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零二章 剑化金乌
    山巅上,邋遢老道一脸尽在掌控之中的样子看着陆奇。

    那表情看33的陆奇心里直发毛,可他真的不是什么稷下学宫儒门八脉的人。

    深吸了一口气,陆奇郑重地对老道说道:“道友,我真的不是什么稷下学宫的人,这儒门八脉,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邋遢老道闻言到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拍了拍右胸前,刺绣上的灰尘,还故意挺了挺。陆奇看的一阵莫名其妙,“道友胸口疼?”

    邋遢老道白了陆奇一眼:“道友不愿承认,那就先不说这些。”

    说着邋遢老道轻咳了一声,负手而立,摆足了高人姿态:“我们来说说其他的,道友既然心向大道,那以身外之物换道友一曲,确实显得俗套了。我看道友也是个剑道高手,恰巧小道在剑道上有些建树。”

    陆奇看了看他邋遢的样子,还真想不出这邋遢老道跟剑道能扯上什么关系。

    只听邋遢老道继续道:“不若如此,我帮道友解决剑意难以控制的问题,道友试着研习一下我这琴谱。若是研习有成,我再赠道友一张绝世名琴,即便不成,我亦会帮道友解决剑意问题。不知道友以下如何?”

    陆奇双眼微眯,自己身怀剑意,有点见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但是一眼看出自己剑意难以控制的,这老道还是第一个。

    果然是个高手,不可小窥啊!

    不过这事未免有些太好了吧,学不会还帮忙解决剑意问题,难道天下真的有免费的午餐?

    又或者这琴谱对邋遢老道还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要不先看看琴谱?

    陆奇琢磨了一下,看一下琴谱又不会死。这剑意的问题要是不解决,恐怕会一直缠着他。麻烦不说,还容易暴露身份。

    轻咳了一下,陆奇故作矜持地说道:“道友,首先我要澄清一点,你说的什么稷下学宫,儒门八脉,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清楚。”

    听到这,邋遢老道皱了皱眉,不过他自持身份,也没有跟陆奇争辩什么。伸了伸手示意陆奇继续说下。

    陆奇点了点头:“最后,道友说要让我研习琴谱,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不瞒道友,在下资质愚钝,到目前为止只会弹奏一首曲子。若是让我研习,我希望道友能给我一段时间。”

    “嗯,至少一两个月吧,倒时能不能学会我也会有个考量了。”

    闻言,邋遢老道点了点头,陆奇的要求也算合情合理。这首曲子他找过当世五大琴艺大师看过,那五人也都研究了个把月,甚至都留下了副本。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没一个人能演奏出来。慢慢的,这琴谱的事也被他忘却。

    这一次来南山书院,他也只是想看看星辰剑意的主人是个什么人。若是没有门派,他想看看,能不能将那人引入宗门。

    没想到,拿酒喝的时候,竟然遇上了一个琴艺大师。一曲下来,瞬间勾起了他尘封多年的记忆。

    再看看这人,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位琴艺大师都要年轻。

    见到着魁梧汉子的第一眼,老道就发现了他身上的浩然正气和隐隐散露的剑意。老道还有些纳闷,稷下学宫的老顽固怎么会把浩然正气传给一个粗鲁汉子。可看了这首手琴艺,老道再也没有疑问了。

    看了看陆奇,老道忍不住在心中埋怨道:‘这汉子也太保守了,稷下学宫就算中古时期被灭过,但到现在已经几千年过去了。还用得着这么藏头露尾么!而且,这几千年来,我道一宗可没少跟稷下学宫走动,跟我还用得着隐瞒?’

    “既然道友答应了,那小道明日就把琴谱取来与你。不过我说道友,你也太小心了。我道一宗与你稷下学宫上古之时便开始交好,我又不是魔道中人,你用得着跟我隐瞒么?”

    得,又回来了!陆奇深吸了一口气,看来得先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

    “不瞒道友,这稷下学宫,我真的没听过。我这一身浩然正气,乃是在南山书院得的心圣真传。”

    “心圣?”邋遢老道面露疑色。

    瞅了一眼,陆奇就知道这老道还是不信。只听他开口道:“道友若是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说着,陆奇脚下一闪,从山崖旁的树冠上折下一枝,握在手中。

    “道友看好了!”

    邋遢老道微微转身,陆奇这幅架势,他自然能看出,陆奇是要施展剑法。但说真的,以他的实力,不管陆奇用什么剑法,都对他造成不了威胁。更别说他自然自己的剑道境界还算可以。

    灌了口酒,老道盘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陆奇,也不说话。但那神情分明有一种,关公面前耍大刀的感觉。看的陆奇十分不爽。

    握紧了树枝,陆奇打算全力施为,给这老道点颜色瞧瞧,至少不能让他看扁了。

    右手微微上扬,一股至正至刚至大的气息浮现在了山崖之上。

    下一刻,陆奇仿佛身化金阳,光芒万丈,德泽万物,点点光辉洒下,山崖之上的阴暗被一扫而空,污秽净化,一股暖意将山崖上的阴冷驱散。

    紧接着一柄白金巨剑的虚影,在陆奇身后显化,虚影慢慢凝实,顷刻间就化为了实体。

    邋遢老道看到这,瞳孔微缩:‘气魄么?有点意思。’

    陆奇嘴角微微一笑,这是他剑意化形后,第一次使用剑招。

    手中树枝一转,一抹璀璨的剑光,瞬间,照亮长空,剑光所过之处,虚空扭曲。

    正是一剑寒光照九州!

    陆奇双腿一蹬,凌空跃出,一股生的气息在他手中流转,凝聚到了那抹惊人的剑光之中。

    下一刻,陆奇剑指邋遢老道,背后白金巨剑与剑光合二为一。

    铿!

    天地间只余这一个声音!

    山崖上,一阵亮白,黑夜被照成了白昼!

    刹那间,天地间仿佛多了一轮金阳。

    山崖,云海,孤月这些东西都被金阳的光辉掩盖。

    陆奇人与剑合,一式斩念净心蓦地使出,光芒更盛。

    一声乌啼,白亮之中,剑意,剑气,剑光凝为一体,最终化为一只金乌。带着德泽万物,生生不息之意,飞向了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喝着酒,双眼微眯,瞳孔收缩,就在金乌快要击中他时。忽然,他身影一阵模糊。

    紧接着白光一闪!

    轰!

    天地一寂,异像消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