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百章 抚琴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想照。

    酒窖里,13陆奇盘腿而坐,在他面前摆了一张古琴。

    只见他双手抚琴,气定神闲,表情庄重,十指虚压琴弦,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弹奏了起来。

    酒窖外的小院里,王大胖带着一堆胖大厨坐在那里,手里揣着炒勺,菜刀和烧火棍,静静地聆听陆奇的琴音。

    其实陆奇起初是不打算弹琴的,之所以摆出这阵势,乃是因为听王大胖无意中提起,这偷酒贼每次偷喝完酒之后,都会把酒坛还回来。

    酒坛里的酒当然已经没了,但是坛中或多或少会留有一些银两。根据那坛酒年份的不同,从十两到百两不等。

    听到这里,陆奇都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这贼还是个雅贼!

    不过这也给了他一个机会。陆奇反复琢磨了一下,先天境的守院都没发现这贼人,说明这贼人武功高强。最少在先天这一层次里不是个弱手,以他们这些人的武功,想守住酒完全是痴人说梦。

    但若这贼人真是雅贼,那他们就可以来个声东击西,曲线救国。给这雅贼来点文艺,来个请君入瓮。

    既然要文艺,陆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抚琴,纵观前世历史,多少文人骚客都好着一手。琴之一道留下了多少经典故事。

    因此,陆奇马上让王大胖给他找来了一本琴谱和古琴,随后便独自一人躲在酒窖里练琴去了。

    从晌午一直练到晚上,这会儿终于将这本琴谱修炼到大圆满了。

    因而,这才摆开阵势,坐在酒窖里弹了起来。不为其他,就是想将这雅贼给引出来,即便不能拿下这贼,也要搞清楚这人是谁。若是连个名号都不知道,就让人这么欺负了,这脸陆奇可丢不起。

    嗡!

    琴音渐起。

    初起时,众人还不觉的有什么,但正如酿酒一般,越久越好。随着琴声逐渐加快,院中的大厨们都渐入佳境。不一会儿,这琴音就将一幅画,一种意境送入了众人脑海之中。

    待到曲终音散,众人心中皆浮现起了一种余音绕梁回味无穷的感觉。

    院中的大厨们,都陷入了琴音的空灵之中,不能自拔。

    王大胖更是一脸震惊,陆奇拿到这琴谱和古琴还不到一天,就能将琴技练到如此地步,他已经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若是陆奇之前学过琴,那还好说。可他亲眼看到陆奇刚拿到古琴时,那副笨拙的样子。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但是不到一天时间,陆奇就将琴技练到这种惊艳的水平。

    王大胖心里有些乱,自从知道陆奇领悟了剑意,感受到了他身上那股金阳般的气息。他就知道陆奇不是一般人,但在他心中陆奇比起书院第一高手浪非花,还是有些距离的。

    可现在他却不这么认为了,现在的陆奇虽然在武功上比不过浪非花,但是这两人的天赋是一样的,甚至他也不得不承认,陆奇在天赋上可能比他崇拜多时的浪非花还要强!

    王大胖心中激起了一片波澜,久久不能平息。耳边的琴音已经消散,但心中的琴声,还在荡漾。深吸了一口气,他正想说些什么。

    “好!好一曲东风破!”

    一阵有些苍老的声音从酒窖内响起。

    王大胖马上回过神来,带人冲到了酒窖之中。可一进去那里还有半个人的影子,不仅没有发现偷酒贼,就连本该盘坐在酒窖中的陆奇也不见了。

    数了数,酒也少了两坛。

    “草!走,我们去找院长!就可以不要,陆师弟必须救回来!”

    那道苍老的声音犹在耳边,但陆奇已觉得周围建筑变得遥远,王大胖等人仿佛画卷中的人一般,而自己,则迅速地被从那个画卷中的世界抽离。

    短暂的晕眩之后,月光渐起,星辰入目,陆奇眼前是一片云海,与远处的天际连成一片。往下一看,他才发现自己此时已经来到了一处山崖之上。

    山高入云,脚下一片云海,深不见底。

    看着眼前的一切,陆奇心中早已震惊不已。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竟然能瞬间将他带到这座高山之上!

    江州城周围陆奇可没少跑,能直入云霄的高山,至少在江州城方圆五十里是没有的。

    也就是说,这偷酒贼,刹那间,就带他行了至少五十里的路!

    这是何等厉害的轻功!陆奇自问即使自己将虚空印修炼到第六层,能御天地六气,也不敢保证有这样的速度。

    这已经不是武侠侧该有的实力了,说是陆地真仙,丝毫不会过!

    “道友,可回过神来了?”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陆奇这才醒了过来。

    转身一看,自己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邋遢道人。

    这道人约莫五六十岁的样子,头发灰白,慈眉善目,若是不看他身上穿着的有些破旧的道破,倒真有一副世外高人的感觉。

    这道袍蓝灰相间,虽然有些破旧,但却没有一丝油渍和灰尘。右胸前有个巴掌大小的刺绣,借着月光陆奇隐约看到‘道一’两个古篆印在上面。

    ‘难道是门派?可道门三宗里并没有道一这个门派啊?’

    见识了这老道的轻功之后,在没摸清他带自己来着做什么之前,陆奇也不敢得罪这道人。

    因而,匆匆看了一眼,马上拱手行礼道:

    “小子陆奇,见过前辈”

    “叫什么前辈,我有那么老吗?”老道嘟囔了一声,“叫道友。”

    ‘嗯?这老道听起来好像也不是很难相处’陆奇略微安下心来。从刚才那一手轻功来看,这老道绝非等闲之辈,说不得就是地磅前列的几人,甚至天榜上的宗师也有可能。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自己能斗得过得,倒不如问问清楚。

    “不知道友带在下来此有何贵干?”

    老道指了指旁边地上,陆奇这才看到,那地上还有两坛酒和他刚才那张古琴。也不知道这老道是怎样一次性带这么多东西,来到着高山之上的。

    “刚才听道友抚琴一曲,以音传意,小道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已好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传神的琴音了。一时心痒,想请道友再抚一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