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谦谦之风,杀人无声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乌云弥漫天空,将月光遮得严严实实。【www.AiQuXs.coM

    山夜里,只有点点的火光照亮着四方。

    玄阴老鬼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江州城的城防营。他皱了皱眉,脸色有些阴沉,自从上一次劫法场之事被安逸王突然差了一档子手,他就诸事不顺。

    先是一个大内老太监斗了个不分上下,之后的通州府之行也不顺利。

    根本没有抓住赵飞云,若不是手下机敏,在通往江州城的各大要道上留了点暗手,恐怕连赵云飞毛都追不到。

    这会儿眼看就要抓住赵飞云了,却忽然冒出一群城防营的官军。

    真是麻烦!

    琢磨了一下,玄阴老鬼还是决定先下手再说。

    机不可失,这地方就江州城实在是太近了,保不齐会出什么幺蛾子。

    一挥手,周围的黑袍人都掏出了弓弩,暗器等物,瞄准了巡逻的城防营准备下手。

    其实玄阴老鬼哪知道,要不是这些城防营,陆奇早带着赵飞云回江州城了。

    当然,即使知道,以玄阴老鬼的性子多半也不会领情,依旧照杀不误。

    山神庙外,一队队黑甲士兵仍然在规规矩矩的巡逻。

    没有一个人发现,周围的树林,忽然静了下来,杀机四伏!

    “杀!”玄阴老鬼毫不犹豫就下达了命令。

    咻咻咻!

    一阵破空之音。

    噗噗噗!

    利箭横飞,暗器铺天盖地而来,毫无防备的黑甲士兵,瞬间就被收割了一大片!

    “敌袭!灭火,收拢,御字阵!”

    山神庙大门外的黑甲统领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城防营不愧是江州城的精锐,士兵很快收敛阵型做出了反应。

    山神庙内,陆奇也听到了外面的惨叫声,但他此时身份特殊,亦是不敢出门查看。

    只能躲在门后,偷偷观察,可惜天太黑,门外的黑甲士兵又熄灭了火把,陆奇也看不真切。

    片刻,山神庙外响起一连串厮杀之声。

    噼里啪啦,短兵相接。

    一时半会儿,没个结果,陆奇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官军能获得胜利。毕竟一个未知的敌人,更令人感到不安。

    双方斗了好一会儿,仿佛陷入了胶着之中,半天也没个胜负。

    察觉到这一点,陆奇亦是松了一口气,这证明两拨人实力相差无几,这样的话他还能应付得来。

    可就在他以为就要如此平淡下去之时。

    忽然,一道阴冷而又熟悉的声音传入了陆奇耳中。

    “一群废物!都给我滚开!”

    这声音,玄阴老鬼!

    陆奇心里一惊,借着的大门上的缝隙,陆奇看到一条巨蛇自黑暗中显现。

    错不了,这就是玄阴老鬼的气魄!

    “怎么办!这老鬼肯定是追着便宜老爹来的,庙里这些人全部都动不了,林总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破局呢!”陆奇焦急地在屋子里走动了起来。【www.AiQuXs.coM

    山神庙外,因为玄阴老鬼的出手,城防营坚持了没几下就全军覆没了。

    几声惨叫过后,玄阴老鬼扭断了黑甲统领的脖子,轻轻终结了黑甲统领的生命。

    山神庙外又恢复了原本的寂静。

    陆奇一脸愁苦,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扭头看了看山神像下的杨宁几人,陆奇深吸一口气,解下背后的剑蝶,脱下笨重的大裘衣。露出一身黑色蟠龙长袍,手持黑色正心剑,单手推开庙门,默默走了出去。

    本来以陆奇的身手,在看到玄阴老鬼的那一刻,顺着庭院内留下的撤退后手,逃走不是问题。

    但陆奇没有这么做,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可作为一个男人,有些时候,有些事,他必须担着。

    便宜老爹自不用说,用了人家儿子的身体,不好好报答一下就算了。这种时候撇下不管,陆奇实在下不了手。

    杨宁是他结义兄弟,一直对他都很好,忘恩负义的事,陆奇做不出来。况且绿林中人义字当先,此刻若真是跑了,恐怕他也没脸在江湖上立足了。

    陆奇并不傻,他知道自己如果跑了,回头也能为这些人报仇,但他不屑这么做。

    也许有些人会说忍辱负重,能屈能伸之类的话。

    但陆奇不会这么做,能活第二世已经是赚了。如果这一世还活的那么憋屈,那生命还有什么意思!

    有些事,十死无生,亦有人去做。

    原因无他,但求问心无愧!

    本来心里还很紧张,但推开门的那一刹那,陆奇心里却变得无比平静。

    有些事情,一旦下了决定之后,就变得无比简单。

    “什么人?报上名来!”山神庙外,玄阴老鬼的几个狗腿看着陆奇问道。

    陆奇没有说话,合上山神庙的大门,转过身来。

    持剑右手微微上扬,金阳剑意流转心间,脚下踏着虚空印,御气而行,宛若仙人,在这群黑袍人之间挪移。

    手起剑落,每一次挥剑,就是一大片血花绽放。

    陆奇动作十分矫健,宛如黑夜里的精灵,与他魁梧笨拙的身型完全不符。

    噗噗噗!

    人头滚滚,鲜血染红了大地。

    可奇怪的是,这本来阴冷可怕的场景却没有一个人心有惧意。

    一股温暖谦和的风,将被杀之人的心灵笼罩。每一颗人头落地,嘴角都流露这一丝温暖地笑意。

    诡异的温暖,这种杀人技巧堪称艺术。

    就连玄阴老鬼都陷入其中,忘记了阻止陆奇对自己手下的杀弑。

    嘭!

    片刻之后,当最后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一旁的玄阴老鬼忍不住拍起了手。

    “好冷的心,好暖的剑!这剑法什么名堂?”

    “谦谦之风,杀人无声!”

    陆奇单手持剑,面无表情地回答着玄阴老鬼,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个杀人无声,你以后就是我的手下了!”玄阴老鬼霸道地说道,也不管陆奇同不同意,亦没有询问陆奇的身份。说完,玄阴老鬼就转身朝着山神庙走去。

    陆奇自知玄阴老鬼是去找便宜老爹的,虽然搞不懂魔道之人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放过自己。但他知道不能让玄阴老鬼进去。

    念动之间,陆奇马上有了主意。

    “玄阴老鬼,你且看看这是什么!”陆奇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点亮了火把,露出令牌上‘地杰’两个鎏金大字。

    “地煞快活令!”玄阴老鬼目光一凝,停下了脚步。

    “令牌给我,记你一功!”

    陆奇摇了摇头,也不搭话,扔了火把,踏着虚空印就往后退。这也是他最后能为杨宁等人所做的事了。

    “想要就自己过来拿!”

    “找死!”玄阴老鬼眉头一皱,立刻追了上去。对付云龙寨的目的就是为了地煞快活令,现在见了令牌,他当然也就顾不上什么赵飞云之流的人物了。

    对于陆奇他是起了爱才之心,但并不是说他就能容忍陆奇这样挑衅自己。

    玄阴老鬼需要的试一把能杀敌的剑,而不是一个会斩上自己的人!

    不听话的狗,从来都不会是什么好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