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有其形而失其神
    深夜,江州城,州牧府邸。

    这个全江州府官家势力最雄厚,武装力量最强的地方,灯火通明,异常喧闹!

    不是因为有什么大人物来临,也不是州牧老爷纳妾什么的。

    这一切的一切,只因州牧府来一位虬髯大汉。

    庭院内,哀嚎遍地,有些内功修为的将士慢慢恢复了过来。身经百战的他们,不等王啸吩咐,就已经带着身边同袍缓缓撤出庭院。

    先天高手的交锋,已经不是他们可以牵扯进去得了。

    庭院中心,陆奇与王啸,冷青二人你来我往,斗得好不热闹。

    身怀数门精妙剑术又有青元子精纯真气的陆奇,在实力上已经与两位先天高手不相上下。

    王啸二人因为刘子路的死亡,对陆奇心存忌惮,不敢贸然出手。虽然都亮出了气魄,但却只是一味的防守,不敢主动进攻。

    殊不知二人如此,却正中陆奇下怀,让陆奇有机会快速掌握自己身上的力量。

    斗了片刻,二人只觉得陆奇招式虽然精妙,但其中蕴含力量却忽强忽弱。心存疑惑,但却不敢冒进。

    又过了一会儿,陆奇感觉掌握的差不多了,对自己力道的强弱也有了一些把握,便跳出圈来,装模作样道:

    “玩也玩够了,是时候了结这一切了。”

    随后一声乌啼,陆奇背后三足金乌虚影凝实,灼热之感席卷大地。

    三足金乌傲然挺立,睥睨之间,尽显皇者霸气,一股唯我独尊的霸道,席卷四方。

    “来了!”

    王啸,冷青二人心中一沉,也将自身气魄之威激发。

    王啸背后,一只巨大青虎嘶吼,煞气横生,王者之意尽显,隐隐带着挑衅三足金乌的味道。另一边,冷青也凝实了一只独眼雪狼,狠辣阴沉,与青虎并立,也要挑衅三足金乌。

    陆奇冷哼一声。

    “米粒之光,也敢争辉!”

    下一刻,金乌振翅,金焰漫天,铺天盖地而去。

    煞气青虎与独眼雪狼亦不势弱,青黑煞气与苍白阴冷之气合作一处,凝成一片煞气寒海,威势隐隐胜过金乌三分。

    转瞬间,天昏地暗,整个院子尽被煞气笼罩。

    煞气凝结,与漫天金焰相撞!

    轰!

    一时间,飞沙走石,狂风肆虐,地面龟裂。

    院子里还未来得及撤退的将士,全都被着余威震得飞起。重重地撞在墙上,将墙壁撞得满是裂纹才落在了地上,也不知是生是死。

    震荡中心,陆奇与王啸,冷青三人的身影慢慢显现,俱是毫发无伤。

    只是苦了插在地上的秦封,被这余波伤的皮肤具裂,浑身烂肉,活脱脱成了个血人!

    这下不死也难了!

    王啸二人只觉血气翻涌,险些站立不稳。二人虽没有商量,但都知道硬拼绝对不是个好办法。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气魄攻击也只适合恃强凌弱,势均力敌,或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与自残无异!

    陆奇看着王啸二人,风轻云淡,单手持剑而立,实则左手在背后微微发颤。

    借来的力量终究不是自己的力量。

    本来以青元子蕴含道之力的真气,硬拼之下,足以碾压王啸二人。但当两股力量相撞的那一刻,陆奇才发现这股力量固然强大无匹,可也十分凶险。

    虽然陆奇能如臂驱使这股力量,但这股力量却不想自身力量会自动护住。

    身处爆炸中心,相击之下,这股爆发足以将陆奇重伤。

    若非陆奇及时避让,刚才的爆炸已经让他受伤,平复下颤抖的左手。

    陆奇知道刚才这种攻击,他已经不能再施展了。否则稍有不慎,就会自取灭亡。

    不过幸好除了硬拼之外,陆奇还有一手过人剑技。

    “道友莫要硬拼,玄武藏元术本是蓄存自身真气的妙法。小道将自身真气渡于道友,以是取巧之法,道友若在硬拼势必伤了自己。还是比比招式吧!”

