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正道魔道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陆奇深深地看了一眼青元子。

    人常说患难见真情,陆奇此刻方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这一下反倒把青元子看的不好意思了,陆奇是青元子钦定要收下的徒弟,在他心中早就把陆奇当做自己的徒弟了。

    徒弟有难怎能不帮,帮亲不帮理,此乃人之常情。

    君不见,封神榜中的元始天尊,贵为一方掌教,天地圣人,亦是最爱护短!更何况不修边幅的青元子呢!

    陆奇不知青元子真实打算,但却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青元子的善意。

    虽然只说了一句多谢,但却将青元子的恩情牢牢记在心间。

    左右看了看,陆奇又拱手道:“道友,还有件事要麻烦你。”

    青元子摆了摆手:“客气啥,赶一只羊是赶,赶一群羊也是赶。有啥你就说吧!”

    其实他心中还隐了一句,反正你是我徒弟。

    陆奇听后,也不矫情,直言道:“此地已经不安全了,劳烦道友帮我把二弟和那胖子带回山寨。”

    青元子点了点头:“行,你找根绳子将他们四人都绑起来,一会儿我一并带走。”

    他们四人?什么鬼!难道还有活口?

    有活口也好,陆奇张口问道:“不知还有那位兄弟逃过一劫?”

    “不是男的,是那个女子。”

    青元子随手一指,陆奇这才看见血泊中的玉采薇。

    玉采薇之前被陆奇点了昏睡穴,此刻还没有醒来。虽然满身污血,但依旧掩盖不住她的绝世容颜,甚至这污血让她显得更加妖娆。

    ‘是她!也对,这两妖女都是葬花道的人,当然不会自相残杀。’

    感觉到陆奇身上杀意一闪而过,青元子疑惑道:

    “怎么,这小妞不是你的姘头?”

    “她是葬花道的圣女!”陆奇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机。但看了片刻,陆奇又恢复了平静。转身不再看玉采薇,而是去找绳子了。

    “不想杀了她报仇么?黄裘女子也是葬花道的吧!”青元子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话。

    陆奇摇了摇头,一边继续寻找绳子,一边淡淡道:

    “想杀!可我更想杀黄裘女子,留着她问话。”

    地上的护卫死去多时,尸体早已变得冰冷。陆奇记得他们之中,有人带着绳索。因此,一具一具的翻找了起来,顺便将这些护卫的尸体摆放整齐。

    青元子看着整理尸体的陆奇,微微点了点头,刚才那一问只是他突发奇想,想试试陆奇的心性。而陆奇的回答也让青元子十分满意。

    不被仇恨蒙蔽双眼,有勇有谋,直率真诚,想杀就是想杀,直言不讳。

    修道即是修心,若陆奇明明杀意沸腾,嘴里却硬说不想杀,那绝对会被青元子看不起。

    道家崇尚自然,追求自我超脱,从心所欲,逍遥世间!

    不讲以德报怨,宽恕敌人之类的屁话。

    尤其是青元子所在的道一宗,上古之时,其宗主就有仗剑走四方,横扫不平事的传统。动辄屠宗灭门亦是常有的事,不比魔门杀的人少。

    只不过身为正道之人,做事习惯寻个理字,有一套规矩,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动手罢了。但你若将正道之人都当做圣母,那就大错特错了。

    若正道之人都是圣母,那还不早让魔道给杀个干净了!

    正道魔道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都是追逐利益,只不过正道的方式更温柔一些,先礼后兵。而魔道则更粗暴一些,不讲什么道理直接就是干!

    青元子正是深谙这些道理,不想自己教出来的徒弟只能给人当枪使,所以才试探了一下。虽然陆奇在谋略方面还显得有些稚嫩,但至少并不迂腐,还不算无药可救。

    其实青元子哪里知道,陆奇原来是真的迂腐不堪。只是经历了些事情,撞了几次墙,被狠狠教育了一番,这才成长了起来。

    片刻功夫,陆奇便找到了绳索,随后他将地上四人绑成一串,拽了拽绳子,确保不会中途松开。这才将绳头交给了青元子。

    山寨的位置已经告诉了青元子,陆奇也不再多言。

    临走之前,陆奇走到赵飞云尸身边上,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心中默道:‘承人肉身,担人因果。赵虎已死,我陆奇便是你的第三子,这仇我记下了!州牧府,葬花道,黑袍人一个也跑不了!’

    念头一起,陆奇只觉得身体又轻了一分,好像扔下了什么包袱,又好像背负了什么东西。

    时间紧迫,陆奇也不愿耽搁,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向了青元子。

    “不再看一眼你爹?”

    “记在心中,与我同在。”陆奇平静地说道。

    青元子瞅了陆奇一眼,只觉陆奇眼中寒意刺骨,叹了口气,不再说话。随后大手一挥,场景变换,带着陆奇等人,抽离画卷。

    这身手虽是轻功,但速度却近似传送,宛若瞬移。

    在陆奇所见高手之中,就属青元子的轻功最快,鬼神莫测,不似人世间该有的功夫。

    片刻,陆奇又重新踩到了实地。再睁眼之时,已经到了自家山寨。

    看着冰城似得山寨,陆奇又想起了赵飞云死前让他改山寨名之事,只可惜还没等到答案,赵飞云便先去了。

    ‘葬花道的黄裘女,不管你处于什么原因,我陆奇必拿你的头颅,祭奠亡父之魂!’

    压下心中之怒,陆奇提气以虎啸雷音大喊了一声:

    “叶黑!带人过来!”

    话音落地,不到片刻,还在修葺的山寨之内,就响起了一阵吵闹声。黑压压的一群人影,大步跑了过来,为首的正是叶黑。

    看着陆奇这身虬髯打扮,叶黑疑惑道:

    “这位壮士,你......”

    “是我,易容了。这四个人,胖子和师爷好生照顾,女人和老头关入水牢,铁链锁好。”陆奇不等叶黑把话说完,直接简洁明了的说完了一切。

    玉采薇和玄阴老鬼都被青元子封住了武功,此事与常人无异,倒也不怕他们跑了。

    随后,陆奇也不等叶黑回话,直接转身对青元子道:

    “走吧道友,去州牧府!”

    青元子点了点头,解下背上古琴交给一脸懵逼的叶黑。单手提这陆奇,在众山贼不知所措的目光中,施展了他鬼神莫测的轻功,瞬间消失不见,宛如人间蒸发!

    众山贼哪里见过这等轻功,只道是见了鬼,一个个吓得惊慌失措,乱作一团。

    人与人的差别总是体现在细微处,叶黑不愧是陆奇看中的人,很快就回过神来,朝着乱糟糟的人群大吼道:

    “鬼叫什么!还不赶快按照月主吩咐将这四人抬回去!”

    “星主,你确定刚才那两人不是鬼?”众人有些犹豫,人群中一个弱弱地声音问道。

    “鬼你娘个腿!没看到,刚才那人穿着道袍么!有穿道袍的鬼么!”叶黑直接骂道。

    众人一听,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有一人穿着道袍,随后也都平静了下来。叶黑不愧是陆奇的狗腿,只听他继续道:

    “刚才那虬髯大汉是咱们月主易容的,旁边的老道是个老神仙!这一闪,就不见了,肯定是带着月主上天享福去了。一群土鳖,月主神功盖世,就算有鬼还不让他打死!赶紧干活!”

    话音一落,众山贼也安下了心,一群人七手八脚的将地上四人抬了回去。一路上,还沾沾自喜的嚷嚷着自己看到了神仙。

    片刻,山寨中又恢复了平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