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零三章 道一宗 青元子
    异像消散,山巅之上。

    慢慢浮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一人站立,一人盘坐。

    站着的人以木为剑,摆出一副挺身刺剑之态,剑指盘坐之人。

    然而,剑尖却在距盘坐之人几寸处停了下来。

    仿佛有一层无形的气墙,将木枝稳稳地挡住,使其不能向前分毫。

    孤月高悬,云海依旧。

    德泽万物,光芒万丈的金乌,仿佛只是海市蜃楼,从未真正在这个世间出现过一样。

    若非山崖四周,还散落着丝丝暖意,恐怕陆奇自己都要怀疑这一剑到底有没有挥出了。

    看着硬生生受了自己一剑,却毫发未损,甚至连眼睛都未眨一下的邋遢老道,陆奇神色暗淡。

    虽说这斩念净心并非杀招,乃是一招光照本心,刚正念头,使人蜕变重生,复得真我的生道剑式。但这邋遢老道中剑之后,却依旧面无表情,目光平静,无悲无喜。仿佛这剑招对他的心神毫无作用一样。

    自己最强的一招,在这邋遢老道面前黯然失色。仿佛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一样,完全不被放在眼里。

    行走江湖这么久,陆奇也不是没遇到过打不过的人。但不管是南山书院藏功阁的坏老头,杨宁府上的林总管,还是玄阴老鬼,大当家。这些人强是强,但陆奇好歹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强。

    可这邋遢老道却让他生起了一种无边大海的感觉,深不可测,亦看不到边际。

    陆奇目光涣散,心神陷入迷茫,仿佛丧失了斗志。就在这时,陆奇识海中忽然响起一声剑鸣!

    铿!

    识海中的金色元灵,无师自通,手中承道书化剑,金色文字从书中飞出,如星辰般围绕这元灵飞舞。

    斩念净心!

    一抹金色剑光,自陆奇识海中升起。陆奇身形一晃,迅速恢复了,眸子中一抹金光,转瞬即逝。

    回神之后,陆奇才明白了刚才的惊险。若非元灵与问心九剑,同出一源的联系,挥出斩念净心,陆奇恐怕就要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看着陆奇恢复了过来,邋遢老道偷偷捏着的道决也散开了。本来见陆奇心神不稳,他正准备用道门九字秘将其唤醒,却没想到陆奇能自己醒来。不愧是心圣传人,以修心为本。

    拿起酒坛,邋遢老道抿了一口,神色淡然:“却是小道误会道友了,没想到心圣失传了几千年的问心之剑,竟然也有了传人。”

    那声音似从天边飘来,陆奇瞥了一眼邋遢老道。

    以他刚才与着邋遢老道的接触来看,这邋遢老道肯定又在装逼了。不过既然解释清楚了,他也没必要跟着邋遢老道在胡搅蛮缠。

    抱拳拱手道:“既然道友已经清楚了,那还请道友送我回去。出来这么久,我怕书院里的师兄弟挂念,而且刚才那式剑招,也让我消耗甚大。现在却是有些倦了。”

    邋遢老道一愣,没想到陆奇会这么说。不过想想也对,刚才那招对于一个后天境的人来说,却是消耗不小,再加上心神受挫后恢复。有些累了也情有可原,想了想,邋遢老道点了点头。

    “既然道友倦了,那小道就送道友回去。对了,聊了这么久了,小道还不知道友高姓大名,不知道友可否方便告知?”

    听了这话,陆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道:‘你丫才想起来啊!哼,若不是你武功高,老子肯定要说相逢何必曾相识!’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抱拳道:“在下陆奇,南山书院灰衣杂役!敢问道友怎么称呼?”

    邋遢老道听后一愣,看着陆奇笑了笑:“道友此举,还真有点像我道门先贤大隐隐于市之感。既然道友不是稷下学宫的人,那我的身份,你可能还真不清楚。”

    顿了顿,邋遢老道站直了身子,靠了过去,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道:“小道青元子,师承道一宗。小道的师门,传自太古,但中古之时遭受大难。自那之后,便开始遁世隐逸,几千年来,一直很少与外界交流,道友非稷下学宫之人,应该没听说过。名利,浮云而已,我辈向道之人,又岂会在乎。”

    听到这,陆奇心里就呵呵了,虽然他知道邋遢老道可能说的是真的,但是邋遢老道的样子确实让他难以相信,这货是个隐世大宗的人。指不定这道一宗遁世多年,残破成了什么样子呢!

    为了恶心这邋遢老道,陆奇装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下确实没听过,道友师门即使遁世,为何道友还在此处?难道道友犯了门规,被逐出了师门?”

    说到这,陆奇连忙把嘴捂住,装作口不择言的样子:“啊!道友继续说,继续说。不必管我,哈哈。”

    干笑了两声,转而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青元子。那眼神仿佛在对青元子说,你不用解释,我都懂!

    青元子被陆奇看的浑身发毛,心道:‘你这是什么眼神?你懂,你懂个屁!我才不是被逐出师门了!道一宗掌门是我师兄,谁敢逐我出去!我,不行,我要保持高人形象!’

    看着青元子脸色一红一白,陆奇心中乐开了花:‘哼,跟我斗,打不过你,小爷我恶心死你!’想着,他手一伸,搂住青元子的肩膀,抢在青元子开口之前说:

    “道友不必说,我懂我懂。遁世这么多年,一出来,肯定有些不太适应。这花花世界,又有谁能说舍弃就舍弃呢?尤其像我们男人,嘿嘿!”

    ‘我们男人?什么鬼?你还嘿嘿一笑,我怎么觉得你笑的这么贱呢!’

    青元子有些不淡定了:“不是,道友......”

    “嘘!我懂我懂!嘿嘿,等过段时间,书院内的选拔赛结束。我带道友去藏花楼,好好快活一下,尽尽地主之谊。哈哈哈!”

    青元子听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陆奇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那里还听不出来。这小子是拿他当贪恋红尘,吃喝嫖赌的假道士了。

    看到青元子的郁闷样,陆奇心里更爽了,一张口,就继续口无遮拦了起来。什么老树盘根,老当益壮,都说了出来。听得青元子脸色一黑。

    但陆奇却越说越爽,然而,就在他正夸夸其谈之时。一股晕眩之感,忽然冲上他的脑海,眼前一黑,陆奇就栽倒在了地上。

    陆奇身后,青元子两指凝剑,虚指陆奇。他脸色黑的可怕,眉头紧皱,嘴角不自然的抽搐,显然是被陆奇气的不轻!

    “混账小子!敢跟小道比贱!哼!若是在宗里,小道定然给你裤子扒了挂在旗杆上!为了琴谱,算你小子好运。”

    一招手,陆奇魁梧的身体被他提在手中。

    身影一阵模糊,带着古琴和两个酒坛,陆奇和青元子又回到了南山书院的酒窖之中。

    随意的将陆奇往地上一丢,顺手放了两锭银子在酒坛里。

    正打算离开,忽然,青元子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头一扭看着酒窖深处,淡淡地说道:

    “出来吧!这么近的距离,还没人能多开小道的耳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