    青元子的话音在陆奇耳边响起,陆奇暗啐一声。

    ‘这么大的事,这贼道现在才说,摆明了想看我笑话,哼!’

    虽然没有回话,但他却在心里将青元子骂了千百遍。

    青元子躺在屋顶上,悠哉悠哉道:“这小子,还想取巧,要是让你这么容易就将这两人摆平,道爷我还怎么观察你的真实水平。又怎么能知道你的剑法,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庭院中,陆奇并不知道青元子的良苦用心,只知道这贼道不想让自己好过。

    也不二话,脚下虚空印踏出,背后金乌剑魄凝结,力量含而不发,全部凝结于正心剑上。

    睥睨之间,杀意滋生。

    不约而同,王啸,冷青二人也提器来攻。

    王啸长戟一扬,漫天戟影,将陆奇笼罩。大开大合,不求伤人,只欲将陆奇压制在一个范围之内。

    另一边,冷青徘徊在两侧,不时刀光一闪,刁钻狠辣,每次都在陆奇必经之路上斩上一刀,仿佛阴狠毒蛇一般伺机而动。

    两人合击,占尽先机,陆奇一时间也难以应付。

    好在陆奇身怀数门精妙剑术,谦谦之风配合虚空印,也能在争斗之中游刃有余。

    不一会儿,流星百劫剑,问心九剑中的五式,轮番在陆奇手中展现。

    剑气浩荡,招式如行云流水,在王啸二人合击之下,竟渐渐占据上风。

    再反观王啸,冷青二人,从开始的稍占上风,到此刻渐渐只余招架之力。二人也不敢在玩什么偷袭,反倒合击招架陆奇。

    片刻,二人额头上已浸出一层汗渍,反观陆奇却愈发的得心应手。

    陆奇欣喜不已。

    ‘哼!贼道还想看我笑话,看小爷再斩两个先天!’

    屋顶上,青元子看着陆奇层出不穷的精妙剑式眉头紧皱,喃喃自语道:

    “星辰剑意,浩然之意,没想到都是这小子!只是......”

    说到这里青元子眉头已经皱成川字。

    “只是剑式,剑意,虽为上乘,但却中规中矩,满是斧凿雕琢之意,失其灵动。有其形而失其神,学剑,而非爱剑!”

    “真是白瞎了这举世无双的剑道天赋!”

    看到陆奇渐渐压制冷青二人,青元子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极于情者,方能极于道!

    不论是剑道,还是别的武功,天赋只是起点,只有喜欢,渴望,那种发自内心的想要得到的感情,才能决定一个人最后,能走到什么地步!

    道一宗,立宗过万载,天赋绝伦之辈,如过江之鲫。可最终以武道称雄天下,踏出最后一步的,无一不是心志极坚,对所精之道陷入痴狂之人。

    因而,看着陆奇宛如一潭死水的剑法,青元子眉头紧皱,心中念头涌动,半晌没有动静。他在纠结是否应该收下陆奇。

    片刻,只听青元子长叹一声:

    “罢了罢了,算你小子走运!谁让道爷心存不舍呢!”

    庭院中,陆奇已将王啸,冷青二人逼入死角,只须片刻就能将二人斩杀!

    就在这时,青元子的话音在陆奇耳边响起。

    “臭小子!听着!”

    “给你个考验,院中武器你皆可用,唯剑不可!十招之内,不管你是空手还是用武器,将面前二人打残或斩杀!我就收你为徒!”

    此话一出,陆奇眉头紧锁,不知道青元子什么打算。

    只是一剑将王啸二人逼退,跳出战圈。

    独自思索了起来。(未完待续。)&lt;/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