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意料之外的人
    陆奇此话一出,睡意正浓的王胖子一个激灵,立刻站了起来。

    随后,王胖子走到两扇发旧的木门后,顺着木门上的小洞向外看了看。

    什么也没有发现!

    但王胖子知道,陆奇不是无故放矢的人。

    谨慎起见,他又将大门开了个小缝,把头伸出门外,左右看了看,可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现。

    别说是人,就是寻常夜里的飞鸟走兽都不见一只。

    山神庙外,冷月高悬,寒风嘶吼。

    虽无雪无雨,但却有一股直达骨子里的寒意在外面肆虐。

    王胖子正想着出门一探究竟,忽然,一股大力将他拽了回来。

    砰地一声!

    两扇木门被紧紧地合在了一起,满脸虬须的陆奇,像提着鸡子一般,将王胖子提了进去。放在中间的蒲团上,随后神色平静,仿佛机器一般不带感情地说道:

    “别乱动,演好你的角色。”

    然后,陆奇也坐了下来,与杨宁二人,将王胖子护在了中间。

    杨宁和王胖子显然是没有适应陆奇这幅冷冷的样子,见他严阵以待,心中略微有些忐忑。

    “怎么了大哥?来人不是伯父?”

    陆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就不是很想开口说话,即使说话,也不想多说。

    可在他的感知之中,外面的情况有了些计划之外的变化。

    虽说以林总管的武功肯定也察觉到了,但他在后院埋伏,肯定不能过来说与众人分说。

    所以这事只能陆奇来讲,说实话,他现在状态不佳。但是为了不生乱子,他也只好开口。

    “外面有两拨人,从山神庙后过来,还未走到正门处。”

    “怪不得我没看到人影。”王胖子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按理说以陆奇现在不想说话的状态,被人打断了话语应该很不高兴。

    但实际上,他心里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既没有发怒,也没有不爽,依旧平静的开口道:

    “这两拨人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前面一拨两人,步子轻盈,应是两个女子。”

    “女子?荒郊野岭,两个女子深夜出行,只怕也不简单!”这会轮到杨宁插嘴了。

    不过陆奇依旧没有因为这两人打断他的讲话,而心生不满。此刻,他仿佛一个旁观者,一个独白。

    自身的奇怪举动,他当然察觉到了。

    心外无物,寂灵唯孤!

    这是寂灵境的共性,是将自身求道之心,完全暴露在外的一种展示。

    内心越是孤寂,越是不被外物影响,道心越是坚固。

    每一件能引起情绪波澜的事,都是一次对道心的洗练。

    若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始终保持一颗,闲看花开花落,坐望云卷云舒之心。以人心悟天心,武道之路必定一帆风顺。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

    只有能品味孤寂,享受孤独的人才能登临巅峰!

    不只是武道,世间万物,皆是此理。

    从众随大流,肯定不会有那些特立独行的人收获的多。

    每一位天级宗师的成长之路都是不同的,不可复制的,但他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独来独往,孑然一身,这些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追求。为之不顾一切,甚至放弃生命的而追求!

    极于情者极于道!

    正是由于这种近乎变态的追求,才使得他们脱颖而出。成为天下少有的天级宗师,掌握天下人的命运。而支撑着他们一直保持着追求,从不放弃的正是道心。

    如果说出身家庭,肉身根骨,悟性天赋这些是决定一个人武道起点高低的下限。那道心就是决定一个人武道终点高低上限。

    寂灵境是每个武者的机遇,也是一次挑战。

    于常人而言,除非有十足的把握,否则是不会轻易进入这个境界的。因为要想恢复原样,除非精神力再有突破。

    但显灵境若是那么好突破,天人境也就不会这么少了。

    因此,陆奇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危险与机遇同在。

    虽说他自己并没有觉得,现在这个状态有什么不好,甚至还很喜欢这种感觉。但只要他情绪稍有崩溃,道心就会蒙尘,武道之路也会多上些许枷锁。

    即使有属性栏的帮助,要前进也不容易。

    陆奇内心空灵,这种孤寂的状态,让他考虑的东西也比以前想得多多了。杨宁的担忧,他当然也考虑到了。

    淡淡地点了点头,又继续道:“嗯,这两位女子武功都不低,我已精神力匆匆扫过,也没看穿境界。至少都是后天圆满。”

    “那后面那一拨人呢?”相比于杨宁忌惮女子,王胖子更担心阴险的男人。

    “后面一拨是六个汉子,武功最高不过后天中期。”陆奇不带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

    面容冷峻,虽然说了这么一大堆话,但他身上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意,却丝毫不减。

    这两拨人虽然走得慢,但也快走到山神庙正门口了。看他们行进的方向,应该是要进来的。感觉也交代的差不多了,陆奇又开口对众人道:

    “准备一下,人来了!”

    王胖子张了张嘴,显然还想问点别的什么,但听了陆奇的话,只好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众人也是一样,不敢说话,正堂内为之一静。仿佛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

    听着火盆里,木炭燃烧的噼啪声,感觉着周围的安静,陆奇忽然眉头微皱,冷冷地说道:

    “都说话,别愣着!”

    此话一出,杨宁第一个反应过来,故意大声对王胖子道:

    “老爷,这大冷天的,别的商队都不走,我们这么出来是不是太草率了!”

    王胖子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马上就知道了问题的所在。

    他们现在是在扮演商队,正常商队找到一个地方歇息之后,都会在睡前这段时间打屁吹牛,交谈之声不绝。

    因此,王胖子马上入戏:“哼!鼠目寸光,你懂个屁,这叫物以稀为贵!别的商队都不敢出来,老爷我这几车运出去,不就可以坐地起价了!”

    说着,王胖子又站了起来,指着几个护卫道:

    “你们几个,今晚上都给老爷我机灵点。虽说这大雪封山,但谁知不会有毛贼趁机觅食呢!这次要是赚了,至少能赚十倍价钱,老爷我也不亏待你们,我赚十倍,你们这趟也是十倍!”

    “多谢老爷!”杨宁的手下显然也反应了过来,只不过这演技实在是有点渣!

    陆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虽说他现在的心境,除了打坐练武之外,什么事都不想做。但照这杨宁手下这样演戏,肯定是要穿帮的。

    想了想,他正准备救救场。

    突然,山神庙的大门,蓦地大开,一股寒风吹了进来。

    两个俏丽身影出现在了大门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