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对战后天圆满
    湍急地河水拍打在船身上,溅起一层层雪白的浪花。

    也不知道后面的追兵用的什么方法,明明是一样的小渔船,但他们的速度却比陆奇所在的小渔船要快一倍不止。

    “再这样下去,迟早是要被追上的。”陆奇站在船尾,看着身后疾驰而来的小渔船,暗暗积蓄这内力。

    正所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陆奇想了想,决定等这艘渔船再靠近一点,就以他捉影境界的轻功,踏浪而行,杀上这条小渔船,争取将那几人击毙。以免让他们追过来,那就不好解决了。渔船里的空间十分狭小,虽然他自认轻功过人,但是在这么小的空间里,他也不敢保证能保护着李屠不受一分伤害。

    要是在这里发生大战,他可能没什么事,但是战斗的余波,多少会伤到身边的人。如果一不小心,把李屠打下了渔船,那可就惨了。河水这么湍急,不一会儿就会将人冲走,最后恐怕连尸体都找不到。所以,他要提起前出击,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后面的渔船开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距陆奇所在渔船,不足二百米的地方。陆奇估么了一下这个距离。觉得差不多了。

    紧接着他先是纵身一跃,以纵云逐月之力,直接从船尾处飞了起来,这一跃大概有十米多高。借着冲劲和一股下落之势,他又凌空虚踏了两下。整个人如同飞鸟一般,在空中滑行。

    待此力竭,那渔船距他亦只有一百三十多米了。稳了稳身子,双腿迅速在水面上点了两下。整个人宛如飞燕一般,掠过水面,直直的朝着河道中的小渔船飞去。快要接近渔船时,陆奇又猛地在水面上一踏,直接跃起,然后一个千斤坠,重重的落在船头。

    砰!

    原来还在飞快行驶中的小渔船,被硬生生的止住了,船尾高高翘起,差一点儿就要倾覆了。

    “找死!”一声怒吼从船屋中传来。

    紧接着就跑出三个人来,站成三角之势,将陆奇包围中间。

    见这情形,陆奇也不搭话,上来就是一招亢龙有悔,朝着左边一个道士打扮的人推去。

    看着一掌袭来,那道人冷笑一声,心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敢和我对掌,先吃我一招大松阳掌!”

    只见他右手一抬向前推出一掌,掌风凌厉,但掌劲却并不凝实,而是分散开来,化作一道道松针。

    再看陆奇这一掌,平平无奇,不带一丝烟火,看起来好似随意挥出的一掌。没有半点玄奥精妙之感。

    道人见之大喜,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然而两掌相印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这哪里是在和人对掌,简直就像是拍在了坚硬的花岗岩上。震的他手臂发麻,内气混乱,只觉得一股灼热的真气,从对方掌中流入了自己体内。顷刻间经脉好像被点燃了一样。

    疼得他龇牙咧嘴,赶紧向后退去。斜靠在船屋旁,他立刻提气将那股灼热的真气从手臂中逼了出来。

    只听嗤的一声!甲板上瞬间多出了一个焦痕。

    再次看向陆奇的时候,道人已经一脸震惊,他没想到这个青年竟然这么厉害。不仅掌力隐隐强过他,这诡异真气更是令人惊恐。

    可这道人哪里知道,陆奇现在是有苦说不出啊!刚才那一掌直接就将他打伤,现在他只觉得血气翻涌,整个胸口火辣辣的阵痛,一口逆血卡在喉咙里,被他强行咽回了腹中。他感觉自己那一掌好像拍到了仙人掌上,浑身好像被针扎了一样,阵阵钻心的刺痛。尝试着调动了下内力,只觉得经脉晦涩,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中传来。

    见此,他已萌生退意。

    这道人绝对是个后天圆满,旁边围着的这两人想必也不会差。单对单的话,陆奇还有三成胜算,可要是一对三,那肯定必输无疑。

    想到这,他开始琢磨着怎么逃走。自己所乘的那艘渔船已经不见了踪影,现在要逃的话,只能逃向两岸。以自己两级的凌波微步,想必甩开这三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同一时间,剩下两个人看见陆奇一掌将那道人击退。一下子,有些摸不清陆奇的底细,不敢贸然出手。

    一时间,几人竟然就这么对峙了起来。

    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只见站在陆奇右手边的光头大汉对那道人嚷嚷道:

    “瓮溥心你行不行啊!不是整天吹嘘自己的大松阳掌有多厉害么!怎么随便一个小子,你都拿不下了?”

    那被称作瓮溥心的道人扶着右臂调息了一下,不服气的说道:“哼,少在这说风凉话,有本事你试试。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小子真气有古怪,千万不要和他对掌。”

    光头大汉头一仰,“试试就试试!不过先说好,你们可得给我掠阵昂!”

    说着他就要出手。

    可还没等他动手,站在中间的身穿水蓝色云纹服的中年男子就咆哮道:“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当杀手的怂成这个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怪不得都后天圆满了,还是个绿面杀手!都特么别废话,你以为打擂台啊!赶紧并肩子上!要是让着小子跑了,你们一个子都别想拿到!”

    一听到一个子都没有,那两人顿时急了,本来还在调息的道人也马上站了起来。三人瞬间成型包围之势,将陆奇围在中间。然后对视了一眼,一步一步的向陆奇靠近。

    见此情形,陆奇也知道自己该跑了。忍着剧痛,他暗自运气到喉咙,一招虎啸雷音蓄势待发。

    当那三人走到距他五步之遥的地方时,陆奇的内气也聚集的差不多了。

    只听嗷的一声!

    如平地炸起一道惊雷,措不及防的三人顿时就被震得头晕目眩。陆奇抓住机会,又是一招亢龙有悔,朝着刚刚那个道人轰去。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掌推出之后,虽然招式依旧平平淡淡,但是隐约间,却还听到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那道人刚刚恢复知觉,一睁眼,忽然看到面前飞来一掌。他赶紧抬手去挡。可这仓促之间他那里招架得住。只觉得一阵惊涛骇浪向他袭来。

    砰!

    整个人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摇曳着向后飞去,将船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做完这一切,本着见好就收的原则,陆奇也不留恋。双腿一蹬,一个纵云逐月朝着岸边飞去。(未完待续。)