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六扇门
    炎炎夏日,就连吹过的风都是热的。

    顶着这烈日,陆奇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望着眼前一栋威严气派的建筑,直径走了过去。

    敲了敲那黑漆大门,陆奇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了起来。根据杨宁所说,六扇门是设在州府衙内的一个机构,所以要进去,就必须先进衙门里。

    可这衙门却不怎么好进。俗话说得好,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虽然有杨宁给的试炼令牌,但是看大门的衙役却认不得这东西的。

    想要进去,还是得规规矩矩的送点礼,走个章程。虽说陆奇也没把这当回事,但是若是闹僵了总不太好。

    过了会儿,只见大门一开,走出一个衙役模样的人。懒洋洋地问道:

    “诉状还是报案啊?”

    陆奇拱了拱手,悄悄递了十两银子过去。

    “都不是,这位大哥,我是来参加六扇门试炼的。”

    那衙役不动声色的接过银两,掂了掂,瞬间就换了一副面孔。

    “原来是来参加六扇门试炼的兄弟啊!哎呀,自己人,你看你还这么客气。来来来,哥哥带你去里面登记。兄弟日后在衙门里若是有什么事,报上我李强的名号就好!”

    说着,这衙役就带陆奇朝衙门内走去。这州府衙门内也是极大,除了正对着大门那间悬挂着‘明镜高悬’牌匾的正堂之外,左右两边都还有许多房间。

    陆奇在那衙役的带领下,不多时就来到一间偏房门口。只见这偏房的大门上挂着一块匾,上面有三个鎏金大字:

    “六扇门”!

    紧接着在左下角还有一行小字:江州府驻地。

    走到这,那衙役忽然停了下来,也没有带陆奇进去。而是转身对他说道:

    “就是这里了,哥哥我还有些事,就不陪你进去了。以后就是自家人了,有什么事你就来前堂找我!我先走了!”

    说完,不等陆奇开口,那衙役就一溜烟的跑了。好像这六扇门里有什么凶猛野兽一般。摇了摇头,不去管他,陆奇直接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极为开阔的房间,里面摆着数十个书架,上面堆满了卷宗。房间内只有一个板着脸的冷酷青年坐在那里,看着陆奇进来,他楞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会有人来这里。

    “有什么事么?”

    陆奇也不耽搁时间,拿出那写着‘捕风’二字的试炼令牌递了过去。

    “我是来参加试炼的。”

    冷酷青年接过令牌看了看,喃喃道:“捕风令,又是皇家的人!”

    说完他站了起来,对陆奇道:“你随我来。”

    随后,陆奇就跟着他朝屋子里面走去。走了没多久,陆奇就看到这屋子里面有一面奇怪的墙。墙体漆黑,墙面上凹凸不平,满是一些拳印掌印之类的东西。

    只见那冷酷青年指着那面墙对陆奇说道:

    “这是墨钢铸造的,只有打通了任督二脉的人才能在上面留下一寸深的痕迹。是我六扇门专门用来考察试炼者战力的。你用你拿手的武功在上面来上一下,我看看痕迹跟你评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陆奇看了看这墨钢铸造的黑墙,“我叫陆奇,这墙结实不结实?我要是打坏了不会让我赔吧?”

    冷酷青年一听这话,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冷笑道:“真是大言不惭,你若是能打碎这面墙,不要你陪!我还送你一门绝学!”

    听了这话,陆奇微微一笑。早在来之前杨宁就嘱咐过他,试炼任务开始之前,会有一些实力测试。到时候千万不要留手,因为每一项测试破了纪录都会得到一些好处。当然,只有带着‘捕风’令去的人才会有这样的优待。这也算是皇上变相鼓励皇子们竞争的一种手段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谢谢你的绝学了!”

    说完,陆奇右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半圆,只听一声龙吟。一条迷你金龙,瞬间浮现在了他的掌心。随后他右手向前一推,昂!一条狰狞的金龙,顺着他的掌心,撞向了那黑墙。

    站在一旁的冷酷青年本来满脸戏谑,等着看陆奇笑话。可这金龙一出现,吓了他一跳!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奇

    “掌劲显形!内劲化气!”

    嘣!

    金龙与黑墙接触,顷刻间,那黑墙就被打出了一个直径一米的大洞。

    也不知道黑墙是什么地方,陆奇只看到几个坐在桌子上吃饭的捕快,一脸惊恐的朝这边看了过来!

    “怎么回事?拆房子啊!”

    “是不是有魔道闯进府衙里了?这么大动静,先天高手么?”

    “快来人啊!有魔道潜入里了!”

    ......

    看到这,陆奇耸了耸肩,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已经惊呆了的冷酷青年。

    “交给你了!对了!别忘了哪门绝学!”

    一听这话,那冷酷青年瞬间回过神来,心中一阵懊悔,“我擦!我刚才都说了什么!怎么会有这种妖孽!明明不是先天境界,竟然能内劲化气!两尺厚的墨钢墙啊!竟然打出这么大一个洞!”

    不过此时也已经于事无补,面色复杂的看了看陆奇。那冷酷青年直接将怒火撒向了黑墙另一侧的捕快们。

    “都他么给老子闭嘴!没看到老子再给新人做登记么!谁再吵吵老子弄他!”

    对面的捕快们好像都认识冷酷青年,而且还很怕他。一看到他怒火冲天的样子,马上就都不说话了。

    堵住了这些人的嘴,冷酷青年挥了挥手,“都走吧!都走吧!别在这妨碍我!对了!一会找些匠人把这洞补上,钱找你们大捕头要。”

    那些捕快一听这话,也没干反驳,一个接一个的退了出去。等走远了才议论道:

    “这铁面生仗着自己的监察捕头身份,越来越不把我们这些地方捕快放在眼里了!”

    “就是!新人登记怎么可能把墙打成这样!那面墙可是墨钢铸造的!准是他因为前天法场被劫的事情,找我们麻烦!”

    “快都别说了!铁面生练过天听地视*,不想被他秋后算账就赶紧闭嘴!”

    此话一出,顿时鸦雀无声。

    这些捕快们互相看了看,赶紧向前堂走去,生怕再看到铁面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