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佛渡有缘人
    街道上,一辆奢华至极的马车缓缓驰向远方。

    车厢内,杨宁将这段时间内,书院中发生的一些奇葩的事情都告诉了陆奇。

    靠在车厢上,知道杨宁将一切都说完,陆奇才开口道:

    “这么说这偷酒贼还挺厉害嘛!”

    “何止是厉害,书院内早就传闻,说这是大明寺的酒肉和尚又来了!”杨宁缓缓地将一些猜测说与陆奇。

    听着杨宁在耳边的絮叨,陆奇蓦地有种高中时候,和哥们一起上学路上八卦的感觉。

    不知为何,自从识海中凝练了元灵之后,他总是会想起一些前世的事情。可奇怪的是,每次想起这些事情,他心中却没有一丝波澜。

    好似在看别人的一生一样,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有点像前世看电视的感觉。觉得那只是别人的人生一样,内心孤寂空灵,情绪内敛。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可这件事又牵扯前世,他也不方便将这种事说出来询问。这种感觉在他意识力,进入识海元灵之身上的时候最为明显。

    陆奇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好是坏,但目前来看,这种感觉并没有给他带来生活上的不便。相反,有时候在想问题时,这种孤寂空灵的感觉能让他的思绪更加清晰,考虑问题更加全面,整个人也变得异常冷静。

    或许这就是精神力武功的独特之处吧!

    “大哥,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忽然,陆奇的耳边出来了杨宁的不满。

    “嗯,啊!走神了,你说你说,大明寺的和尚怎么了?”陆奇有些哈哈地说道。

    杨宁无奈看了看陆奇,最终还是继续开口道:

    “大明寺是佛门三寺之一,也是大隋境内最强的三大门派之一。寺庙就在青云江上游,里面有位地磅高手绰号酒肉和尚。”

    “此人虽是和尚,但却不戒酒肉。也是个风趣人士,两年前曾来过南山书院做客。当时就经常深夜却灶火房偷酒喝,但因为他毕竟是客,院长也没有说什么。这次灶火房的酒失窃,有人怀疑是他肚里的馋虫又犯了,顺江而下跑来喝酒了。毕竟大明寺距离南山书院实在是太近了,这人又有前科,忍不住会让人想到是他。”

    陆奇摸了摸下巴,笑道:“没想到先天高手中还有这种趣人,还真是放荡不羁啊!”

    “可不是么!先天高手之中,放荡不羁的人最多了。尤其是地磅前列那些人,就拿大隋三大门派来说。大明寺的酒肉和尚,藏剑阁的白衣剑神,纯阳宗的酒剑仙都是放浪形骸之辈。指不定你那天在酒楼里喝酒,就能遇到一个。”

    一提起高手,杨宁就布拉布拉地说个没完。说实话,陆奇也有好一阵子没有关注过《武道》了,对于杨宁所说的江湖之事,还真有些陌生。这会听起来,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时光匆匆流逝,没过多久马车就停了下来。

    老车夫的低沉地声音从车厢外传了进来,“公子,书院到了!”

    下了马车,书院门口验了身份,二人一起向内走去。

    刚走进大门没多远,二人就看到一大群灰衣,蓝衣,青衣的院生围在一块布告栏前。

    “这是什么情况?”陆奇指着人堆问道杨宁。

    闻言,杨宁耸了耸肩,“我也不太清楚,我昨天回去时还没有这块布告栏,要不过去看看?”

    陆奇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向前走去。

    还没靠近就听见人群里,议论纷纷。

    “什么时候白衣这么好晋升了!诸位师兄,你们说这事靠谱不?”

    “这谁知道啊!不过既然能写在这里昭告全院,应该不是假的。”

    “有没有尚武堂的师兄?这白象大师到底是什么人,有没有人知道啊?”

    “我知道!我知道!”一个胸前绣着金色小鼎的男子开口道。

    “我知道,这白象大师是来尚武堂传道的。就是上次说要传道三四个月的密宗僧人,这人可不一般啊!院长都对他毕恭毕敬的!”

    “真的假的?师兄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啊!”

    听都有人质疑,这男子有些急了,“骗你作甚,你去尚武堂打听打听,那次白象大师讲道院长没来?不只是院长,书院里的先天高手,基本上都去了。”

    “这么厉害,那看来这事**不离十是真的了,那我也去报个名!”

    “我也去!”

    “走走走,同去同去!”

    说到这里,布告栏处围着的人群,瞬间走掉了一大半。

    这时,陆奇和杨宁才有机会靠近布告栏。走进之后,二人看到布告栏写道:

    “小僧白象,今来中土传道,欲于南山书院择一院生,传下我密宗传承。传承者可持护法身份,不必受戒。有意者可来南山书院尚武堂演武殿报名,不限资格。选中者可享南山书院白衣院生身份,若是与佛有缘,亦可随我回宗深造,佛渡有缘人。”

    二人将布告读完,也明白了刚才那帮人为什么有些犹豫了。毕竟这白象大师,不是南山书院的人,刚才那些人可能是怕白象大师走后,这白衣院生的身份名不正言不顺。

    沉寂了片刻。

    “大哥,我二人也去报个名吧!”看着布告栏,杨宁开口道。

    “哈哈,怎么二弟要出家做和尚啊!”陆奇打趣道,实则他也动了心思。

    “大哥说笑了,你不是有串九眼天珠么。这白象大师正是我上次给你说的密宗僧人,懂梵文。若是我们有幸被他选中,一来能晋升白衣院生,二来也能破解九眼天珠上的秘密。”

    杨宁此时还是个青衣院生,虽说这段时间他的武功进步突飞猛进,实力早已达到了白衣院生的水准。但是想要晋升白衣,还要等到院考。所以看到这个机会,他也有了些想法。当然,更多的可能是想看看这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密宗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陆奇点了点头,“我们先去看看吧,反正我是个灰衣杂役院生,怎么算都不会吃亏。不过,我成了白衣院生还怎么挑战黄涛报仇?”

    “大哥,八字还没一撇呢,你急什么,我们先去看看吧!报仇的方法那么多,你可别思路僵化了!一个小小的黄涛,要收拾他还不简单?你若觉得王大胖这人可以,把他收到麾下,传一门高深武功。再以你的经学修为悉心教导,以他的底子,最多三个月就能拿下黄涛。”

    “二弟试探过王大胖?”

    杨宁点了点头,“自从知道黄家将势力从城外撤出之后,我就知道大哥和黄涛的这个梁子,只能在书院里了解了。但书院里多少会牵扯到我们,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才有了这个想法,大哥回去可以试试那胖子。若是可以,此时也可以考虑一二。”

    闻言,陆奇应了一声,再没有说话。

    随后二人跟着人群,朝着演武殿的方向缓缓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