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侠义粮
    时至日落,夕阳西下,晚霞已挂在了天空。

    等陆奇和王胖子二人回到山神庙的正门前,刚才停在门口的马车,早已被牵进了庭院之内。

    山神庙内,杨宁手下的护卫正在忙碌,看样子是在准备陷阱之类的东西。

    林总管此时也已经平静了下来,看样子是被杨宁劝好了。见陆奇从门口进来,林总管瞳孔微缩,心中暗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武功精进竟然如此神速,一眨眼功夫,洒家竟然有些看不透他了。’

    精神力的突破,让陆奇对自身情绪的把控,有些不太稳定。

    现在的他对周围一切仿佛都失去了兴趣,只感觉一切都与自己无关。若是以前,他此时肯定要与林总管搭话。但现在他并没有这么做,反而走到山神像前的蒲团旁,闭目打坐。

    一点也不理会站在一旁的杨宁等人,杨宁一愣,也是感觉出了一点不对。转身看着王胖子问道:

    “这是怎么了?”

    但王胖子哪里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能无奈的摊开双手。倒是一旁的林总管敲出了些端疑,不屑的说道:

    “哼!王爷不用担心,这小子走了****运。武功有所突破,想来是心境跟不上实力,等他适应几天自会恢复。”

    闻言,杨宁等人才恍然大悟。可他们哪里知道,陆奇这次突破,并非一般的实力增长。若是精神力不能进入下一个境界,恐怕他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会是这个样子。

    看了一眼闭目盘坐的陆奇,林总管实在是有些不爽。但杨宁在此,他又不能爆发。索性对杨宁拱了拱手,早早地去庭院之中埋伏了起来。

    “安王爷,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林总管走了,山神庙的正堂内只有王胖子和杨宁还闲坐着。陆奇现在这幅样子,谋划计算之事肯定指望不上他,王胖子只好问了问杨宁,这个团队明面上的领导人。

    自从王胖子答应加入陆奇麾下,杨宁就将真实身份告诉了他。因而,他也明白了自己加入的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形式。

    表面上,这个组织是以安逸王杨宁为核心的夺嫡争霸组织。但实际上,经过王胖子这两天的观察,他发现这个组织的核心其实是自己的老大陆奇。

    这并不是他给自己老大脸上贴金,而是事实确实如此。虽说这里的人手都是杨宁的,但杨宁却为自己的便宜老大陆奇马首是瞻。

    杨宁在这个组织中,更多的像是一个有钱有势的谋士。而自己的老大陆奇别看什么事都不做,但在很多决定性的事情上,却都是他在拿主意。

    至于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奇怪的组织形式,王胖子也说不清。可能只有陆奇和杨宁二人才明白吧。

    见王胖子问自己,杨宁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前前后后转了一圈,见陷阱以及紧急撤退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才张口道:

    “继续演戏,这场冰雪让我们的行动速度慢了下来,想必我们要接的人也一样。不过不管怎样,最多不过今晚,他们一定会赶到这里。”

    王胖子点了点头,他虽然看似粗糙,但心里却很精明。杨宁稍微一说,他就明白了:“所以我们就继续在这里带着,养精蓄锐。等到追兵一身疲惫的跑来这里休息,我们在来个守株待兔。是这个理吧?”

    “没错!”

    说话之时,杨宁并没有看着王胖子,而是沿着山神像正面向前走了两步。脚下一闪,飞上了正堂之上的房梁。

    房梁上,有两个麻布袋子挂在那里。杨宁拿着袋子飞了下来,随手将两个沉甸甸的袋子递给手下一个护卫道:

    “拿去喂马,喂完之后,用新米装满再挂上去。”

    王胖子本来还一头雾水,不知道杨宁这是在做什么。但是听了杨宁这话,他瞬间就明白了。饶有兴趣的看这杨宁。

    “没想到我们的安王爷,也知道江湖中人的侠义粮。江湖经验很丰富嘛!”

    杨宁笑了笑,完全不在意王胖子调侃的语气。

    “略有耳闻而已,谈不上什么江湖经验丰富。”

    “你就不怕那陈米里面有毒,吃死你的马?”王胖子继续问道。

    杨宁摇了摇头,神色轻松,一点儿也不在意:“王师兄,我叫你胖子你不介意吧?”

    王胖子一愣,不知道杨宁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这副体型,叫他胖子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杨宁一个。因而,他很自然的说了声:

    “随意,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杨宁也不搭话,走到陆奇右手边,拿了个蒲团,坐了下来。随后才慢悠悠地开口道:

    “胖子你不用考我,这点江湖常识我还是有的。这侠义粮并非为江湖人士准备,乃是转为身无分文,又没能力营生的穷人所准备。是为了让这些最底层之人,在寒冬腊月最苦的日子里,能有口饭吃,不至于饿死。”

    王胖子耸了耸肩,一点也没有被人揭穿的尴尬样。大大咧咧地走到陆奇左手边的蒲团旁,坐了下来。

    一时间出现了一副奇怪的景象,富商打扮的王胖子和师爷打扮的杨宁,将一脸虬髯的粗犷汉子陆奇护在了中间。

    两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人,却将一个壮汉护在中间。真是让人有些搞不懂了,不过这二人显然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只听杨宁继续说道:

    “所以说,这侠义粮虽然冠以江湖之名,但却没有那个江湖人士会吃这东西。毕竟能出去混的,那个没有点手艺。这些人自命不凡,怎么会吃这东西。就算是要害人,一个靠吃侠义粮活命的人,想弄死还不简单,犯不着如此大费周章。”

    杨宁分析地头头是道,王胖子在一旁不住的点头。

    “怎么样?不知我的回答你可满意?”

    王胖子大大咧咧地笑了笑:“满意,非常满意!没想到当初差点登临储君之位的安逸王,对江湖竟然这么上心。真是出乎我的预料啊!”

    此话一出,杨宁神色一暗,叹了口气,眼神迷离,好像在回答王胖子,却又好像自言自语地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朝堂有何不是一个小江湖的呢!”

    见此王胖子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所以他也不再多言,静静地坐在一旁。

    场面就这么静了下来,三人静静地坐在那里。陆奇闭目打坐什么也不说。王胖子和杨宁也不说话,呆呆的望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儿,天色暗了下来,几个护卫在三人面前支起了一个烤火的架子,摆上木炭,生了火。这整个过程,杨宁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什么也没说。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炭火越烧越旺,山神庙的正堂里变得暖和了起来。前期的准备护卫们都已经做完了,该埋伏的人也已经埋伏好了,正堂中只余四个护卫负责生火夹炭。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

    天色慢慢黑了起来,山神庙外,寒风呼啸。两扇大木门被吹的咯吱作响,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要被狂风推开一样。

    王胖子知道这次出来是为了接人,但这天气,白天都冷得吓人,更别说晚上了。因而,他不认为还会有人过来,即使是要来,恐怕也要到明天了。

    炭火的暖意让他摇摇欲睡,就在他迷离之际。一直闭眼打坐的陆奇,猛地睁开了双眼。

    “有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