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零六章 冰封百里
    利剑在前,白象大师却全然不惧,不躲不闪,静静地看着飞来的利剑,双手合十,什么动作也没有。

    双方都是隐世大宗的高手,自中古之后,基本上就断了来往。对于各自武功的典籍描述都是中古之前的事了,几千年过去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因此,白象大师一上来就用了最保守的打法,扬长避短!

    古象雄霸体乃是佛门至强的金身功,防御强横,力贯天地。共十六层,千年前的那位宗主也只是练到第十四层,拥有丈四金身,就挡住了天下第一剑招,一剑伏太虚。

    防御力极强,但认真说起来,其实是一门力道功法。因为从第一层开始,这门武功就可以凝练力道虚影,传闻修炼到第十五层就可用它破碎虚空,离开此界。

    当然,只是传说而已,古象雄宗历代最强的,也只是将其练到第十四层而已。

    白象大师,古象雄霸体十二层的境界,已经算是惊才绝艳之辈了。所以,在不知道青元子底细的情况下,白象大师决定以自己强大的防御力硬抗。

    淡淡的金光流转在白象大师,一丈二高的恐怖身躯上,浑身肌肉如虬龙,狰狞可怖。仿佛一个金色的绿巨人,悬浮与云巅之上。

    咻咻咻!

    远处成千上万的云气长剑,遮天蔽日,破空而来。

    下一刻,白象大师就被淹没在了云气长剑的海洋之中。

    砰砰砰!

    仿佛雪球砸在墙上的声音,云气长剑一个接一个的在白象大师身上碎裂,从云巅之上跌落,化为雨水,散落在下面的江州城之中。

    夜里,江州城打更的更夫,摸了摸脸上冰凉的雨滴,望了望晴朗的夜空,满眼疑惑。

    雨越下越大,雨水冰凉刺骨,寒意阵阵,仿佛三九天的寒风,浸透骨髓。更夫打了个寒颤,赶紧找了个屋檐下避雨。

    这雨越下越冷,地面上慢慢湿润了起来。

    片刻,大雨瓢泼。可古怪的是,雨水落于地面之后并未散去,而是凝聚一起,慢慢凝固化为坚冰。不一会儿,整个江州城的古风建筑,都被镀上了一层冰晶,仿佛冰雕一般。

    江州王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望了望天空,叹了口气:“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不只是王家,同样的叹息也在江州城内各大势力的总部响起。

    不一会儿,雨停了,整个江州城却被披上了一层厚厚的冰衣,晶莹透亮,足有七八寸厚。乍一看,还真别有一番风味。

    幸好这雨仿佛有一股灵性,没有将牲畜或者活人冻住,否则江州城怕是要伤亡惨重。

    云层之上,铺天盖地的云气飞剑都已消失不见。

    青元子依旧悬浮虚空,华然若仙。

    在他的对面,本该是白象大师的位置,此时却被一座冰山所取代。

    这冰山漂浮虚空,仿佛海市蜃楼。若是仔细察看,隐约能从冰山之中看到一道金色的身影。

    青元子微微一笑,看着冰山喃喃道:“水利万物而不争,至刚还需至柔克。千年前,剑宗宗主战败之后曾言,古象雄霸体刚猛第一,以坚破之,实属以卵击石。”

    “不巧,道爷的尚善剑,乃至柔之道。非以利破敌之道,而重在一个透字。无孔不入,无物不透,寒意浸骨。怎么样?服不服啊!”

    话音一落,青元子面前的冰山就开始颤抖,上面的冰屑迅速地往下落。

    不一会,江州城又下起了寒雨!

    嘣!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江州城方圆百里都听得一清二楚。随后大片大片的寒雨,从虚空落下。炎炎夏日,江州城却向外渗出丝丝寒气。

    云巅之上,淡金色的恐怖巨人,揉了揉眉毛上的冰屑:“以柔克刚,果然精妙。老道士武功确实不比我差,可惜尚善剑先天品阶不足。与我古象雄霸体相比,还是差了一点。”

    “此术传自大日如来,佛祖岂会不知刚柔相克之理?古象雄霸体外露刚猛,实则早已圆满,达到至刚生至柔的境界。区区渗透何足挂齿。”

    说着,巨人身上淡金色的光华流转,一道道白色寒气被从他身上逼了出来。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老和尚你还真是不要脸啊!”虽然这招没有拿下白象大师,但青元子也没有一点气馁的表现。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谁没一两手绝技。

    “彼此彼此,若论贱,佛爷我比起你来还差得远呢!”白象大师活动了下身子,撇了青元子一眼。虽然只是浅浅试了两招,但白象大师也知道他和青元子不相上下。

    若想真的分出胜负,非得使出绝活不可。但又不是生死之敌,没必要这么死磕。

    闻言,青元子咧嘴一笑:“道爷我就是这么贱,你还要来惹我,那就怪不得我了!”

    听到青元子这么贱的回答,白象大师眉毛挑了挑。

    淡金色的身影一闪,挥掌劈向青元子。不过青元子比他更快,仿佛瞬移一般,在空中留下几个虚影,让白象大师扑了个空。

    “禹王步!看来你道一宗家底丰厚啊!”看着青元子的虚影,白象大师眼珠子转了转。

    “老和尚果然阴险,又想偷袭道爷,幸好道爷我早有准备。还说我贱,你也不差啊!怎么样,还要不要再打?”青元子看着白象大师坏笑道。

    “打个屁,佛爷我追不上你。虽然你也伤不了佛爷,但是这沙包佛爷我不当!”想都没想,白象大师就拒绝了青元子。自己防御有余,攻击不足,再打下去也只是被动的挨揍而已,没必要浪费时间。

    “真是无趣,胆小的和尚,道爷道号青元子。剩下的残局就交给你了,大和尚!”说完青元子的身影就消失了。

    青元子没头没脑的忽然消失,弄得白象有些奇怪,一个激灵,他马上反应了过来:“残局?糟了!冰屑!”

    强大的精神力一扫,江州城百里冰雕的景象,立刻浮现在了他脑海中。

    “混账青元子!你给佛爷回来!”一声暴喝响彻天地,江州城中熟睡的人,一下被惊醒了大片。

    看着仿佛冰雪世界的江州城,白象大师心里哇凉哇凉的,叹了口气:“必须赶在其他天人境来此查看之前留下传承了。不然只怕会被黏在这里。”身影一动,他也消失在了云层之中。

    南山书院,灶火房。

    青元子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陆奇:“这次弄了这么大的动静,那和尚应该会很快离开了吧!等那和尚走了应该就没人能发现这小子了。”

    “嘿嘿,到时候我把这小子收为弟子,好好调教一番,带回宗门让那些老混蛋瞧瞧,我青元子不仅自己厉害,教出来的弟子也比他们厉害得多。”

    “剑意化形,明悟己身,嘿嘿,除了剑宗剑子,恐怕也就只有我这弟子了。”

    笑了笑,青元子的身影又消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