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做回自己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咳咳,和谁不死不休啊?”

    陆奇话音刚落,赵飞云便醒了过来。不待赵飞云说别的话,青元子三言两语就将赵飞云身体的情况告知了他本人。

    “所以,你有什么遗言快说吧!”

    青元子并不知道赵飞云就是陆奇的便宜老爹,直言道。

    短暂的寂静,无人言语。

    赵飞云眼见陆奇面露悲意,同时有一种无力之感,自身体内漫延,顿时让他对老道的话,信了八分。

    随即心里有些自嘲,从行走江湖的第一天,赵飞云就做好了死的准备,他想过各种死法,却没想到最终会是这样不明不白的结局。

    陆奇心中也充斥着说不出的无力感和失落感,本来是想救人,却不想要救的人,都死在了自己面前。

    ‘我算个什么穿越者,空有属性栏而无所作为,眼见亲近之人死在我眼前而无能为力......’

    颓废之气自陆奇心中蔓延而出,寂灵心境有了破绽,渐渐松动。

    “虎儿,陪为父说说话吧!”

    赵飞云虚弱的声音响起,把陆奇从悬崖边缘拉了回来。

    见惯了前世的人间百态,陆奇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扶起赵飞云,复仇之念让他的心境恢复了平稳。

    “爹,你说吧,我听着。”

    说实话,陆奇与赵飞云并没有多少感情,但不知为何,陆奇的肉身之中却有一种悲意久久不散。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也或许这具肉身之中,还残留着前任赵虎的一些细胞记忆吧。但不管处于什么原因,陆奇要为赵飞云复仇的想法却是真心实意的。

    听到陆奇这一声爹,青元子也是愣了一下,这才知道面前这二人的关系。念了一句道号,久久无语,也不知作何感想。

    赵飞云听了陆奇之言,笑了笑:“你十四岁之后,就再没叫过我爹了。直到你那次下山劫镖被人打伤。”

    喘了口气,赵飞云又继续道:

    “那日在山顶传你阿罗汉神功,你张口闭口老爹老爹的叫着,我仿佛又回到了你幼年,初学武功之时。那日我装作醉倒,只想多享受一会亲情,却不想你小子竟将我背了回去。山路很长,可我却希望它更长一点,能让我和儿子多呆一会。”

    陆奇强颜欢笑,不知为何,眼中竟闪烁着晶莹。

    “你若喜欢,以后我天天背你。”

    赵飞云吃力地摇了摇头,目光中透露出一抹不一样的睿智。

    “你不是我儿子。”

    陆奇心中一震,目光中一抹惧意掩饰不住。

    ‘他发现了!’

    就在此时,陆奇忽然看到赵飞云目光变得黯然,有些失望。

    ‘他是在诈我!’

    不知为何,看着赵飞云神色黯然,目光中尽是悲凉之意,陆奇心里莫名一揪,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不!我是你儿子!”

    语气坚定,发自肺腑,目光清澈如澄。

    此言一出,陆奇只觉浑身一轻,好想去掉了一层枷锁。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通透明晰,仿佛沐浴之后,一身轻松。甚至属性栏,也发生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来不及细细体会身体上的变化,陆奇只见赵飞云眼中一抹喜意流露而出。

    “好,好儿子,咳咳!”

    赵飞云右手微动,陆奇见状,马上握紧了赵飞云的右手。握着陆奇的手,这硬汉心满意足的笑了,关切地看着陆奇道:

    “儿子,做回你自己,不要再用赵虎这个名字了!做真正的自己!”

    赵飞云语气诚恳,句句发自内心。

    陆奇听后,眼眶微酸,不知道说些什么,重重地点了点头。

    “咳咳,儿子,你叫什么?”赵飞云越发的虚弱了。

    “陆奇!”

    陆奇尽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咳,好奇儿,为父大限将至,临终之际,尚有三件事放心不下。”赵飞云眼中满是恳求之意。

    陆奇看过,点了点头:“您说!”

    “其一,我义兄萧世杰落于贼手,生死未卜,若能救便救之,若事不可为,也别死磕;其二,咳,你大哥赵龙,拜师江州府霸枪门,若有机会,拂照一二;其三,咳咳......”

