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灶火房的杂役
    出了大殿,陆奇跟着儒袍青年一路向南山书院最内侧走去。

    这一路上,杨柳纷飞,一副诗情画意的景象。在越过一个个蓝衣,灰衣的青年之后,那蓝色儒袍青年竟然带着陆奇来到了一处挂着灶火房牌匾的大殿门外。

    见此,陆奇有些不解道:

    “这位师兄,我们来这灶火房做什么?我现在还不饿,师兄要是饿了,一会儿,我可以请你去城中醉仙楼吃上一顿,不必来此。”

    蓝衣青年怪异地看了一眼陆奇说道:

    “黄师兄难道没有告诉你么?”

    “告诉什么?”陆奇有些不解,他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哦,看来是真的没说,负责你的王大胖就是书院第一厨子,因为是个秃子,所以人送绰号火工头陀!既然要带你来见他,那就只能来他工作的灶火房了!”蓝衣青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说完,他就带头朝着灶火房内走去。

    陆奇看了看头顶灶火房的牌匾,摇了摇头,也跟了进去。没想到,负责自己的人竟然是一个伙夫,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黄涛故意的。

    “如果是巧合,那就算了,可要是故意的。哼!”陆奇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他就跟着蓝衣青年走进了灶火房内,一个热气腾腾的房间。只见七八个光着膀子的大胖子正在里面摆弄着锅碗瓢盆。看见蓝衣青年进来,其中一个将灰底蓝纹儒袍绑在腰间,光着膀子,露出一身皮肤黝黑的秃顶胖子走了过来。

    咚咚咚!

    随着他一步一步的挪动,身上的肉好像波浪一样,呼扇呼扇抖动了起来。

    “灶火房重地!闲人不得入内!”说话间,身上的肉也跟着来回颤抖,呼啦呼啦的!

    看的陆奇一阵恶寒,这哪里是人啊!简直是一座移动的肉山!真相不通,竟然有人能将自己吃成这样。简直闻所未闻啊!陆奇本来觉得自己这幅身材在人堆里已经够魁梧了,先在和着肉山一比,陆奇忽然生出一种自己也很瘦的感觉。

    看着那座肉山,那蓝衣青年也不敢再叫王大胖了。直接从怀中取出那张信函递给肉山道:

    “尚武堂黄涛黄师兄,让我给王师兄送封信。啊,对了!还有这位......”说着他看向陆奇。

    “我叫陆奇,见过王师兄!”知道蓝衣青年要介绍自己,陆奇马上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嗯!对!还有这位陆师弟,也一并交给王师兄。就是这些了,详细的内容,信函里面都写着。那个王师兄如果没有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蓝衣青年,竟然张口就要走。看的陆奇有些不知所措,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看到那肉山摆了摆手,“走吧,下次来先在门口候着,灶火房重地,不得擅闯!”

    蓝衣青年听完,拱了拱手就向后退去。一边后退,一边说道:“师兄放心,一定记得。”说完就一溜烟跑了出去。

    待蓝衣青年离开,这才看向了陆奇。只见他睁大了两只眼睛在盯着陆奇的眼睛看,好像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东西一样。

    见此,陆奇也毫不示弱,瞪大了眼睛和那肉山对视。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一直瞪了有一盏茶的时间。随后那肉山,先受不了,将目光收了回来。

    “奇怪,你竟然不是黄涛的人!”那肉山一边揉眼睛,一边说道。

    “我当然不是黄涛的人,不过你怎么知道的?”见肉山收回了目光,陆奇也眨巴了几下发酸的眼睛。

    “男人的直觉!”说着,那肉山挺了挺胸膛,故作深沉的拨弄了下头顶,那几个根硕果仅存的独苗。

    看的陆奇直翻白眼,长得这么独特,逗逼属性又点满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想了想,他试探性的问道:

    “王师兄与那黄涛有旧?”

    那肉山点了点头,虽然是很小幅度的动作,但是他身上的肉还是如海平面一般,刺啦刺啦的动了起来。

    “有旧!有旧仇!”说完,肉山将黄涛的信函递给了陆奇,示意他看看。

    陆奇打开一看,上面满是对自己的赞美之言,黄涛甚至在信中将陆奇说成他的八拜之交。关系好的不像样。还说什么希望,多多照顾陆奇之类的话。

    看的陆奇一阵作呕,心道:‘这人还真是不识趣,明明已经犯过他一次了,竟然还敢给我玩小动作!别让我再书院之外遇到你,不然定取你狗命!’

    将信函还给肉山,陆奇朝他拱了拱手:“还好师兄慧眼如炬识,破了黄涛小儿的挑拨离间。不然还真是个麻烦。”

    闻言,肉山嘿嘿一笑,“那是自然,想骗我王大胖,可没那么容易!”说着这肉山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拍了拍陆奇的肩膀开口道:

    “兄弟也不要灰心,有道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就算不入文武两院从最低级的杂役干起,也最会有出头的一天。”

    这话听得陆奇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这王师兄说这话是个什么意思。他正想一问究竟。看这肉山王师兄又开口了:

    “嘿嘿,其实我这里也并不比别处差,至少在我看来,这里的待遇比文武两院可要好得多了!师弟跟我来,今天是你第一次来,师兄先带你见识见识这里面的好!”

    说完,这肉山一步一步的朝着厨房最内侧的小暗室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对其他几个稍微瘦小点的胖子嘟囔这什么。看这肉山走进了暗室,陆奇也只好跟上。

    片刻,他们两个就一起进入了小暗室。进去之后,陆奇发现这暗室里摆满了一个个小架子,架子上摆着一个个玉盒。虽然不知道盛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看着玉盒的样子,这里面的东西,估计也便宜不到哪去。

    没想到,这暗室看似狭小,实则却别有洞天,这里面的空间堪比外面的厨房不说。就在这暗室里面还有三个小门洞,直通向里面黑黝黝的地方。

    看见陆奇进来,王师兄随意的从架子上拿出一个玉盒,当着陆奇的面打开。露出里面一条婴儿手臂粗细的血参。只见他扯下一条小拇指粗细的参须,递给陆奇道:

    “来尝尝这百年血参!这东西可是大补!”

    陆奇有些犹豫,这地方一看就是库房,王师兄这么做说白了就是监守自盗。这一口要是吃了,他可就说不清了。

    可是他不吃,王师兄却一个劲给他手里递。见此,陆奇有些纳闷道:“难道王师兄要给我玩仙人跳?”

    正在犹豫之际,那王师兄仿佛看穿了陆奇内心的想法。只见他把那节参须掰成两半,一半塞进自己嘴里,一半递给陆奇。

    “快吃!快吃!离了玉盒这东西可不保鲜!”

    看到这里,陆奇也没什么好猜忌的了。接过血参,嘎巴嘎巴的咀嚼了起来。甜甜的,脆脆的,有点吃胡萝卜的感觉。随着半截参须下肚,丹田内原本平静的内气,也变得蠢蠢欲动的了起来。见此,陆奇赶紧盘腿坐下,炼化这半截参须所蕴含的精气。

    不一会儿,真气游走全身,待陆奇再站起来的时候,体内又多了一年内力。

    看着陆奇从打坐中醒来,王师兄立刻道:“怎么样?这血参还不错吧!哈哈!其实在咱们灶火房当杂役也是蛮不错的!”

    陆奇点了点头,“是挺不错的!”

    “等等......你说什么?当杂役?!谁要当杂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