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拳轰杀
    随着陆奇跳出战圈,王啸,冷青二人立刻松了一口气。

    王啸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宝戟,戟头已被削去一角,冷青的鬼头弯刀也满是缺口。

    这一战,是二人出道以来最艰难的一战。

    二人越打越心惊,只觉得对面的虬髯大汉,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真气和体力。

    招招全力以赴,打了这么久竟然不见半点力脱之意。

    倒是冷青二人,在激烈的撞击之下,肉身酸痛,真气渐渐告竭。

    若无意外,迟早给陆奇活生生拖死!

    本来二人已经做好了身死的准备,却不想陆奇忽然跳了出去。

    二人虽然疑惑,但哪有时间询问,只想着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和内力。

    另一边,陆奇在心中埋怨了一句:

    ‘这贼道又在玩什么花样,麻蛋!天人境就是麻烦!’

    不过,陆奇也没有忤逆青元子的意思。打了这么久,从对手的状态,陆奇也发现了一些端疑。自己之所以能如此轻易的压制王啸二人,全赖青元子的真气。

    陆奇这身剑招不过锦上添花而已,与其说是陆奇战胜王啸二人,倒不如说是青元子战胜二人。

    ‘想来青元子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定下十招之约吧!’

    陆奇暗自想到,摸了摸下巴,陆奇转身看向院子里的兵器。

    这地方应该是个演武场,两边的架子上,十八般武器样样都有。

    但陆奇却不知道选什么好,说道兵刃,他只学过剑法和戟法。戟法学后从未练过,和没学一样,不用考虑。至于剑法,已被青元子明令禁止。

    现在只能看看别的武器了。

    俗话说,年刀月棍一辈子的枪。

    在场中最容易上手的,应该就是长棍和大刀了。

    可陆奇自身却对这两样武器不怎么感冒,实际上如果让他自己挑选的话,他倒是偏向重量级的武器。

    不过这个院子里,却没有锤类重兵器。

    环视一周,陆奇忽然在角落里看到两个练力气用的石墩,上面用一条手腕粗的大铁链拴着。

    陆奇会心一笑,就你了!

    掂了掂石墩,每个大概三百斤左右。重量够了,只是这铁链虽然粗壮,但却是凡铁所铸。对面二人都用的顶级宝器,这么算还是有些吃亏。

    念头电转,陆奇灵光一现,虎躯一震,豪气中天道:

    “你二人听着!我燕赤霞素来不愿持强临弱,今日给你们个机会!我不用这把名器,你二人也将宝器放下,两边架子上的武器任你选。我们十招定胜负,若是你二人能接我十招,我就饶了尔等狗命!”

    “听清楚了,就行动,老子不想与你废话!”

    说到这里,陆奇将正心剑插在地上,自己拎着两个石墩试了试。

    看着陆奇率先放下武器,王啸有些心动:

    “冷兄,虽然有些屈辱,但总比丢了命好!你怎么看?”

    冷青没有说话,却用行动告诉了王啸自己的选择。只见冷青扔下鬼头弯刀,从武器架上挑了把大刀挥了挥。王啸见此,也拿了柄方天画戟,二人走入场中,等待着陆奇。

    屋顶上,青元子不知从哪里摸出了壶酒,小酌了一口:

    “不错不错,还不算笨,懂得利用规矩,倒是省了道爷出手救他了。不过锤法还真是个麻烦!”

    院子里,陆奇拎着两个用大铁链拴着的石墩缓缓走到场中,这东西在他手中宛如两个链锤,配着他这魁梧的身形,和这虬髯,倒也十分唬人。

    然而,只有陆奇自己才知道,锤法这东西他是从来都没有练过的。

    陆奇手持石墩,双臂一震,将石墩上的铁链缠在手臂上。

    一手防御,一手抡起扣在石墩上的铁链,脚下一震,将地面他的龟裂!

    杀!

    爆喝一声!

    陆奇挥舞着巨大的石墩,带着千钧之势,朝王啸二人砸去!

    王啸二人不知陆奇打算,但若是这种蛮力冲撞,不论多少,二人都不虚。

    两人脚下一踏,分别向两侧躲去。轻而易举,就躲过了这一式暴击!

    嘭!

    石墩落地,无端砸出了一个大坑,裂纹向四周蔓延。

    “第一招!”

    青元子的声音悠悠地传入陆奇耳中。

    “若都是这样的攻击,道友还不如趁早收手,还能省些力气!”青元子毫不客气的调侃道。

    陆奇冷哼一声,并不言语,只将石墩一甩,拽住铁链一头,两个石墩化为链锤,分别杀向王啸,冷青二人。

    诚如青元子所说,这样的攻击对于王啸二人来说并无威胁。

    但陆奇却不以为然,双手各拽着一条铁链,将石墩舞的飞起,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随着铁链越来越多的飞入空中,陆奇与王啸二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屋顶上,青元子目光一凝,似是看出了些门道,微微笑道:

    “这小子,倒是有些小聪明!”

    庭院中,陆奇凭借自身巨力,来回舞动两条铁路,两个石墩始终在天上飞舞,一直没有落下。

    谁也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中,粗大结实的铁链已经将王啸二人包围。

    就在这时,陆奇神色一动,双臂一震,大喝一声!

    “锁!”

    话音未落,满天的大铁链,瞬间化作两条巨蟒,将王啸,冷青二人团团围住。

    “不好!”

    王啸二人也发现了不对,但却为时已晚,四面八方都被铁链围住。

    漫天的铁链宛如两条黑色巨蟒,似要将王啸二人绞杀!

