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零一章 儒门八脉
    孤月高悬,山崖上的寒风呼呼的刮着。月光下,云海上当起了层层涟漪33洁白无瑕,宛若仙境。

    山崖上,陆奇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寒风,嘴角不由抽搐了几下,心中不由得腹语道:

    ‘小道!拜托,我的大爷啊!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你还叫小道!那我算什么?’

    抿了抿嘴,没想到这高人竟然是个逗比。但陆奇也不敢激怒他,为了顺着老道,陆奇只能拱手道:

    “道友所邀,不敢请辞。不过我只学得一曲,若是不当之处,还望道友海涵!”

    邋遢道人倒是毫不在意,坐在地上,亲自帮陆奇把琴架好。又开了两坛酒,一坛放在古琴旁边,不用想,应该是为陆奇准备的。

    随后老道做了个请的手势,就靠着块山石,小酌了起来。

    “那我就献丑了。”

    这老道的表现完完全全是个性情中人,虽然有些逗比,还偷酒,但他也给了银子,虽说与酒的价值来比还差的远,但也是个讲究的人。

    因而,陆奇也不做作,抱了抱拳,便坐了下来。

    双手抚琴,虚压着琴弦,气定神闲,仿佛变了个人。

    琴技是今天现学的,他所会的,也只有一曲东风破。虽说只会一曲,但这一曲已经被陆奇练到了大圆满的层次。

    仅就这一曲而论,他并不比任何琴道大师差。

    嗡!

    琴音乍起!

    初听时并不觉,但随着琴音慢慢铺开,邋遢老道也慢慢陷了进去。这首曲子节奏急促凄凉,讲述的是征战沙场的故事。

    随着琴声渐渐急促,一副大军交战的铁血战场呈现在了老道眼前。战场上白骨累累,哀嚎遍地,不知多少人葬身于此。

    一将成功万骨枯!

    片刻,琴音转悲,一张张苍老的面孔,一位位幽怨的少妇出现在了画面之中。双手捧着染血的征袍,泪如雨下。

    一幅幅白发人送黑发人,新妇守寡的画面浮现在了老道眼前。

    悲意悠然而生,老道双目紧闭,面露苦涩。

    山巅的寒风,无情的扫过,群星隐退,深邃的夜空中只余一轮孤月。风声凄凉,仿佛在为埋骨沙场的青壮叫苦。

    一曲终了,天地同寂。

    陆奇拿起酒坛灌了一口,静静的等待邋遢老道从琴音中回过神来。

    半晌,邋遢老道才慢慢睁开了双眼,浑浊的双眼中,一抹精光,转瞬即逝。

    “好!好一曲东风破,道友这琴技当真出神入化。小道行走江湖多年,如此琴技所遇者不过五人尔耳,今日之后却要添上道友了。不过道友曲中,却还有一点瑕丝。只有真正的知音才能听得出来!”

    说到这里,邋遢老道停了下来。洋洋得意的挺了挺背,坐直了身子。那副表情,就差说一句快来问我啊!

    真正的知音

    陆奇看了看老道邋遢的样子,想了想他的措辞,打心眼里不认为这老道会是他真正的知音。

    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会傻的去反驳,转而顺着邋遢老道开口道:

    “不知是何瑕丝,还望道友指点一二。”

    邋遢老道畅快一笑,指着陆奇面前的古琴开口道:“道友最大的败笔无他,唯器物尔。”

    “小道我之前所遇五人,皆有绝世名琴作伴。再看道友所持,不过区区一凡物。此等凡器,如何配得上道友的琴技!”

    ‘你以为我真的爱学琴啊!还不是为了引你出来。’当然,这些话陆奇只能在心里想想。抱了抱拳,无奈的叹了口气:

    “琴似佳人,想找到一张适合自己的谈何容易!况且在下只会一曲,纵使有琴在侧,也只是埋没佳人而已。”陆奇这话虽半真半假,但却合情合理。

    邋遢老道闻言,微微点头,神情庄重,仿佛真的雅士一般:

    “道友此话确实有些妄自菲薄了,虽之得一曲,但这技艺却不输与任何人。不过道友说的在理,绝世名琴与神兵相当,威力绝伦,确实难以寻觅。”

    “今日听道友一曲,无以为赠,正巧小道我知一绝世名琴,愿借来,赠与道友。”

    ‘咦,这货什么意思?听一曲就赠个神兵级的绝世名琴,当我傻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陆奇心中对这绝世名琴一点也不感冒,摆了摆手,正要拒绝。

    只听老道继续道:“当然,我知道友乃是真正的雅士,必然不想无功受禄。小道这里有一琴谱,若是道友研习之后,能奏得出来,那我就为道友将琴取来。你看可好?”

    ‘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可惜你看错了,我才不是什么雅士!那琴你自己留着玩吧!这货认识五个琴道高人,还来找我,此是肯定不简单!谁爱弹谁弹去吧!’

    陆奇收敛了情绪,语气故作淡然:“器物再好,终是外物。吾辈心向大道之人,怎可舍本逐末,追求外物?琴道亦是武道,只有心中有琴,何物不是绝世名琴。拘泥于外物,反倒落了下乘。”

    说着陆奇负手而立,做足了高手姿态。

    月光下,站在山巅之上,面对着一望无际的云海,仿佛身化金阳,德泽万物,身上至正至刚至大的罡气,毫不遮挡的散发了出来。

    若是杨宁再次,怕是又要评价一句‘人前显圣’。

    看见陆奇仿佛金阳化身的形象,邋遢老道瞳孔一缩,渐渐收了嬉皮笑脸的表情,气势内敛,藏得更深,仿佛深不见底的幽潭。

    “不想道友也是如此心向大道之人,却是小道唐突了。说来也是,以道友稷下学宫嫡传的身份,又岂会让外物蒙蔽了双眼,失了求道之心。却不知道友是儒门八脉之中哪一脉的传人?”

    ‘稷下学宫?儒门八脉传人?什么鬼?好像极乐道的人也说过类似的话?’陆奇收敛了气势,不过金阳剑意确实难以收发自如。

    那股德泽万物的气息一时间难以消散,但陆奇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转身走下山巅,抱拳问道:

    “不知道友所说稷下学宫,儒门八脉到底是何方势力?为何我在大隋的《武道》上,从没见过这等势力?”

    邋遢老道失笑道:“道友莫要考我,你一身儒门正宗的浩然正气。试问天下间除了稷下学宫里的儒门八脉,还有哪里会有这传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