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周天星将
    风轻轻地吹,将青龙观内的血腥味吹散。

    骑着高头大马,踏着夏日的晨光。陆奇带着三个侍女,驮着老供奉,朝着正在建设中的皓月轩奔去。

    一路上,陆奇也将这三个女子的身世问了个清楚。

    秋香和芷薇都是江州府上江县的人,家里还有一些兄弟姐妹,以及将她们卖给贼人的双亲。但虽是至亲,此时也已没了多少情分。

    很多时候,伤你最深的人,恰恰就是你最亲近的人。

    柔雪是云州府田独县的人,这云州府与通州府相邻。州府之地多山峦,交通极为不便。因而,比通州府更加贫困,她家里的人都在深山里。这次被卖到江州府,却是她这辈子走得最远的一趟路了。

    三女刚刚被救出来,身子骨还有些虚弱。陆奇也不敢带着她们疾驰,现在既然是自己人了,多多少少也得为她们考虑考虑了。

    因为一路慢行,直到晌午,几人才回到了皓月轩。

    回来之后,陆奇马上安排柔雪等人下去休息。这三人就住在陆奇小院的另外几间房间里,负责照顾陆奇的衣食起居。

    当然,仅仅是衣食起居罢了。为了避免时间长了,这三人狐假虎威。对自己手下吆五喝六,指示他们去做一些,给自己添堵的事情。

    陆奇直接当着属下的面,规定了两条杀戒:

    任何人,只要不在三部十五星职位之内,都不得干涉皓月轩内部之事。违者杀!

    三部十五星之人,也不能将皓月轩内部之事,泄露给没有职位之人。违者杀!

    随后他又将三大星主之下的十五星君等制度做了细化。

    北斗部主杀,设北斗七星君。

    南斗部主内,设南斗六星君。

    中天部主外,管理外交,设计都,罗睺二星君。

    十五星君之下,设三百六十五周天星将。星将之下,不再限制人数。按照等级分为:星守,星侍,星兵。

    层层分封,等级森严。等级越高拥有的权利越大,所获得的武功等福利待遇就越多。随后,陆奇将自己的十八个亲信都分封为星将,并按照他们的意愿,将他们划分到了三部之中。

    随后,又设立三个月的考核期,谁做得好,就升谁为星君,甚至星主。

    当然,南斗星主已经封给了叶黑,所以进入南斗部的人,最多只能做到星将。至于剩下的一百多个人,按照加入时间的长短,战功的多少,分别被他分封成了星守,星侍和星兵。

    这些职位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星君之下,每个等阶所需要的战功,都被陆奇规定的仔仔细细。只要达到了战功,就可以晋升。每一次晋升,都可以去陆奇建立的藏经阁,免费选一次武功。不过星兵进阶到星侍只能选择玄级和黄级功法,星守能选择地级,只有星将及其以上才能选择天级功法。

    做完这一切,陆奇将自己所会的地玄黄三阶功法都默写了出来。每本都标注了多少战功可以兑换。之后就交给南斗星主叶黑,让他负责组织内的奖惩之事。顺便让他派人去青龙观打秋风,将里面能拿的东西都带回来,尤其是那尊紫金盘龙炉,那可是能炼制天级中品丹药的宝炉!

    至于天级功法,现在只有他的十八个亲信能兑换。但这些人一门天级五脏炼毒术都练不到一起,让他们在学别的天级武功,实在是太难为他们了。

    杨宁那边关于黄家商队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想了想,陆奇只能让叶黑继续帮他盯着消息。这么多的事情,都让叶黑来做确实有些多了。

    不过他既然做了星主,那就必须承担起星主的责任。不然陆奇要他做什么!

    这些都是小道理,叶黑也明白,所以他也没有任何怨言,而是充满干劲的接受了这些任务。随后就带着分给他的手下走了出去。

    伸了伸懒腰,陆奇也松了一口气。手下的势力一步步的完善,自己的武功也越来越强。越是这样,他越觉得自己距离救出大当家只差一点点了。

    也不知道,回去接便宜父亲的李屠怎么样了,算算日子,这会儿应该也到了通州府。最多再有个十几天,也应该回来了。

    左右无事,想了想,他拿了青虎寨寨主成啸的头颅,带上松阳子的断剑残刀,提着被废了的老供奉。骑着快马直奔江州城,换奖励去了。

    自己一个人上路,就不用像早上那般磨磨唧唧了,驾着快马,一路风驰电掣。不到半个时辰,陆奇就看到了江州城的大城墙。

    因为手里还提着老供奉,所以他也没去六扇门。骑着快马一溜烟就来到了天一阁门口,将马拴在门口,提着已经洗干净面容的老供奉走了进去。

    看门的小厮见有人进来,马上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可看到陆奇这幅彪悍样子,又马上停了下来。再看看他手里的老头,这不正是阁里的丹药供奉,张老供奉么!

    看到有小厮,陆奇直接掏出他的墨客令牌扔了过去,紧接着开口道:

    “我接了任务救老供奉,现在人已经救回来了,赶紧叫你们掌柜的出来,我要兑换奖励!”

    小厮接住令牌看了看,是真的。虽然上面悍匪两个字让他有些不解,但是令牌却做不得假。瞅着陆奇手中的张老头,他暗自想道:

    传闻张供奉因为联合掌柜的偷丹药,被青龙观的道士扣下了。没想到竟然被这汉子救了回来,想来也是个高手!

    想到这里,小厮态度马上变得恭敬了起来。笑眯眯地说道:“这位爷,您稍等片刻,小的就这去找掌柜的!”

    说完又屁颠屁颠地跑了进去。

    陆奇也没管那小厮,随意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把手中的张供奉放在椅子上就不管了。路上怕着老头乱动,所以陆奇点了他昏睡穴。

    此时老头还在睡觉,按照陆奇的计算这老头至少还要四个时辰才能睡醒。等到那会,陆奇早就不知道在哪里了,谁还管这些。

    片刻,贾掌柜就跟着小厮跑了出来。他先是看了看陆奇旁边坐的老头,确定是张供奉后,才笑眯眯地对陆奇拱手道:

    “贾某见过先生,上次一别,贾某就不见先生踪迹。以为先生遇到了什么麻烦,四处打探而无所得。没想到今日先生竟然直接将张供奉给带了回来,先生果然是真君子!却是不知先生是怎么从那贼道松阳子手中救出的张供奉。”

    说着,贾掌柜偷偷摸了摸张供奉的鼻息,感觉气息沉稳,顿时放下了心。

    他这些小动作,陆奇自然看在眼里,只是懒得计较而已。

    对于贾掌柜地询问,陆奇也懒得编幌子,理所当然回道:

    “还能怎么救,当然是屠了青龙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