    陆奇又上前一步,三人之间相距不足两米。铁链已将王啸长戟锁住,黑蟒缠绕,眼看就要将王啸二人锁住。

    忽然!

    叮叮叮叮!

    一连串金属碰撞之声!

    陆奇抬头一看,本该锁住冷青的铁链竟然寸寸断裂。

    只见冷青手持一柄寒光四射的匕首,朝陆奇杀来!两人之间不足两米,一抹寒光骤然杀向陆奇。

    仓促之间,陆奇只好将手中铁链甩出,一个驴打滚跑向一边。

    与此同时,王啸那边也传来一声暴喝!

    原本将王啸团团锁住的铁链,此时竟拐了个弯,向陆奇锁来。

    黑蟒绕身,瞬间就将陆奇包成了个粽子!

    作茧自缚,恐怕就是这个道理。

    不待陆奇挣扎,一击未得手的冷青又杀向陆奇!

    一抹寒光向陆奇裸露的脖子飘去!

    生死之间,陆奇来不及细想,一声暴喝!

    “开!”

    暴喝声间,就见陆奇浑身筋肉鼓胀而起,爆起的血管好似一条条黑色长虫爬满全身!

    一声象鸣!

    捆在陆奇身上的铁链直接被撑爆!

    寒光袭来,猝然之间,陆奇一双青黑色的肉掌拍出,将寒光抵住。

    呯!

    青黑色铁掌紧紧将那一抹寒光攥住,陆奇咬了咬牙,又是一掌拍出。

    掌劲中,隐隐传来一声象鸣!陆奇背后巨象虚影缓缓浮现!

    力道虚影!

    冷青见此,哪敢与陆奇硬拼,弃了匕首向后退去,顺手抄起了那把鬼头弯刀!

    陆奇收回手掌,手中的匕首已经被他握弯,随手扔在地上。再看看掌心,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正在慢慢恢复,伤口还在往外渗血,但速度已经慢了很多。

    对面冷青二人已经拿回了自己的武器,陆奇冷哼一声,周身劲气流转。内圣外王道,百毒炼身决,钢体决运转周身,身型又暴涨了一分!浑身筋肉虬结,血管好似老树根须盘绕全身,掌心伤口立刻止住了流血,身后巨象虚影越发凝练。

    青元子坐起喃喃道:“金身之道么?你却是选了一条难走的路啊!”

    说罢,有传音与陆奇。

    “道友,还剩三招,小心了!”

    陆奇眉头一拧,也不废话,整个人如炮弹一样冲向提器防御的冷青二人。

    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只是野蛮的冲撞,猛烈地奔跑。陆奇速度很快,如一道狂风奔袭,同时力量也很大,脚步很重,每一步都将地面踩裂!

    冷青二人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心有余悸。不过手持顶尖宝器,多少让他们心里有了点安全感。

    ‘刚才虽然没有阴死这汉子,但好歹废了他一只手,现在又有宝器在手,难道害怕他血肉之躯不成!’

    心一横,二人又使出之前对付陆奇的套路。一人压制,一人偷袭!

    王啸长戟一横,率先杀向冲过来的陆奇。一戟拦在陆奇必经之路上,想要将陆奇冲势止住。

    一戟扫来,陆奇好似不曾看见,一只肉掌直直的撞了上去。

    王啸阴沉一笑,‘看老子,削断你的手!’

    长戟贴近肉掌,陆奇忽然握掌成拳,一拳带着象鸣砸在戟面,爆喝一声!

    “撒手!”

    嘣!

    恐怖的力道顺着戟杆,将王啸虎口震裂。陆奇一击未中,也不留念,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冲向王啸。

    不顾背后冷青一刀斩来,陆奇一拳轰向王啸!

    王啸那里会料到,陆奇竟然如此拼命,为了打自己一拳,不惜挨上一刀。仓促之间,王啸也一拳打出。

    两拳相印,陆奇累积的力道境界瞬间显现。

    咔嚓一声,便废了王啸一臂!

    “给我死!”

    陆奇又暴起一拳,力道更深!

    王啸不敢与其硬拼,挥起一拳,亦是砸向陆奇!

    拳是同样的拳,但力道却千差万别。

    王啸一拳,打的陆奇晃动了两下,便无碍。

    而陆奇一拳印在金甲之上,却仿佛巨锤一击!

    嘭的一声!

    铁拳凿穿金甲,硬生生将脊椎打断,血溅四方!

    将军王啸被一拳轰杀!

    与此同时,冷青一刀也斩在陆奇背上,留下一刀深刻见骨的伤口!不过在鲜血渗出之前,陆奇就用横练功紧缩肌肉,将血止住了。

    喉咙一甜,陆奇硬生生将一口逆血吞入腹中。

    以伤换伤,果然不是长久之道。

    虽然强杀王啸,但现在的陆奇已经是强弩之末。

    ‘只能靠老子二十多年的装逼经验了!希望能骗过这混蛋,不然就只能靠青元子了!’

    念动之间,陆奇缓缓转身,左手扶住王啸,右手缓缓从其胸前的大洞中拔出!

    甩了甩手臂上的鲜血,看着退后半步的冷青,平静一笑。

    “该你了!”

    冷青不知陆奇深浅,但见陆奇伤口迅速愈合,说话中气十足。想来也没有什么大碍。王啸已死,自己一人有独木难支。念动之间,便已有了决断。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杀!”

    只听冷青爆喝一声,随后刀光一闪,虚晃一招,顺势拔地而起,几个起落就逃的无影无踪!

    见人影消散,陆奇也松了一口气。

    噗!

    一口热血喷出,重重倒在地上,迷离中喃喃自语道:

    “果然,这个逼还得我来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