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三十章 道友请留步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何方高人,还请出来一叙!”

    焦土地上,玄阴老鬼惊恐地看着四周,独臂微微发颤。虽说他现在身受重伤,但能以一块冰晶击飞他手中长剑,来人的武功至少不在自己全盛时期之下。

    此时敌友不明,玄阴老鬼心中惶恐。

    峰回路转,陆奇躺在地上,心中不由寻思起来。

    ‘难道是林总管拿完解药回来了?我这一路一直刻意朝着江州城方向跑,这么说还真有可能。’

    想到这里,陆奇心中不由一喜。此刻他动弹不得,正想着喊林总管帮忙,可天空中却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

    “道爷我一直就在这里,你眼瞎是不是!”

    语气嚣张,丝毫不把玄阴老鬼放在眼里。

    陆奇遁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邋遢道人,背着张古琴,十分做作地站在树梢之上,鼻孔朝天,那副表情是个人都知道此人在装逼。

    ‘原来是他!’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装逼偷酒贼青元子!

    虽然不是林总管,但好歹也是个老熟人,而且这青元子还有求于陆奇。

    ‘这会死不了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人的生命是十分顽强的,只要有条活路,见缝就扎。

    因此,陆奇想也没想,直接吼道:

    “青元子道友,我在这里,快下来救我!”

    话音刚落,陆奇和玄阴老鬼之间就多出了个邋遢道人。

    青元子一把将陆奇提了起来,来回嗅了嗅,好像能问出陆奇的味道似得。

    “原来是你小子啊!这是你弄得?”

    说着青元子指了指地上的焦土,陆奇一愣,没想到这老道还真的有狗鼻子,竟然能把他给闻出来。不过他本来就没想隐瞒,甚至还想着套近乎,因而很自认的点了点头。

    “没错是我。”

    “哈哈哈!果然是你!我就知道,哈哈,我就知道是你!”言罢,青元子又将上下打量了一遍。

    “真他娘的妖孽!不过,嘿嘿,我喜欢!”

    青元子满眼喜意,心道:‘道爷这次赚翻了!后天境的剑魄高手,他娘的前无古人!把这小子收为徒弟,然后道爷在调教几番,嘿嘿!剑宗,佛门,魔门,嘿嘿,你们的好日子来啦!’

    想到这里,青元子嘿嘿一笑,满眼欣喜地看着陆奇,仿佛在看一块美玉。

    可这样子落在陆奇眼里却充满了猥琐,作为一个前世经常混迹各大论坛的宅男,陆奇马上想到了断袖之癖,比利王等词汇。

    不由得菊花一紧,心道:‘这老道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一想到被这邋遢老道那啥,陆奇心底就一阵恶寒。

    ‘不行,老子两世为人还没碰过女人,打死也不能便宜了这老道!宁死不屈,对,宁死不屈!’

    就在这时,一直被两人晾在一边的玄阴老鬼开口道:

    “这位前辈......”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青元子打断了。

    “什么前辈,你他娘的这么老,关老子叫前辈,那我岂不是更老!”

    随后青元子转头看着陆奇问道:“你说是吧?”

    陆奇那敢反驳,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但青元子见此却并无喜意,他说这话本就是玩笑之言,想逗陆奇一乐,拉近点关系也好收徒。然而此时,他分明从陆奇眼中看出了一抹拒绝之意。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青元子也明白,常规收徒之法恐怕不行。不过这也难不倒他,心念一动,马上有了办法。

    只听青元子清了清嗓子道:“我道家清静无为,不理世俗。刚才打断你们厮杀已经是有违天道轮回,这样吧,你们就当我没出现,该干嘛干嘛,不用理我!”

    说罢,就将陆奇置于地面,向后退去。

    见青元子要走,陆奇马上急了,张口就说出前世最恐怖的诅咒。

    “道友请留步!”

    果然,这杀招在异界亦是威力不减。

    青元子脚下一顿,停了下来,等待着陆奇继续说话。

    “道友,你不是说让我为你抚琴么!我看道友古琴都带来了,何不将小子救下,我再为道友弹个十曲八曲?”

    一旁玄阴老鬼闻言心中一紧,这二人明显是认识的,此刻他也不好插嘴,怕弄巧成拙,只能静静看着二人对话,其实早已心生退意,只是忌惮青元子而不敢轻举妄动。

    听了陆奇的话,青元子心中一喜。

    ‘鱼儿上钩了,只要不给我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就好。’

    随后青元子露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对陆奇道:

    “曲子自然想听,可我道家遵循超脱尘世,逍遥世间。若是我救了你,必会牵连进你二人因果之中,不划算,不划算,若是道心蒙尘,那就亏大了!”

    此言一出,玄阴老鬼心中暗喜。陆奇心中大急,与刚才走投无路不同,此刻分明有一线生机,哪里敢放过。

    “不过!”青元子话锋一转,陆奇马上接道。

    “不过什么?”

    “小道坐下还缺一抚琴童子,若是道友拜入我门下,也算是脱离尘世,小道再出手,也不算是干扰天道轮回了。”

    ‘抚琴童子,好个贼道,你怎么不说吹箫童子!’陆奇眉头一皱,有些纠结,难道真的要把节操贡献了?

    另一边,青元子当然不知道陆奇的龌龊想法,若是知道,以他的性子,一定会给陆奇一个难忘的教训。

    “怎么?道友不愿意?”青元子随口一问。

    但在陆奇看来,颇有逼良为娼之意。踌躇了一下,陆奇开口道:

    “抚琴童子不是不可以,但我只抚琴,若要让我做有违本心的事情,恕难从命!”

    此话一出,陆奇亦是心情忐忑,心道‘这贼道万一不同意怎么办,我要不要先委曲求全?’

    但现实并没有像陆奇想的那样发展,随着陆奇话音落地,青元子立刻拍板吐出一个好字,生怕陆奇反悔。

    随后一掌贴在陆奇背后,连拍三下,陆奇咳出一口淤血,指着老道埋怨道:

    “咳咳,你想拍死我啊!”

    “少废话,自己提气试试,看看哪里还不舒服。”

    闻言,陆奇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恢复的行动能力。除了本来内力磅礴的经脉内变得空空如也,倒也没什么大伤。胸口虽然还隐隐作痛,但那股玄阴神掌的寒劲却已消失不见。

    ‘这贼道竟然两三掌,就治好了我身上玄阴神掌的寒劲!果然武功高强!’

    陆奇心里还在诽谤青元子,却听到青元子悠悠说道:

    “再走一步,道爷马上斩了你!”

    陆奇一愣,不知道青元子再说些什么,环顾一圈,却发现玄阴老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数百米之外了。

    听了青元子的话,玄阴老鬼哪敢停留,拔腿就跑,速度比来时追陆奇还要快上一线。

    哼!

    一声冷哼,陆奇只觉得青元子的身影,先是一阵模糊,随后又快速凝实。

    下一刻,陆奇就看到玄阴老鬼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没有龙争虎斗,也没有狗撵兔的戏码。

    仿佛瞬移一般,只是一个刹那,玄阴老鬼就被从数百米外带了回来。

    实力差距宛如鸿沟,青元子的冷哼还犹在耳边。

    联想这上一次,青元子的诡异轻功,陆奇不禁弱弱地问道:

    “道友武艺高超,不知现在是何境界?”

    闻言,青元子瞬间气势一变,负手而立,做足了隐士高人姿态,淡淡道:

    “区区天人境,不足挂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