。一手持鼎,也不与杨宁多说,走进趴在木板上的陆奇。

    一掌挥出!

    撕拉!

    陆奇背后衣物尽散,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他背上。这伤口比他刚穿越时,胸口的那道伤更深,更大!一尺半长,两指宽,伤口处碾碎了的草药和血液混合在一起,结成血痂红褐色,说是血痂实则更像是浓稠血浆,不过好在穴道被点住,伤口已经很少渗出血液。

    “躺着别乱动,道爷这就给你疗伤!”

    话音落地,青元子一掌拍在兑鼎上。

    “起!”

    一道绿色灵乳从鼎中飞出,悬浮于空。顺着青元子两指转动,灵乳化气,凝成无数一寸大小的绿色雾剑。一股无形的道之力与灵乳相合,每一把绿意盎然雾剑都显得生机澎湃。

    剑随指动,只听青元子一声令下!

    “去!”

    无数雾剑排成一个个玄奥阵型,没入陆奇体内。

    咻咻咻!

    若是观察仔细,不难发现,每一把雾剑落下的位置都是陆奇身上的一处穴位。一股生机自陆奇体内蔓延,凝聚于背后伤口处。

    陆奇只觉浑身酥麻,背后仿佛蚂蚁在咬,奇痒无比!

    随后又有一股清凉之气自体内生出,汇聚背后,化解痒意。这让陆奇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通透之感,清凉之气越来越多,陆奇差点舒服的呻吟出来。

    再看其背上,血痂迅速凝结。

    先是不再向外渗血,慢慢的伤口开始蠕动。原本血浆状的血痂慢慢变硬,红褐色慢慢转黑,血痂慢慢隆起。

    片刻之后,之前还能看到点点血液的伤口已经凝结。随着最后一道雾气小剑的融入,陆奇背后原本血淋淋的伤口,已经变成了一道狰狞的黑褐色伤疤!

    虽然还有一层高高隆起的黑褐色结痂,但内里筋骨已经恢复。

    青元子飞速在陆奇身上点了几下,解开了束缚陆奇的绳索。

    做完这一切,他放下已经空了的兑鼎。摸了摸下巴,洋洋自得道:

    “来来来,下来走两步,看看道爷的医术如何!”

    陆奇微微笑了笑,没有答话。只是双手慢慢推起身体,行动中触动伤患处的肌肉还是有些疼痛,但伤口并没有因此裂开。

    慢慢下了地,试探性的活动了一下身体。

    背后还是略微有些疼痛,但却已经能够下地行走。筋骨已经痊愈,只是背后的刀伤还没有完全愈合。

    冷青这一刀本可以开碑碎石,若非陆奇当时有青元子的真气护体,只凭他自己的那点横练功夫。

    即便不死,脊椎也要受重创。而脊椎又包裹着中枢神经,若是这东西被伤了,弄不好陆奇后半生就要摊在床上了。除非是传说中能连接筋骨,恢复神经的灵丹妙药。否则就只能等神仙下凡了。

    青元子看着在屋里来回走动的陆奇,点了点头:

    “不错,筋骨已经痊愈,只剩下少部分肌肉和表皮上的这道伤口还有些问题。不过也没事,以你小子的体质,再有个七八天估计就能痊愈。这几天少于人交手,行了,你们聊吧,我走了!”

    说着青元子就要离开,但陆奇哪能让他如愿。

    “等等,老湿,别急啊!您看我拜师之后,一门师门武功都没学。这出去与人争斗只能用以前学的三脚猫功夫,若是输了不是给师门丢脸么,您看,可不可以,嘿嘿,给徒儿我传几手?”

    说着,陆奇站在一边,不好意地搓了搓手,笑呵呵地看着青元子,那表情活脱脱像个商人。

    青元子转身看着陆奇乐了,这混小子还真是无利不起早!

    刚恢复,就想捞点武学,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急个屁!你以后走金身之道,没练出名堂之前少想其他武学。你现在伤势还没痊愈,不宜锤炼肉身。伤好了再传你!”

    话音一落,青元子就要离开。陆奇还不死心,赶忙喊道:

    “老湿!老湿!那内功呢?外功不能炼,内功总可以吧!”

