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死不休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微风拂面,四野一静。【www.AiQuXs.coM

    陆奇虽然心有准备,但还是被青元子这个贼道惊了一跳。

    ‘天人境,这贼道竟然是天人境!执棋天下的天人境!’陆奇久久无语。

    与陆奇相比,倒在地上的玄阴老鬼更加震惊!

    ‘天人境!我到底是有多想不开,怎么会惹上这种人!这二人如此相熟,我还收拾他们,这不是作死嘛!’

    两人一阵目瞪狗呆。

    青元子迎风而立,感受着两人的惊愕,心中大为舒坦。

    这个逼,满分!

    另一边,短暂的震惊过后,陆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再看看微风中凌乱的青元子,头发被吹得胡乱飞舞,邋里邋遢,一点也不像天人境宗师该有的样子。

    陆奇看着撇了撇嘴,不过心里依旧十分欢喜。

    ‘这波怎么算都是赚了,我现在虽然是个抚琴童子,但怎么说也是天人宗师的弟子。日后行走江湖,将这名号摆出来,至少正道之人须得礼让三分。而且......’

    陆奇偷偷看了一眼青元子右胸前的那个刺绣。

    ‘而且这贼道并不是个野人,上次听他吹过,师门好像传自上古,是什么隐世大宗。‘道一’好熟悉的名字。对了,灭了极乐宗那个!’

    ‘卧槽,我就说为什么这熟悉!上古之时的道门祖庭!麻蛋,这波赚翻了!傍上大腿了!’

    一切都理顺了,陆奇怀揣着一颗狗腿之心,琢磨着怎么从青元子弄点好处。

    ‘跪求,不行!太掉身价了,而且现在就把这一招用了,以后还怎么玩。这贼道混迹红尘,见识定然不凡,我若诓他肯定不行。按照我多年读网文的经验,需得动之以情,才能在高人手中换的好处。’

    想了想,陆奇最终将这想法压下,反正日后时间还多着。朝夕相处之下,总能挖点好处。一口浊气呼出,陆奇看着青元子道:

    “道......呃,师傅,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人怎么处置?”陆奇指了指地上的玄阴老鬼。

    青元子看着陆奇点了点头,拉长了脸,一本正经的严肃道:

    “叫道友!”

    陆奇嘴角扯了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你丫一本正经就为了说个这?’

    青元子当然不会这么无聊,只听他继续说道:

    “你说我啊,我过来当然是给你送琴来了,你看这个,这可是我从王家祖地偷,啊呸!借来的。”

    陆奇有中上了贼船的感觉,‘大哥你还敢在浮夸点么,说漏嘴了好么。【www.AiQuXs.coM】’陆奇抿了抿嘴,假装没听到偷字。

    “那就多谢道友了。”陆奇拱手一礼,心中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把这贼道送来的东西,光明正大的拿来用。免得被苦主打上门来。

    “那个,道友还没说怎么处置此人呢,此人跟着家父一路从通州府追杀到江州府,其心......”说到这里陆奇一顿,好像想到了什么。

    “糟了,道友快跟我去救人!”

    青元子一头雾水,拉住陆奇问了问,陆奇这才将便宜老爹等人中了‘春色满园’之事告诉了青元子。

    “十大奇毒,走,先去看看。”青元子大手一卷,正心剑落入陆奇手中。不待陆奇讲话,青元子便带着二人奔着山神庙而去。

    又是一阵抽离画卷的感觉,陆奇只觉眼前景物一阵模糊,在清晰时,已经到了山神庙门口,那个尸横遍野的地方。

    “不好!”

    陆奇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耳边青元子一声暴喝。

    轰!

    山神庙的半面墙被轰塌,一阵劲风带着陆奇和玄阴老鬼,闯入了山神庙之中。

    透过飞扬的尘土,陆奇隐约看到一位黄裘女子,手持长剑,站在山神像前。长剑染血,一滴一滴的落于地面。

    而那女子身前,正是陆奇的便宜老爹和杨宁等四人。山神庙倒了一面墙,但那女子丝毫不为所动,顺势一剑朝杨宁心头刺去!

    “不!”

    陆奇飞奔着冲了过去,然而有人比他更快。只见青元子竖指成剑,将女子手中长剑击飞,顺势将女子打翻在地。

    那黄裘女子反应亦是不慢,倒地之后,立刻起身跑了出去。青元子急着救人没有管那女子。

    与此同时,陆奇已经冲到了山神像前,然而山神庙内,除了杨宁之外,不论是赵飞云,李屠,还是王胖子都被人在胸口刺了一剑。

    鲜血染红了裘衣,陆奇来不及去追那黄裘女子,马上蹲下去查看四人的伤势。杨宁身上并无伤痕,但另外三人却被鲜血染红了身子。

    李屠失血过多,身体已经变得僵硬,气息全无。这个曾几次救过陆奇的人,就这么死了!

    多好的汉子,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了!

    阴冷森严的江州大牢没有带走他的生命,狡诈阴险的黑袍人没有带走他的生命,可偏偏死在了这里,死得如此窝囊。

    就在这时,青元子叫喊了一声,将陆奇拉回了现实。

    “小子快过来!”

    有了前车之鉴,为防止玄阴老鬼逃跑,青元子一掌将其打昏,扔在地上。然后盘坐在赵飞云与王胖子身后为两人疗伤。

    陆奇赶忙过去,只听青元子道:

    “络腮胡子心脉已断,回天乏术,胖子心脉未伤还有得救。我解了络腮胡子的昏睡穴,锁住了他体内的毒,度了道真气过去,一会儿回光返照,你看看他有什么遗言。”

    陆奇闻言,呆立当场。

    回天乏术,四个字在他脑海中不停地回放。

    “道长,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陆奇依旧不死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更何况要死的是他此世的生身之父,虽说两人并没有过多的接触,但不知为何,陆奇的身体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悲意。

    青元子摇了摇头,收回另一只手,双手抵在王胖子身后为他疗伤。

    “九窍未通,不能以内气代替心脉运行。现在心脉尽碎,又无绝世灵药护住心脉,我也回天乏术。本来他早已气绝,是我强度一口气过去,将他体内余下生机激起,让他能有个机会说几句话,你看看他有什么话要说吧。”

    此话一出,无疑是给赵飞云判了死刑,陆奇心情沉重,双手紧紧握拳,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葬花道!我陆奇与你不死不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