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零七章 战后之景
    第二天清晨。

    陆奇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看着黑漆漆的酒窖,愣了愣:

    “嗯?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草!头好痛!”揉了揉脑袋陆奇站了起来,环视四周,整个人晕乎乎的,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一股美酒的醇香之气飘来,闻了闻,陆奇循着味道走了过去。可还没走几步,脚下就一绊,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蹲了下来,陆奇摸了摸脚下的障碍物,四四方方,长条状,面上还有几根线。

    “这手感,有点像古琴。靠!我想起来了!”陆奇瞬间回过神来,想起了昨晚的一切。

    “卧槽!那老混蛋竟然给我打昏了!”

    四周摸了摸,陆奇发现周围都是一个个坛子,一股美酒的醇香从中飘来。

    “难道在酒窖里?”陆奇琢磨了一下,还真有可能。

    ‘那老混蛋还要让我研习乐谱,也算是有求于我,想来应该是他给我送回来的。不过这混蛋也真不是东西,老子不过随便说了他几句,他就给老子打昏了。哼!等老子武功上来,非得玩死他不可!’

    千里之外,正在深山密林中穿梭的青元子忽然打了个喷嚏:

    ‘阿嚏!是哪个混蛋在骂我!不知道天人境有天人感应么!’略微感应了下,青元子很快就发现这对他不利的念头是来自江州城方向。

    ‘肯定是那秃驴!’青元子理所当然的想到。在他心中,江州城这个地方也就白象大师可能会对他有些不好的想法。其他人就算是有,实力上也不可能,激起天人感应。

    摇了摇头,青元子在心中记下了此事,身影一阵模糊,向着东面飞去。

    酒窖中,陆奇知道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当即也不再磨蹭,气沉丹田,一阵咆哮!

    嗷!

    一阵音波向四周扩散,陆奇闭上眼睛,好似蝙蝠一样静静的聆听。随着回音返回,陆奇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找到了。”

    双脚踏空,也不管脚下的古琴,陆奇直接朝着右前方,黑暗深处奔去。随后挥手一个大掌印!

    嘭!

    木门破裂,陆奇从中飞了出来。

    可出来之后,他瞬间一怔,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还在梦里?谁能告诉我大夏天的,灶火房怎么结了一层冰!’

    陆奇试着掐了掐自己,但他此时早已是利器级的身躯,又怎么可能掐疼自己。摸了摸地面上十几寸厚的坚冰,感受着那刺骨的寒意。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陆奇挥起拳头,在冰面上砸出了个大坑。这一拳真真切切地砸在冰面上,让陆奇感觉不似虚幻,皱了皱眉头。

    陆奇捡起一块碎冰,握在手里捏了捏:

    “难道是真的?可不应该啊!这六月飞雪还好说,可一夜之间,冰冻十寸,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这么大幅度的降温,至少也应该感觉到冷啊!可现在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这冰虽说寒意刺骨,但却极为内敛,若不与之接触根本察觉不到。”

    陆奇眉头紧锁,眼前的这一切,让他这个学过多年物理化学的人有些懵了。就算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一个武侠世界,他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现状。

    摆弄了一下碎冰,陆奇又研究了一会儿。忽然,他感觉到有人靠近,随即抬头朝外看去。

    只见院子大门处,跑进来三个身穿厚大裘衣的人,看见院子中间的陆奇,三人一顿。其中一人道:

    “陆师弟?太好了,你回来就好。”

    这声音听起来很熟悉,但是来人将自己裹得太严,陆奇也不确定这人自己是否认识。看了看这人壮硕的体型,陆奇试探性的问道:

    “你是王师兄?”

    “是啊!陆师弟。”说着中间的裘衣人解开了自己上身的钮扣,露出王大胖那颗圆咕噜咚的脑袋。

    果然是王胖子,陆奇放下心来。“王师兄,你怎么穿成这样?”

    王大胖打了个哆嗦,好像很冷的样子,马上将钮扣扣住:“冷啊!陆兄弟,难道你不觉得冷么?”

    “冷?”陆奇皱了皱眉:“什么情况,大夏天的有什么冷的,怎么你们很冷么?”

    看着三个胖子来回走动,好像停下之后就会很冷的样子。

    “陆师弟,难道你不冷么?这天气要不是酒窖这边砰地一声,我都不想离开火盆。”王胖子搓着双手,来回走动着。

    陆奇眉头紧皱:‘难道真的很冷?不应该啊,我怎么没有感觉?’想了想,他伸手就去碰了碰王大胖。

    温度一样,没有很冰凉的感觉。

    陆奇挠了挠头,本来还很熟悉的世界,怎么忽然变化这么大。陆奇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却不想王大胖开口道:

    “陆师弟莫不是学过横练功夫?”

    陆奇点了点头:“没错,难道和这个有关系?”

    王大胖搓了搓手,笑道:“当然有关,横练功夫就是开发肉身。练到一定境界自能寒暑不避,想来陆师弟应该也到了这种境界。”

    说着王大胖打了个喷嚏,一阵哆嗦:“阿嚏,陆师弟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回灶火房的烧火处先缓和缓和吧,这外面实在是太冷了。”

    看着王大胖,搓手跺脚的样子,想来应该是很冷。陆奇点了点头,和他朝着烧火处走去。

    一路上,陆奇发现不只是他刚才所在的酒窖,灶火房小院子里的建筑,都被镀上了一层厚厚的冰晶。地上也都结着一层厚厚的坚冰,甚至陆奇看到院子里散落的推车,原木等东西也被冻成了冰雕。

    越是这样,他越疑惑:“王师兄,这些冰是怎么回事?”

    王大胖摇了摇头:“这我也不知道,一觉睡醒就成这样了。听外面的师兄弟说,好像是昨晚下了一场怪雨,这雨下之后,越来越冷,雨水凝结成冰,现在整个江州城方圆百里都成了这幅样子。”

    “什么!整个江州城方圆百里都成了这个样子!这怎么回事!不应该啊,大夏天的怎么会出现这种怪事!”

    然而,王大胖并没有回答陆奇,因为此时他已经冷的牙齿打颤了。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

    片刻,他们就到了灶火房烧火造饭的烧火处。推开门王大胖带头走了进去,感受着里面灶炉散发的温暖。王大胖这才开口道:

    “这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早上出去送饭的时候,听到几个先天长老说,这是天人境高手交战所产生的余波。”

    “据那几位先天长老说,昨晚应该有两个天人境高手在苍穹之上交战,其中一人擅长寒雨之道,所以才造成了现在这幅景象。”

    “天人境!”陆奇愣了愣,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听到这样高手的消息。

    其实他哪里知道,天人高手的肩他都搭过,还要请人家去逛窑子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