    青元子眉头一皱,看着陆奇停了下来。

    “内功确实可以,可你小子有儒门浩然正气,我再给你一门内功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反倒让你分心,须知内功修炼一脉相承最好,不必贪多,精纯才是最好的真气。可别像你们书院那个院长,尽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武功是上来了,但却断了前路,不过旁门左道罢了。”

    陆奇听后连忙摆手,他知道青元子想插了。指着兑鼎道:“老湿,我练的是兑鼎上的合道决。”

    说着,连忙将合道决之事解释一番,并将口诀背诵了一些。

    青元子听完后久久无语,片刻,才长舒一口气道:

    “上古人皇之法果然玄妙,既然你已修习此道,那我便传你一门天级内功,上善若水篇,助你一臂之力。”

    话音刚落,青元子瞬间点昏杨宁,陆奇一愣,来不及阻止,紧张道:

    “老湿,你这是?”

    青元子将杨宁放在陆奇刚才躺着的木板上,转身走向陆奇。

    “少废话,法不传六耳。你听着就是,这是门规!”

    陆奇一怔,这才想起门规中有这么一条。另一边,青元子也不耽搁时间,张口就道出了上善若水篇,顺带还有一些修炼武功的注意事项。

    做完这一切,青元子又从怀中掏出一本旧的泛黄道德经出来,看样子是要给陆奇。书页发黄,页脚卷了又卷,字里行间写满了蝇头小字的注释,显然是经常翻阅的样子。

    拿出这本书后,青元子满脸不舍之色。看的陆奇一阵纳闷,心道不就是一本书么,大不了买本新的,把注释抄上去不就得了。

    看着青元子肉痛的样子,陆奇忍不住道:

    “老湿,要不我买本新的把注释抄上去再给你?”

    那知青元子毫不领情,顺手给了陆奇一个爆炒栗子。

    “臭小子,你懂个屁!这书是孤本,相传是道德天尊手书,供奉在纯阳宗上善殿。道爷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里面偷......啊,借出来的!”

    陆奇听完,心中泛起了白眼。

    ‘这货果然是个贼道,一会儿偷琴,一会儿偷书。说不得他的仇家比我还多,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江湖上活了这么多年的。’

    纯阳宗又不是远古传下来的隐世大宗,道德天尊手书准是扯淡!陆奇才不会相信,接过手书,翻看了几页,只觉得纸张有些特殊。内容与大街上卖的一样,只是多了些注释,也没什么神异。

    随手塞入怀中,便不再管它。

    青元子见此,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什么。神情有些黯然,仿佛重要之人逝去一样,只听他长叹一声。

    “罢了,罢了!你好生修练内功,勤练琴艺,七日之后,我再回来!”

    说话间,青元子早已消失不见。

    只在地上留下一张琴谱。

    陆奇上前将琴谱收入怀中,顺手叫醒了杨宁。

    待杨宁缓过劲来,陆奇又问了些城内的事。

    城内官府大乱,王家也撒手不管,剩下的小世家人人自危。寒门势力,魔门九道,各路强人趁机伺机而动,南山书院也发令召回云游天下的所有院生和长老。短短两天时间,整个江州府地界变得热闹非凡。

    明里暗里都不平静,陆奇低头琢磨了一阵,这才张口道:

    “二弟,你先回城关注各方势力动向。顺便摸清楚书院的守卫,我们准备准备,城外的事就交给我了。”

    杨宁点了点头,江州府大乱对二人来说,未尝不是一次机会。

    只是在这场争斗之中,不宜过早露头。

    枪打出头鸟,现在各方势力还未行动。陆奇斩杀官府两位先天,只是江州府的大乱的导火索。究其根本还是各方势力早就隐藏下的隐患所致。青元子不出手,陆奇和杨宁这点实力还不足以搅动大局。

    所以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按兵不动,杨宁深知这个道理。

    二人又讨论了一阵,杨宁便退出了房间。

    听着杨宁的脚步慢慢走远,陆奇没有任何言语,只是闭上眼睛将新得到的内功融入己身。

    这时候他需要做的正是韬光养晦,深深地隐藏起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