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偷酒贼
    陆奇在安逸王府的房间虽然很奢华,但是里面的摆设却很简单。

    坐在书案旁,陆奇翻开了他的那本无字经书。

    运用精神力,将心中的经文一字一句的托印上去。这本书自从做了他精神之器承道书的载体之后,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书页的纸张,变得韧性十足。有种牛皮纸的感觉,但是却比牛皮纸薄得多。陆奇怀疑如果一直这么加持着,指不定那一天,这本书就变成了一件神兵利器。

    随着精神力,将最后一个字拓印在,承道书所加持的无字经书上,一阵玄妙绝伦的感觉,忽然流转在陆奇心间。

    片刻,一道信息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闭上眼感觉了一下那段信息,陆奇忽然一楞,转而看向属性栏。

    “传道3级,熟练度30/70(消耗精神力,是大圆满类书籍出现口吐莲花效果)”

    见此,陆奇喃喃道:“没想到不知不觉,已经有三十本大圆满的经文了。”

    自从他进入精神力第一境,凝练元灵之后。不管什么经文修炼圆满,识海中再也没有出现过佛陀,道尊,儒者之类的雕像。

    唯一的变化,就是识海中他的那尊金象变得越发的清晰,乍一看还真像一个袖珍版的陆奇。至于哪些圆满级的经文,都被凝练到了承道书上。

    因而,不看属性栏,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本经文被他修炼圆满了。

    伸了个懒腰,此时已临近子时,窗外夜色正浓。炼了一天丹药,晚上有坚持凝练承道书拓印经文,这会儿,陆奇也有些困了。

    打了个哈欠,熄了灯,他也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

    清晨,一缕刺眼的阳光照耀下,陆奇微眯着眼睛醒来。

    在侍女的服侍下穿衣洗漱,伸展了一下身子。

    王府之中确实比自己山庄过得舒服,再想想自己山庄中,总共就只有三个女子。这可能就是王爷很山贼的区别吧。

    走出房门,早有一个家丁候在外面。不用想,肯定是王府里的下人将自己来了的事情告诉了杨宁。跟着下人一路走去,陆奇来到了一处客厅。杨宁正坐在一张摆满了,糕点水果的桌子前等这陆奇。

    吃了几口糕点,杨宁开口道:“大哥的信,我已经看了,看来我们的计划要加快速度了。我猜帝京里,可能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对我们出手了。只是现在他们,不清楚我们的实力,等再过个十天半个月。这帮人将一切都摸清楚了,估计就是他们收拾我们的时候了。所以我们要快点提升实力了。”

    咬了块桂花糕,陆奇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你打算怎么做?”

    “今早我收到信鸽,接伯父的人已经回到了江州城。不过好像有尾巴跟着他们。”杨宁递过一个纸条给陆奇。

    纸条上写的正是杨宁说的事,想了想,杨宁应该不会无故放矢。琢磨了一下,陆奇问道:

    “你打算祸水东引,借用黑衣人的力量拿下江州城外这片绿林?”

    杨宁笑了笑,“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大哥也!”

    “哈哈,没错!我打算祸水东引,让黑衣人先灭几个山寨。之后我们联合寒门宋昊南,伪装成黑衣人,将这滩水给搅混了。双方都有先天高手,这件事必然不会简单的结束。到时候我们浑水摸鱼,趁机拿下江州城外的地盘。”

    闻言,陆奇点了点头,“要我做什么?”

    “夺寨之事恐怕要大哥多费心了,另外,大哥最好能有两套武功。一套武功六扇门,南山书院正派身份用。另一套武功月主身份用,不然我害怕有人会从武功上猜到大哥的身份。”

    想了想,杨宁说的也不错,一直用一套武功是太容易被人认出来了。不过还好,他学的武功也不少,除了问心九剑之外,还有截天印法可以用。正好就让山贼身份用截天印法,正派身份用问心九剑好了。

    “贤弟放心,这些我都准备好了。”

    见陆奇这么说,杨宁也没再纠结这个问题,继续开口道:“对了大哥,我最近请来一位机关大师。要不我让他给你山庄里也设置点机关?”

    “机关?”陆奇摸了摸下巴,好像想起了点什么。

    ‘对了,机关术我好想也学过!’

    想到这里,他马上闭上眼睛在属性栏里翻找了起来,很快就让他找到了当初在古墓中学到的《傀儡机关术》。

    这里面记载的金刚剑傀,他可是记忆犹新。据说练成之后,这东西能纵横天下,无人可挡。陆奇当时不以为然,但现在看来,这东西即便不能纵横天下,也是一大攻杀利器。用来攻城夺地,最适合不过了。

    想了想,他让下人找了张纸,将金刚剑傀所需要的材料,都写在了上面,交给了杨宁。

    拿着材料单,杨宁一愣,笑道:“没想到大哥还懂机关术!”

    陆奇笑了笑,“只要有书可学,这天下,还没有什么我不会的事!”

    虽说听起来有些狂妄,但是事实确实如此。有属性栏的帮助,只要有书可学,确实没什么东西能难道他。

    杨宁听后,笑道:“大哥放心,我这就让人去搜集这上面的材料,最多五天我就能找齐。”

    陆奇点了点头,也没回杨宁,手里的桂花糕不停地往嘴里塞。

    安逸王府的桂花糕确实是一绝,在陪上独门的蜜茶,香甜可口,当做早餐最合适不过了。陆奇张口就吃了三盘,就连杨宁说话也没怎么注意。

    不过杨宁也没有在意,陆奇越是表现的随意,他越觉得真实,亲切。

    早餐过后,两人一起走出王府,上了马车朝南山书院而去。

    马车上,杨宁突然开口道:

    “对了大哥,王大胖可能遇到了点麻烦,你回去了可能要注意点。”

    陆奇靠在车厢里,摸了摸吃的圆滚的肚子说道:“什么麻烦?”

    “最近也不知是怎的,灶火房遭贼了。”

    陆奇一愣,“遭贼了?难道是他们偷吃灵药被发现了?”

    杨宁摆了摆手,“不不,不是灵药的事,是酒丢了!”

    “酒丢了?”陆奇有些诧异。

    “对,听说这个偷酒贼武功高强,先天境守院在灶火房门口坐了一晚上。还是让他把酒偷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