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问心诛邪
    清晨,庄园前的草地上。m.移动网

    陆奇儒袍盘坐在众小弟面前,手里捧着一本书,神情庄重的讲解着《十八罗汉经》。可奇怪的是,他讲了好一会,手里的书一直那么拿着,书页翻都没翻过。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很快就讲完了。一百多个小弟起身,像书院里的学生一样,对他施礼,然后离开,去旁边正在修建的庄园帮忙。只留下十八亲信还在原地,依旧拿着那本书,陆奇又开始讲解别的经文。

    片刻讲经彻底结束,十八个小弟对陆奇一礼。陆奇摆了摆手,捡起地上的烧火棍,将手中的书收入怀中。缓缓走向草坪旁边,一匹正在吃草的黑马,翻身上马,对身后小弟们说道:

    “我出去一趟,叶黑你注意信鸽。顺便将你的南斗六星快点组建起来,我给你三天时间。不要让我失望啊!”

    “月主放心,属下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叶黑保证道。

    陆奇听后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加紧马腹,就朝前奔去。

    等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手下的亲信才议论了起来。

    “喂!月主刚才手里拿的那本书,你们谁看见了?简直无所不包啊!”

    “屁!你们刚才坐在正面都没看见,我坐在侧面看的可是清清楚楚。那就是本无字天书,上面什么也没有。月主讲的东西,跟那书一点关系都没有!”

    “真的假的?”

    “我骗你干嘛!你没看见月主从头到尾,都没翻过书页么!那么多经文,怎么可能都写在一页纸上。”

    “此言有理,但是既然用不到书,月主捧着那本书干嘛?”

    “你管呢!月主爱干嘛干嘛!这么点事还用给你说?赶紧练功吧,我可不想让新来的那一百多个小子给超过。”

    “没错没错,你看看叶黑现在都是星主了,咱最起码也得混个星使吧!对了,叶黑呢?”

    “早去练功了,都别废话了,赶紧走吧!”说着众人赶紧开始练功。

    一时间拳音阵阵,响彻草坪。

    ......

    另一边,陆奇骑着快马,一路朝着青虎寨奔驰而去。

    穿林越谷,一路疾驰,很快陆奇就来到了熟悉的小山头。翻身下马,一手牵着马,一手从怀中拿出那本书。随意的翻开一页,陆奇将自己识海中的精神之器附在了上面。

    然后从脑海中调出一本还没有大圆满的经文,以精神力为笔,在这本书上开始书写。这是他最近刚发现精神之器的妙用之一。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讲经的时候,将精神之器附在书上,并附上所讲经文。能相对减少精神力的消耗,而且好像还更好一点。更加神奇的是,以精神力书写一遍经文,熟练度的增长是手写的两倍。

    追逐利益,是人的天性。既然能效率最大化,那陆奇当然选择用精神力书写了。反正也只是几个念头的事,正是因此,一向草莽的陆奇,变成了一个手不释卷的书生。

    走了一会儿,看着远处破破烂烂的青虎寨,陆奇停了下来。将黑马拴在寨子外面的一棵树上,从马鞍上取下一个水囊,将脸上易容的刀疤洗掉。顺手给自己梳了一个书生头,扎好头发,一手拿着书,一手提着烧火棍,陆奇就朝着熟悉的青虎寨慢慢走去。

    此时的青虎寨,与自己离开之时一般无二。还是那几间破破烂烂的茅草屋,不过寨子里的山贼却比自己当时见到的叶黑等人强得多了。

    现在的山贼喽啰一个个虎背熊腰,虽然衣服并不怎么华丽,但是一个个一脸凶相,煞气横生。比当初的叶黑等人不知强了多少倍。而且还很警惕,看见陆奇这衣服打扮,马上就有人上来问道:

    “书生!来此是给爷爷们送钱的吗?”

    陆奇没有看说话的人,眼睛继续盯着手里的书卷,头也不抬的说道:

    “叫你们寨主出来,我是黄家的人!”

    问话的人见陆奇不搭理他,正想上前给陆奇点颜色,却不身边的同伴拉住了他。

    “公子稍候,小的这就去给您通报。”说完一溜烟跑向了陆奇以前经常住的那间屋子。

    片刻,那人带着个八字胡的中年人走了过来。看着陆奇中年人有些纳闷,拱手问道:

    “在下成啸,承蒙家主厚恩,添为青虎寨寨主。不知兄弟是那一房的人,我在黄家做家将这么多年怎么从没见过你?”

    陆奇慢慢合上书本,将书收入怀中。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骗你的,我不是黄家的人。我乃六扇门捕快,今日来此只为借阁下人头一用。”

    闻言,成啸皱了皱眉,慢慢摸向腰间的弯刀,“兄弟可不要说笑,这事可开不得玩笑。”

    陆奇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没有开玩笑,不只是你,现在在场的人,都必须死!”

    陆奇死字还没说完,就听到成啸大喊一声:“杀!”

    跟着周围的山贼提着大刀就劈向陆奇。

    见此,陆奇全然不惧,他这回过来主要是想试验一下问心九剑的威力。

    只见他提起烧火棍,淡淡的说了一句:

    “破邪守心,除魔正念!”

    铮!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周围之人笼罩,这些山贼清清楚楚的看到陆奇提这烧火棍,在自己面前斩下一剑。

    这一剑速度不快,可是在他们眼中却好像有一道至正至刚至大的光芒,撕开了他们心房。将其内心深处最阴暗的地方照亮。

    轰!

    陆奇看到这些山贼身上浮现出了一团团黑气,这些黑气迅速凝聚成了一头头青面獠牙的邪灵,从这些山贼身上爬出,朝着陆奇张牙舞爪的杀来。

    见此,陆奇纹丝不动,以身化大日,周身浩然正气喷涌而出,驱散黑暗。一剑挥出,诸邪退避,一股至正至刚至大力量在那剑光中绽放,黑气邪灵一声惨叫,在这剑光之中化为灰烬。

    收剑,陆奇盘坐下来,静静地看着面前,目光呆滞,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的山贼们。他想看看,被问心一剑斩去恶念的山贼会发生什么变化。

    片刻,两个黑气较少的山贼回过神来,两人双眼不自觉得流下眼泪,浑身气质也变得有些阳刚正直的味道。只听他们开始忏悔过去种种,甚至失声痛哭。

    然而,剩下那些黑气较多的山贼没有醒来。一个个变得目光渐渐涣散,瞳孔放大,砰地一声,倒在地上,再没有了生息。

    陆奇检查了下这些人,心脉已停止了跳动,身体渐渐变凉。想来早已被邪念浸透了心神,斩邪之时,心神也连带着一起被斩杀了。因此,再也没有回过神来。

    叹了口,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这些吧。另外两个山贼还在痛苦,陆奇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两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想来也活不了多久。

    这问心剑拷问内心,心中邪念越胜死得越快。这两人虽然没有立刻死去,但心念被斩杀了大半,再加上回神之后,心神大乱,早已心力交瘁,想不死都难。

    这一剑,伤的不是人,是人心啊!

    摇了摇头,陆奇没有管这二人。越过他们,走进山寨之内,里里外外检查了下,将看到的活人都一剑封喉。

    随后点了把火将山寨之内的茅草屋都烧了,再出来时,那二人已经死去多时。

    割下成啸的头颅,陆奇将这些尸体都投入了火堆,随后就转身离开了大火之中的青虎寨。(未完待续。)&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