    说到这里,赵飞云目光已经有些迷离,陆奇正欲度一道真气过去,却见青元子对他微微摇了摇头。

    或许是回光返照。

    下一刻,赵飞云脸色竟然有了一丝红润,手上也有了劲,握紧了陆奇左手,声音不似刚才那样虚弱,大笑道:

    “其三,皓月轩这名字太难听了,没有一点儿匪气!起个像云龙寨一样霸气的名字吧!哈哈哈!”

    陆奇也跟着大笑道:“好,好!不过儿子起名太渣,不知道老爹可有什么好名字推荐?”

    然而,这答案陆奇却是永远也等不到了。赵飞云大笑三声,便没了下文。

    寂静片刻,待陆奇再看向赵飞云时,这汉子嘴角挂着微笑,眼神涣散,生机全无。

    死了......

    自此之后,云龙寨江湖除名。

    陆奇眼眶有些湿润,心中空荡荡的,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

    悲从中来,陆奇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想静静的送赵飞云最后一程。

    他寻了一处干净地,将赵飞云平放在那里,为其整理了一下遗容。同样的,也将李屠平放了过去,整理好了遗容。

    此时青元子也已为王胖子疗伤完毕,只听他疑惑道:

    “这是你爹?”

    陆奇知道青元子指的是什么,赵飞云与他的对话,确实令人听得雾里云里。但其中深意只有陆奇和赵飞云二人知晓,只要陆奇不傻,就不会吧自己穿越的事说出来。

    陆奇淡淡地点了点头,孤寂之中略带悲意,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正是家父,逝者已逝,有些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果然,青元子听到这话,还以为陆奇与赵飞云的父子关系之中,有什么不能明言的痛处。因此,也没再刨根究底地问下去,只是宽慰道: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这儿还有活人等着你救呢!”

    陆奇淡然地点了点头,即便蒙混过关,心里也没有一丝喜意,只余下厚厚的悲凉与孤寂。

    不过,这次的事也给陆奇提了个醒,日后去帮衬赵龙,必不能展露真面目。以免徒增事端,至于赵虎这个名字,便随着赵飞云的死亡,而随风消散。

    死者终将逝去,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

    “胖子怎么样了?”

    青元子尴尬地挠了挠头:“命是保住了,但小道尚未掌握生之道。只能以水之道的力量暂压毒素,若要根治恐怕还得找到解药。”

    说完,青元子就觉得不对劲,心中嚷嚷道:‘不对啊,我怕这小子干嘛,他是我抚琴童子啊!’

    可看着陆奇孤寂悲凉的样子,青元子也不忍心跟陆奇计较。

    陆奇到没有在意这些细节,转念便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这仇必须报,黄裘女子也身中春色满园之毒,现在去追,以青元子诡异的轻功倒也有几分可能追上。但眼下杨宁等人身中邪毒,若不救治,必将命不久矣,所以当务之急乃是救人!

    从林总管离开到现在,差不多也有两个时辰了,这么久还没回来,多半是折在州牧府里面了。

    想来也是,州牧府是一个统称,并非州牧一人的府邸,其中分为衙门,军政堂和六扇门。只因州牧一年四季都在此地,所以才让人觉得州牧才是这里的老大。

    其实还有江州府总领将军,和六扇门一席之地。只不过总领将军还有个将军府,一般很少去州牧府办公。

    而六扇门坐镇的青印捕头常年在外查案,神龙见首不见尾。

    因此,才造成了州牧一家独大的局面。

    总领将军和青印捕头都是先天高手,再加上州牧府驻守先天。共有三位先天高手,林总管贸然前去,若是运气不好,三人同在,不折在里面才怪。

    不过刚才形势紧迫,除了去州牧府拿解药之外,再无他法。

    本以为林总管手持秦封,应该能全身而退,现在看来应该是被拖住了,毕竟另外两方势力,才不管州牧儿子的死活。

    这种情况陆奇本来也无可奈何,但现在不一样了。有青元子这个天人宗师在,只要他肯出手,江州府地界,还没什么能难的了陆奇。

    只可惜,若是能早一点遇到青元子,也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了。

    陆奇不知道怎么才能说服青元子,跟他去闯州牧府,虽说这件事对青元子来说易如反掌。但毕竟不是青元子的事。

    却不想陆奇还未开口,青元子就道:

    “走吧,我们去州牧府拿解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